<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寧負在退出系統前做的最后一件事是用醫療包給徐策包扎傷口,虛擬現實中的徐策昏迷不醒,寧負用刀片劃開他的傷口,取出子彈,上藥,包扎。做完這些后,他才退出系統。

      徐策大概會在兩個小時以內恢復行動能力,成為這次戰斗的幸存者之一。

      寧負在脫下vr設備后就昏死過去,地下室的納米設備掃描了他的身體狀況,除了多處淤青之外并無大礙。

      江依本來想讓徐策將寧負抱去客廳,猛然反應過來這里的徐策不過也是ai模擬出來的影像,也難怪剛才寧負脫下感應服就栽倒在地,一旁的徐策背著手,一副油瓶倒了也不扶的模樣。

      江依問徐策說:“有什么感想?”

      徐策拄著下巴思考了一會兒,說:“敵人確實很強,不過在狹小的室內空間,他們的機動性和體能優勢發揮不出來,就算他們反應更快,規避動作也永遠不可能快過扣動扳機。在其他場所遇見他們就不一定了,我們大概會輸得很慘。寧負之后遇見的那個敵人,到底是什么東西?”

      江依說:“反正和寧負一樣是個怪物,怪物就交給怪物來對付吧?!?

      徐策退出了系統,江依看到在納米床上呼吸平穩的寧負,他的手指關節微微泛紅,那是在虛擬世界與黑格爾對拳,感應服產生的物理反饋所留下的痕跡。

      江依看過這場對戰的數據分析,如果在現實當中,寧負對過這一拳后,手大概率就直接廢了。不過比起這些,她更好奇寧負在戰斗中展現的那種瘋狂姿態。

      這個男孩在很多人面前都是一副怕生的模樣,有些羞澀,如果和他相識,會發現他其實藏著許多俏皮話,還蠻有趣的。了解得再多一點,如果說其他人的內心世界是一片陽光燦爛的田野,那么寧負的內心世界則是暗無天日的埋骨戈壁,只有依稀黑麻麻的光,陰風陣陣,吹動地上散落的骨頭,發出空洞的聲響。

      羞澀背后是拒人千里的冷漠,有趣面對如此龐大的無奈只是杯水車薪,絕望才是這里的主題。那些陽光燦爛的田野或大或小,而寧負心中的荒涼則無垠無限。

      但是江依抬起頭,看到同樣荒涼的天空中還懸著一顆孤傲的星,像是洪流中的砥柱,像是黑幕上的破洞。這顆星執拗地懸在那里,不遺余力地輝耀不停,即便星光凄冷,卻依舊不曾懈怠。

      江依知道,寧負平日里總是一副唯唯諾諾的模樣,因為無論身處燈紅酒綠的喧囂夜店,還是滿是書卷氣的青春校園,他始終都站在這樣一片荒涼的戈壁之上,四下無人,只有天地和自己的呼吸。

      向他潑來的酒,比不過這里下起的一場雨,尖酸刻薄的話,不如這里卷過的一陣風。他無所謂,只是用鞋尖碾著地,直到出現一個淺坑,然后把小鳥的枯骨掃進去,又覆上一層薄土。他就一直重復著,不問意義,只是找個事情做,累了,就抬頭去看那顆星。

      他還會發呆,還會雙手合十敬畏天地,他知道自己的精神境界算不上高遠,像草東沒有派對唱的那樣,他想要說的,前人們都說過了,他想要做的,有錢人都做過了。他埋葬童年時夜鶯的尸骨,那只鳥的名字叫做不甘。

      他接受了自己的平庸,和無能為力勾肩搭背,與懦弱握手言和,所以他總是一副滿不在乎的模樣。他在乎不起,也不敢在乎。

      留著他那顆星就好,他知道,星光自遠方而來,也許已經熄滅了,但源源不斷的光還會持續很久,或許還沒有熄滅,他這樣希望著,同時希望這顆星還會亮很久很久。

      江依回想他瘋狂出拳的場景,寧負依舊是在那個在戈壁上發呆的死小孩,他只是想要證明那顆星還沒有熄滅,他只是想告訴自己,還可以燃燒吶。

      那些拳,不只是打向黑格爾,也打向任梓晨,打向大腹便便的班長,打向瘟疫,打向他自己的生活。

      昏迷中的寧負,嘴角掛著笑。

      寧負醒來后,只覺得自己渾身酸痛,一些受到打擊的部位已經開始充血,變得又硬又腫。寧負想起自己小時候很調皮,頭上總是大包小包的,媽媽就用一顆煮熟的燙雞蛋,沾一點點油,在鼓包的地方滾來滾去。寧負總是質疑這樣是否有效,每次都很不耐煩,要媽媽呵斥兩句才能安安穩穩地坐好。

      他乘電梯來到客廳,江依正在做飯,穿著紅色的長裙,左右開弓,像一只翻飛的蝴蝶。

      盡管寧負來到這棟別墅很多次,但是從來沒有看到過江依做飯。

      他給自己倒了一杯黑方,現在身上都是傷,每動一下便疼痛難耐,要不然他很愿意去廚房幫忙。

      江依開始往桌上端菜:“鮮活的鱸魚,蒸了七分半,和白蘿卜一起燉的羊蝎子,有湯有肉,熗蓮白,拌黃瓜,都是家常菜?!?

      “米飯?”

      “有的?!?

      江依給寧負盛了一碗米飯,寧負開始大快朵頤。

      吃過飯后,江依收了碗筷,拍了拍寧負的肩,示意寧負坐在沙發上,她寧負身前蹲下,解開寧負襯衫的衣扣,寧負抓住江依的手,一臉疑惑,江依把手抽出,說:“你想哪里去了?”

      寧負說:“沒有,我不太好意思?!?

      江依說:“坐好?!?

      寧負脫下襯衫,露出累累傷痕,都是在黑格爾重擊之下感應服反饋后留下的淤青。寧負知道,還好只是在虛擬現實之中,如果真的對上黑格爾,僅需一拳,大概就能讓他命喪黃泉。

      江依打開一瓶紅花油,開始給寧負上藥。

      寧負說:“老板真體貼,我還以為老板扔點能量棒和藥片就讓我回去呢?!?

      江依說:“你有沒有為別人擦過藥?”

      寧負搖搖頭說:“沒有?!?

      江依說:“會有的?!?

      其實寧負很奇怪江依為什么要這樣做,明明有那么先進的醫療設備,哪怕云南白藥也比紅花油方便??偛荒苁切Х聟瞧馂槭勘?,籠絡人心吧。

      江依確實沒有籠絡人心的想法,她只是想這么做而已。手指撫過寧負緊實的肌肉,這具身軀已日漸趨于完美,胸膛隨著呼吸起伏,江依抬起臉,撞進寧負無辜又疑惑的眼瞳,她忍不住笑了。

      她讓寧負轉過身去盤腿坐下,自己也脫掉了高跟鞋,跪坐著給寧負的后背涂藥,好像武俠電視劇中傳遞內功解毒的畫面。

      房間內氤氳著肉桂的香氣,紅花油的玻璃瓶口在后背點了點,細膩的指尖將其抹勻,溫暖的手心將其搓熱。寧負慢慢放松了下來,又覺得這副場景似曾相識。終于記起來《春光乍泄》中,黎耀輝頂著炎炎烈日在屋頂做工,何寶榮將水澆在他后背,然后抱了上去。

      寧負說:“你不會從背后偷偷抱我吧?!?

      江依說:“想?!?/p>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