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寧負扣上襯衫,這種程度的疼痛他還吃得消,無論是高中趴在地板上做俯臥撐,還是近期高強度的體能訓練,他的肌肉纖維已經被無數次撕裂又無數次愈合,和淤血的感覺大同小異。

      打開手機,已經是早晨六點。

      昨晚在ktv被梅韻帶走,來到地下室看安保組激戰阿列夫士兵,最后第一次執行任務,接替安保組,拿黑格爾當沙袋,打完就跑。

      寧負其實有些后怕,逃跑過程出乎意料得順利。黑格爾怎么可能因為區區幾顆煙霧彈就停下追擊,在阿列夫的目的得逞后,所有人都迅速撤退,黑格爾這時找了進來,除了想殺掉他打贏他,沒有別的解釋。黑格爾怎么會這么輕易放棄。

      寧負問江依:“黑格爾怎么辦?”

      江依說:“讓梅韻處理吧?!?

      寧負說:“他?我能感覺得出來,他確實很強,但是黑格爾是改造人?!?

      江依說:“他和你一同進入系統,本來是為了策應你,但沒想到你有加百列這個外掛,他就一直在摸魚,后來是他攔下了黑格爾,不然你大概沒機會救徐策?!?

      黑格爾撥開煙霧時,寧負的背影剛好轉過墻角,一柄武士刀悄然垂下。梅韻穿著黑色風衣,長發遮住了雙眼。

      黑格爾的手臂伸出納米戰刀,向著梅韻狂奔而去。

      梅韻也開始狂奔,就像古代對沖的騎兵,勝負只在交錯而過的一瞬間。

      梅韻突然停住,黑格爾心生警惕,也想要頓住腳步,而梅韻立刻又以更快的速度沖刺,連帶手中的刀一起撞入黑格爾的懷中,直接刺穿了黑格爾的身體。

      梅韻本想扭動刀身向上挑去,直接將黑格爾分成兩半,心中卻警鈴大作。

      黑格爾腹部中刀,但卻沒有正常人的肌肉反應,所以讓梅韻產生了強烈的危機感。

      他踹向黑格爾的腹部,假意后撤,另一只膝蓋忽然彎曲,弓下身形,一刀斬中黑格爾的腰側,順前傾之姿來到了背身的位置。

      黑格爾揮出的戰刀砍了個空。知道敵人來到了自己的身后,直接轉身斬去。而梅韻上揚的刀已經砍中了黑格爾的小臂。

      今晚讓黑格爾吃驚的事情實在太多了,他可以像貓一樣躲開眼鏡蛇的攻擊,但卻沒辦法躲開這一柄長到笨拙的武士刀。

      “你很強?!边@是多年來黑格爾遇到的第一個真正意義上的對手,甚至寧負都沒有資格讓他開口說話。

      黑格爾欺身而上,主動與梅韻拉近距離,擠壓長刀在狹小空間中本就捉襟見肘的距離優勢。

      他實戰經驗極其豐富,現在又被切除了痛覺神經,傷勢對他沒有絲毫影響。黑格爾的動作沒有一分滯怠,先是前沖逼迫梅韻側身,手中的納米戰刀直刺而下。

      梅韻避無可避,倒提武士刀用刀身險之又險地接住了這一擊,他背靠墻壁,再一次轉動武士刀,刺中黑格爾的胸膛,但是他沒辦法再將刀尖送入分毫。

      雖然他手中是一把絕世名刀,但黑格爾強化后骨骼異常堅硬。

      梅韻收刀俯身,再次翻滾躲閃,拉開距離。

      黑格爾的傷口依舊流血不止,他是可以通過納米機器人修復傷口,但體內的納米機器人現在正凝作他手中的戰刀,倘若他想愈合傷口,那么便要赤手空拳對付眼前這個刀法精妙的黑衣男子。

      梅韻看起來似乎穩占上風,但他自己心里清楚,自己雖然斬中幾刀,但始終無法給對手造成真正實質性的傷害,再打下去,局勢很快就會逆轉。

      但他還有一線機會,他要斬出自己最快最強的一刀。

      地上一片濕滑,都是黑格爾的血,梅韻握住刀柄,仿佛回到了那個雨后的下午,庭院里青磚潮濕,還有幾處淺淺的水洼。他收刀入鞘,鐵銹般的血腥味和雨后的土腥味混合在一起,充斥著整個鼻腔。

      對面那個人的臉他已經記不清了,他開始踏著積水奔跑,濺起的水花幾乎將他包裹其中。

      他從一片晶瑩中破出,那個人也按著刀柄沖到了他的眼前,他要斬下的一瞬間,一道亮光劃過視線,直沖天際。

      他只來得及揚起臉,但胸口已經被一刀斬開。他的手還舉著半出鞘的刀。

      他只覺得渾身無力,不由自主地跪倒在地。

      身為同門師兄的那個人并沒有殺他,對決之后就再無音訊。

      多年以來,梅韻一直在尋找著那個人。

      為了將這一刀斬回去,他苦練了無數日夜,有時候他都覺得自己可能這輩子都沒有機會再斬出這一刀了。而今天的對手足夠強大,配得上這一刀。

      梅韻收刀入鞘,深吸一口氣,拉開了居合斬的架勢。

      黑格爾瞇起眼,膝蓋微彎,嚴陣以待。

      梅韻踏在血泊之上,如一道靜謐的閃電,雷聲隨后才至。

      梅韻已經站在了黑格爾身后。

      他斬出了人類速度的極限,黑格爾經過了極其復雜的神經強化,動態視力遠超常人,而即便是他,也沒有看清梅韻的刀。

      黑格爾轉過身,胸口又被斬開了一個可怖的傷口。

      梅韻本想直接斬下黑格爾的頭顱,但是黑格爾實在太過高大。

      耳機里傳來寧負已經退出系統的消息。梅韻站在血泊之中,往腳下丟了一個微型電流炸彈。這是專門為了對付納米機器人制造的武器,引爆之后巨大的電流會順著血液傳導,直接擊中黑格爾,毀掉他體內的所有納米機器人。

      梅韻轉身離去,被電流擊中的黑格爾身上爆出一陣火花,納米戰刀分解成灰燼,他被系統判定死亡,強制下線。

      梅韻身后留下一串血色腳印。

      他還要繼續走下去,找到那個叫梅音的人,把當初的一刀和所有的一切都還回去。說自己年薪兩千萬是開玩笑的,他從來都不缺錢,安全組聯絡員這個身份也只是掛名閑職而已,他和江依是朋友。

      寧負刺客在奔馳c63的副駕上,江依開著車送他去學校,還有早晨八點的課要上。他在座椅上睡得很沉,江依將車子切出s檔,開得又慢了一點。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