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穿著軍裝的陌生男人端坐桌前,推來一疊文件,又從上衣口袋抽出一支鋼筆,輕輕放在那摞紙上,說:“簽了?!?

      寧負找到每一處簽字的地方,寫下自己的名字,又推還給那名穿著軍裝的陌生男人。

      男人檢查了一遍,站起身來,將文件遞給書記,說:“沒問題了?!?

      寧負注意到男人的右臂微微動了一下,猜測他習慣性地想要敬禮,在部隊中應該經常在領導之間傳遞文件。

      男人看向寧負,猶豫了片刻,說:“趙翎是你之前的舍友?”

      寧負點點頭。

      “你們宿舍不錯,他最近立了個三等功,新兵立功很少見?!?

      “他還好吧?”

      “很好,在海軍,只能說這么多。事辦完了,我要回去,你保重?!?

      男人習慣性地九十度轉身,離開了會議室。

      寧負說:“那我也走了?!毕蛑鴷浘狭艘还?。

      書記問:“你是有正事兒要辦?”

      寧負說:“是的,是正事,但是應該不能說?!?

      “好,好,不能說沒關系,有什么需要,學院的老師會全力幫助你,雖然可能你要辦的事肯定幫不上,能力有限嘛,但是你回來之后給你補補課什么的肯定沒問題。再就是如果要出遠門,注意安全。你不是在校外租房子嗎?關好水電,有什么情況聯系我,我幫你過去看看都沒問題?!?

      寧負眼底有些微濕,剛來到物理學院時,他多多少少有點不情愿,但是沒辦法,這是高考成績決定的,他選不了。物理確實很難,他掛了不少科,也一度擔心畢業問題。唯一讓他割舍不下的,就是物理學院這些老師們了。

      很多人可能都會認為理科生不懂浪漫,“暮春三月,浴乎沂,風乎舞雩,詠而歸”可能真的不像他們會去做的,但是這不代表他們不懂生活,不懂溫柔,不懂浪漫。

      寧負記得自己有次在課堂上發病,抱著頭痛苦地趴在桌上,流光四溢,噪音紛雜,終于熬過去之后,老師走下講臺,問他:“怎么樣了?”

      他環顧四周,發現同學們都在低頭演算,黑板上是老師列出的題目,便心虛地說:“不太會做,還沒想出來呢?!?

      老師說:“我問你頭疼怎么樣了,要不要回宿舍休息一下?”

      可是后來這位老師的課寧負依舊掛了。

      寧負收回思緒,鄭重道謝,又深深鞠了一躬。

      誰說理科生不懂浪漫,用函數構建人腦無法想象的多維空間,用計算觸碰宇宙的邊際,用實驗探索微觀世界的構成,他們在一頁草紙上以筆尖觸碰星辰,也分開原子核試圖一探究竟,他們的理想是掌握宇宙的真理,他們,攥著人類全部的野心。

      寧負走出會議室,關上門前,聽見書記說:“為學院爭光?!?

      寧負朗聲道:“好的?!?

      他知道自己是只會在暗夜中舒展的羽翼,承載不起任何榮耀與盛贊,但是他也知道,即便爭不了光,他回到學院也依舊會被這些老師溫柔以待。

      寧負把書包放回家后,取了車直奔江依的別墅,在地下室里他第一次見到了安保組的其他成員。

      組長徐策老熟人了,梅韻也在場,算上江依和寧負,一共七人,標準的戰術小隊。

      江依作為隊長,負責指揮。徐策,梅韻,寧負,作為突擊組,負責突擊任務。三名安保組成員,鮑磊,譚興元,作為火力組,負責支援,馮佼作為狙擊手,負責擊殺關鍵目標。

      江依揮手調出地圖,她說:“我們要扮作游客潛入俄羅斯,然后前往西伯利亞的廢棄城市,找到他們的生物實驗室,然后炸個一干二凈?!?

      寧負說:“阿列夫做這些事兒已經很過分了,如果我們公布出來,他們會不會成為所有國家的敵人?”

      江依說:“那樣事情會變得很復雜,如果沒有某些大人物撐腰,他們憑什么敢搞生化實驗?我們很可能捅不出去,又或者捅出去了,但被壓下來了,直接炸掉是最保險的?!?

      江依繼續說:“通往俄羅斯的鐵路線有兩條,k3和k19,k3名氣很大,是之前世界上最長的一條鐵路線,從bj出發,途徑蒙古,穿越西伯利亞,最后到達莫斯科,也是世界上最美的鐵路線。但是經過蒙古就得多辦一個簽證,耽誤時間,所以我計劃搭乘k19,此外,k19經過北站,我們上車也方便?!?

      “簽證辦下來需要一段時間吧?”

      “我們訂下周末的車次,在我們駛出hlj,要過邊檢之前,會有人把簽證送到各位手上?!?

      “需要帶多少吃的?”寧負問完之后,徐策先憋不住笑了,就連坐在角落里的梅韻也勾起嘴角。

      制定好大致計劃后,寧負和鮑磊,譚興元,馮佼做了自我介紹,寧負開玩笑說:“鮑磊,你這個諧音是不是在暗示著什么?”

      鮑磊拍了拍自己異常厚實的胸脯,說:“暗示什么?暗示我就是堡壘!放心把后背交給我!”

      眾人一片歡聲笑語。

      譚興元是一位全能副手,和鮑磊搭檔就幫助他換彈掩護,保證機槍火力源源不斷,和馮佼搭檔就幫助他觀察測距,使得狙殺更加萬無一失。馮佼話不多,但是很愛笑,之前模擬演習,他也在場,現在和寧負握了握,想說點什么,好像一張口就忘了,最后只是笑了笑,就不好意思地低下眼。

      鮑磊又嘲諷他像個小姑娘,說馮佼比寧負還小白臉,一句話得罪了三個人,抱著手站在一旁看熱鬧的江依也被含沙射影了,說讓鮑磊快滾。

      安保組的成員先回去了,江依把寧負留住,喚醒了加百列。

      寧負知道江依想做什么,在廣袤的西伯利亞想要尋找一座廢棄的城市無異于大海撈針,但是如果有了加百列的幫助,那么便會容易很多。

      六翼天使再次出現。

      “主人,你已經很久沒和我聊天了,是不滿意我現在的形象么?”

      寧負訝然于加百列的學習速度,不過才這么一段時間,連人類之間的陰陽怪氣他都學得有模有樣。

      江依坐在一旁,表示自己不會摻和。

      寧負看著現在的加百列,忽然覺得還是之前那個有些笨的小智比較可愛。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