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那一刀過后,梅音就失去了蹤跡,他沒有留在一梅齋,也沒有回去繼承家業。

      梅韻養好傷后,也離開了這片讓他傷心的地方,從尼泊爾走出,入藏,翻過無數座雪山,湮沒在茫茫人海中。

      他們兩人都被毀了,哥哥背上了殺師的罪名,又對著至親骨肉下死手,而弟弟作為戰敗者,一樣失去了所有榮光和驕傲。

      梅韻還是家族名義上的話事人,只是沒有任何實權,他無所謂,漂泊在世界各地,定期收到一筆家族的匯款。

      多年以來,他一直在追查著梅音的蹤跡,但是梅音就好像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了一般。他已經見過了太多的生死沉浮,繁榮轉瞬間變得蕭條,一座座城市拔地而起,無數家族崛起,無數家族衰敗,他已經接受了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

      但他心里始終有個打不開的結,每每夜晚驚醒,他都會夢見那一刀。

      哥哥在乎家族的延續,在乎名譽,這無可厚非,可是哥哥為什么就不能包容一個游手好閑的弟弟呢?難道他吃這碗飯覺得好吃,就應該讓全世界的人都和他一樣吃這碗飯還得覺得好吃?

      那一刀是哥哥不由分說的,絕對的正確,而梅韻不這么認為,他覺得這個世界上有比家族延續和名譽更加重要的東西。

      所以,他要把那一刀還回去。

      此時在未來號底艙,黑格爾看著被自己毀掉的vr設備怔怔無言。在梅韻丟下電流炸彈后,他肌肉緊繃,直接撐爆了vr設備。如果在現實中,他皮膚下的隔絕材料會幫他抵擋大部分電流,哪怕身體被切開,納米機器人消亡殆盡,他還有再戰之力,因為他的身體就是他最強的武器。

      梅韻總給他一種熟悉的感覺,想了很久,黑格爾記起自己曾經在尼泊爾狙殺過一位劍道大師,梅韻,是那名劍道大師的弟子之一。

      那個時候阿列夫還在暗網上接一些見不得光的生意,影和商會經常將一些不方便處理的事交給阿列夫來做,會長去世后,影和商會的秘書找到管家,開出了豐厚的條件,要管家殺掉一梅齋的大師,嫁禍給兩位繼承人中的一個,讓他們自相殘殺。

      于是阿列夫開始頻繁接觸更具有野心和魄力的梅音,而且故意讓梅韻撞見。直到秘書準備充分后,黑格爾在一千米開外狙殺了熟睡中的劍道大師,留下一枚刻著無限符號的彈殼。

      兩名繼承人果然都被毀了,就連管家也很欣賞秘書的手段。

      黑格爾沒想到會在這種情況下撞見梅韻,他覺得梅韻很強,有資格被自己認真地殺死。

      現在他需要一套定制的vr設備。

      針對江任集團的行動正在逐步展開,他會有機會在現實世界中和梅韻交手的。

      隨著走廊上手杖的敲打地面的聲音響起,黑格爾知道管家來了。

      “管家?!?

      “我們拿到的資料很可能有問題,鼴鼠要暴露了?!?

      “我去把鼴鼠帶出來?!?

      “好,如果鼴鼠的安全受到威脅,你就想辦法把他帶回來,他手里還有我們需要的情報?!?

      黑格爾還想說些什么,但是管家轉身離去。

      一覺醒來,寧負覺得身上輕松了許多,走出教學樓,他看到江依的銀灰色奔馳c63還停在那里,于是走上前敲了敲車窗。

      玻璃降下,江依一只手擋在眼睛上方,手腕白皙。

      寧負說:“我開車,回家睡?你去后座?!?

      江依拉開車門,鉆入了后座。

      寧負收起遮陽板,升起玻璃時正好看見了對著奔馳c63拍照的班長。班長也發現了車里的人是寧負,罵了一句扭頭就走。

      寧負不再理會,向校外駛去。

      陽光透過樹枝斑斑駁駁地灑進車內,寧負盡量開得穩一點,后座上的女孩鼾聲均勻。

      車子駛上北環路,江依接了一個電話,寧負隱約聽到了警方之類的字眼。

      掛斷電話后,江依說:“內奸已經找到了?!?

      “交給警察了?”

      “是的?!?

      “安全么?要是虛擬現實中的那個大鐵塔沖到警察局去,估計沒人攔得住?!?

      “他們不敢,他們如果沖了警察局,可就不僅僅是和我開戰了。去警察局?!?

      這是寧負第二次去警察局。

      在審訊室里他見到了那名內奸。

      江依說:“自己做的事到底對不對自己心里有數,我能給你個機會讓你贖罪,能不能減刑不是我說了算的,但是你至少可以對得起自己的良心?!?

      男人骨瘦如柴,寧負看見了他胳膊上的針眼,男人的目光躲躲閃閃,帶著鐐銬的手緊攥著。

      終于,他下定決心似得說道:“我不想死?!?

      江依說:“那就說點我不知道的,監獄里很安全,阿列夫不敢把手伸進來,除非他們想和整個國家開戰。你說的事情對我有用,我就提供證據,給你關監獄里,你說的事情對我沒用,24小時內你就自由了,但是會有什么人來找你我就不敢保證了?!?

      男人想了想說:“你們知道么,西西伯利亞有很多廢棄的城市,阿列夫在那里有生物實驗室。帶頭的人是一個從瑞典納米醫療研究所離職的博士,他們在進行人體改造實驗。我只知道這么多,因為我的情報一部分發送給太平洋,另一部分發送給西西伯利亞?!?

      寧負聽到瑞典納米醫療研究所,心中一緊,這正是蘇桃現在學習的地方。

      男人繼續說:“他們已經有實驗原體了,這些技術不是秘密,美國也在研究,只不過阿列夫他們更快一些。他們會直接用人做實驗?!?

      走出警局,寧負問江依:“人體改造實驗的事,我們要插手么?”

      江依說:“這些江任集團的技術必須回收?!?

      寧負說:“即便回收了,他們用不了多久估計也可以研究到這一步,沒意義的。不過我支持你的決定?!?

      江依疑惑地望向寧負。

      寧負說:“別人打了你一拳,你肯定想著還手,沒有打碎牙齒往肚里咽的理由?!?

      “好,那就準備去西伯利亞看雪!”

      “我的課怎么辦?”

      “我去和你們領導談?!?

      “還有,加錢么?”

      “加,外勤一天三千?!?/p>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