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寧負從睡夢中醒來,車子已經停在了教學樓門口。

      江依說:“上課去吧,估計你也是補覺?!?

      寧負拉開車門,眼睛被陽光刺得生疼。他拖著疲憊的身軀爬到二樓,走進教室,挑了個后排的座位。

      郭頌拍了一下他的肩,痛得寧負呲牙咧嘴。

      郭頌說:“怎么回事,給你發消息也不回,差點報警?!?

      寧負打開手機,這才看見郭頌的一連串消息。

      “昨晚你干嘛去了?那個人是誰呀?”郭頌問道。

      “我一個同事,我不是在外面找了個兼職么,老板昨天找我?!?

      看到寧負含糊其辭,不愿多談,郭頌也沒再往下問。班長走了進來,看見寧負,臉色瞬間就變了。

      他走了過來,重重拍了兩下寧負的肩,說:“你小子行呀?!?

      寧負吃了痛,又十分的困,忍耐已經到達了極限,低聲說:“滾?!?

      班長抬著的手僵在了空中,郭頌拉了拉寧負的衣角,說:“算了,都是同學,他就是那個樣子?!?

      寧負沒理會郭頌的和稀泥,趴在桌上就睡,他真得很累。

      上課鈴響了,班長最終還是沒有再說什么,找了個位置去上課。寧負從來都是溫聲細語,一副知書達禮的模樣,而今天,卻戾氣滿滿,就像一只憤怒的刺猬,一時間班長只覺得他分外陌生。識趣地不再打攪。

      郭頌也看出了寧負糟糕的心情,在心里祈禱著老師別點名,讓寧負睡個夠。

      這節課的確沒點名,但是臨近下課的時候,老師留了一道題,要同學們當堂完成。

      教室里一片寂靜,只有紙筆摩擦的聲音,同學們都拿著草稿紙在演算。老師高跟鞋的聲音在走道內忽前忽后,直到停在了睡著的寧負面前。

      “你的草稿紙呢?你怎么不算呀?這道題你會?”

      寧負剛被叫醒,整個人都是懵的,下意識回答道:“會?!?

      老師說:“那你上黑板去做?!?

      寧負一邊揉著眼睛一邊走上去,抓起粉筆寫下一個“解”字。他好像確實會做。

      已知粒子的波函數,設粒子在寬度為a的一維無限深勢阱中運動,求粒子能量取值的幾率分布與平均值。

      寧負寫出一維無限深勢阱的波函數,得到能量的取值,再將波函數按題中狀態展開,得到一個疊加態,分別求各狀態下展開系數的模的平方,得到能量取值的幾率分布,最后算出平均值。

      他寫完之后還是懵的,看著一黑板密密麻麻的符號和公式,有些不敢相信居然是自己做的。

      他放下粉筆低著頭走回座位,班上頓時炸開了鍋。

      老師才檢查完寧負的步驟,和標準答案一模一樣,他自己去做這道題,都未必能夠如此流暢。他本意想讓這個睡了一節課的孩子出個丑,長個記性,沒想到卻發現了一位天才。

      看著又趴在桌上繼續睡覺的寧負,老師心想這孩子大概晚上都在忙著自學其他課程,自己的課程是針對大部分同學的,他聽著無聊,用來補覺,情有可原。

      郭頌心里樂開了花,這下自己量子力學的考試不用發愁了,讓寧負遞個條子就好。之前沒少幫寧負,沒想到有一天還能享得上他的福。

      班長的臉色更陰沉了,他才是班里的第一,內定了保研名額,在普刊上發表過文章,是學霸富二代,背景好又很努力。結果自己的人設不到一天就被寧負碰成了碎片,更可惡的是,寧負甚至不是有意的,看都沒看他一眼。

      寧負的確不是有意的,他甚至覺得班長有些可憐。當寧負這樣講的時候,郭頌總會說他圣母心泛濫。

      但對于寧負而言,一來,都是同學,抬頭不見低頭見,矮個身子又不會損失什么,二來,自己真的沒必要給別人上課,教別人怎樣做人,就讓他繼續這個樣子,永遠蠢下去,才是對他最狠的報復。

      只是今天實在太累了。

      江依同樣很累,一夜未眠,又開了好久的車,拿出遮陽布蓋住擋風玻璃,放倒座椅就睡了。

      徐策此時剛送完兒子上學,哈欠連天地走進臥室,準備睡個回籠覺。

      梅韻坐在陽臺上吹著清晨的涼風,一支接一支地吸煙。

      方才那一戰,他使出了全力一擊,堪堪擊敗對手。然而他心里很清楚,如果在現實世界中遇見黑格爾,結局很可能就會改寫。

      大般若長光橫在他的膝頭,這柄絕世名刀能否擋下黑格爾的納米戰刀,他心里也沒底。

      因為缺乏實戰測試,在虛擬現實中,這兩件武器的數據無法對比,所以他倒提長刀,以刀身相攔,才從黑格爾的致命一刀中僥幸生還。

      他沒有什么劫后余生的欣喜,經歷過太多這樣的場面,他已經麻木了。

      他有足夠的錢,也有足夠的勢力,只要他回去,就可以繼承萬貫家財,每天都躺在夏威夷的海灘上曬太陽,和漂亮女孩搭訕,請她們幫自己涂防曬油。

      這么多年支撐著他在這一行做下去的原因只有一個,他想把那一刀還回去。他扔掉手中的煙,解開衣扣,看到了自己胸口那道筆直的疤痕。

      那個人的臉他已經忘記了,但是那道沖天的光,直到現在依舊歷歷在目。

      他和梅音是同父異母的兄弟,梅音稍大一些。他們都師出一梅齋。

      一梅齋代代單傳,每代只收兩個徒弟,收徒后改姓為梅,出師前,強的人留下,弱的人逐出師門。

      他和梅音約定,贏了就在一梅齋做齋主,輸了就回去繼承家業。

      他比梅音更想贏下這場對決,繼承家業對于他而言是一種束縛,但梅音卻認為這是一種責任。

      梅音一邊修行,一邊扮演著自己在家族中的角色,原本靜謐的一梅齋因為梅音要處理各種事務,開始頻繁地被外人打擾。

      他們的父親漸漸不再希望兒子們沉溺武道,萌生了讓他們退出的想法。但出于對傳統世家的尊敬,父親并未做此嘗試,只盼望著有一個兒子能盡快回來繼承家業。

      而梅音對這個同父異母的弟弟卻漸漸心生不滿,他認為弟弟的逃避責任是懦弱的表現,無論是留在一梅齋還是回去繼承家業,都將是族人的恥辱。

      父親去世后,家族發生內亂,但只要兄弟倆一人回去,便可以止住所有爭議,帶著家族繼續壯大勢力。

      可是在一個雨夜,梅韻的師父被人射殺在床鋪之上,兇手用的是家族最新購買的狙擊步槍。

      等到梅韻找到狙擊地點后,除了被壓平的草叢,就剩下一枚刻著無限符號的彈殼。

      而梅音在這段時間多次和一群帶著面具,同樣標記了無限符號的人們會面。

      憤怒的梅韻沖下山林,在清晨的薄霧中和梅音厲聲對峙。

      梅音說:“你就是個沒腦子的廢物,居然將師父的死怪罪在我頭上,虧得我們做了二十幾年兄弟?!?

      梅韻嘶吼道:“你敢說與你無關?”

      兩柄刀撕裂薄霧,撞在了一起,四目相對,怒火滔天。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