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黑格爾再一次從醫療艙內醒來,他裸露的后背上鑲嵌了一條金屬脊柱。這條金屬脊柱可以大大加強身體的剛性,同時更進一步提升黑格爾的腰部力量,使他可以打出更加有力的勾拳。此外,這條金屬脊柱也可以容納更多的納米機器人,從而將黑格爾變成一座行走的武器庫。

      和梅韻戰斗之后,黑格爾知道自己碩大的體型可能永遠無法在速度上取得優勢。因為肌肉的數量過多,他的動作不可避免地會受到限制,想要在下一次對決中十拿九穩地解決梅韻,就需要足夠致命的進攻,抓住一次機會,一擊斃命。

      這次管家也在場,像往常那般,精致的黑色手杖,一成不染的白色西裝,胸袋內的手帕疊得整整齊齊,恰如其分地露出三角形的部分。

      “管家?!焙诟駹栒酒鹕韥?,適應著自己的新軀體。

      “鼴鼠出事了,我沒想到江依把他交給了警方,我以為他們信不過警方,會自己處理?!惫芗艺驹谝黄幱爸姓f道。

      “我現在就去把他帶回來?!?

      “他在警方手里,china people's police!你難道想和一個擁有230萬常備軍的國家正面開戰?你覺得未來號能接得住幾枚東風導彈?”

      “鼴鼠知道莫桑在布格利諾的生物實驗?!?

      “上次和你交手的那些人,有能力突破實驗室的防御么?”

      “有個年輕人比較奇怪,他應該也是改造的人,但是江任集團在這方面的研究還很原始。另外一人是尼泊爾影和商會的二公子?!焙诟駹栐诠芗颐媲昂苌僬f這么多話,他從來都是接受命令,然后執行,這次沒有正面回答管家的問題,是因為他也拿不準這些人的真正實力。

      “我記得影和商會,他們和一梅齋從日本流亡到尼泊爾,重振家門,很了不起。但現在影和商會應該在渡邊秘書手中,一梅齋也重組了。光明和黑暗的力量都握在了一個人手中,這是前會長的夙愿呀。會長有兩個兒子,大兒子現在不知所蹤,聽說小兒子這些年來一直想找到他,報當初的一刀之仇?!?

      “梅韻的刀很快?!?

      “莫桑,實驗室的情況怎么樣?”

      “非常好,非常好?!?

      “那就讓他們面對真正的怪物吧。黑格爾,我需要你去一趟瑞典,那里有一所納米醫療研究室,聽說他們準備繼續莫桑的研究項目,你去把莫桑的所有研究資料都毀了。這群卑鄙的爛人,因為人體實驗驅逐了莫桑,他們都是善良的人,都有著很高的道德標準,重視榮譽,不能做這個,不能做那個,可現在卻還打算借助人體實驗的數據攀上科學的高峰,既當又立,無恥至極。惡魔在降臨人間之前不需要接受圣光的洗禮,惡魔就應該以惡魔的面目出現在這個世界上?!?

      黑格爾回到自己的船艙,從床下拉出一個黑色的手提箱,里面是護照和現金。他打開衣柜,他找出幾件衛衣,穿上籃球鞋和運動短褲,又戴起鴨舌帽,將自己打扮地像是一個熱愛匪幫說唱的籃球迷,這樣他身上的暴徒氣質和裸露在外的滿是肌肉的小腿也就有了合理解釋。

      蘇桃用了將近一周的時間來研究萊昂哈德前妻留下的那些資料,這位叫莫桑的博士對于納米醫療的理解十分獨到,她首次嘗試用微型機器人切除血管瘤,而且取得了成功,并且利用納米材料的特性使得腦部動脈血管支架手術的風險大大降低。之后找到了可以替代陶瓷和鈦合金作為人造骨的材料,除去更高的相容性,也有著更高的強度和韌性。

      在這個研究之后,莫桑便開始走火入魔,她的研究目標不再是解決人類現有的醫療問題,而是試圖讓人類突破基因鎖的限制,從而變得更加強大。

      她開始探究如何激發人類的自身潛能,通過對實驗對象不斷加強刺激,配合藥劑,希望得到基因突變的成果。蘇桃翻看這些資料,不禁想起了臭名昭著的731部隊。

      莫桑以高位截癱的患者作為實驗對象,注射了大量她自主研發的再生血清。之后,莫桑鋸下了實驗者的一只腳,并期望傷口可以自行止血并痊愈,甚至重新復原。

      實驗者很快就因為失血過多而死。

      還有數個這樣的案例,都被篡改為醫療事故。

      自從接觸到這些資料,蘇桃每天晚上不得不借助紅酒入眠。她總在想如果寧負可以出現在這間房子里那該有多好,就可以在一個溫暖的擁抱中安然入睡。

      夜里她抱著被子,腦海中總是憑空出現一張血淋淋的病床,男人看著自己被鋸掉的腳,憤怒又絕望地伸著脖子怒吼,但是四肢癱瘓的他甚至都無法挪動分毫。黑暗中的女人監視著儀器上跳動的數字,又把一針藥劑推入男人的手臂。

      蘇桃喝的酒度數越來越高,但是睡眠對她而言也越來越奢侈。她重新買來了畫筆和顏料,開始將自己腦海中的景象畫下來。

      第一幅畫完成以后,她有想過寄給寧負,但是她不確定寧負收到這幅畫后會是怎樣的反應。打聽了一番國際貨運因為瘟疫的種種限制,蘇桃最終還是放棄了。她拍了張照片,準備發給寧負,卻又不知道該怎么解釋,也害怕寧負排斥這種黑暗風格的表達。

      她不想把寧負當做一個垃圾桶,可是自己的確又有那么多無處安放的心緒。她也想過去找自己的鄰居兼導師的萊昂哈德傾訴一番,但那個男人所承受的痛苦應該比自己還要大很多。

      蘇桃感覺自己被某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東西裹挾著,奔涌向前,經過一個又一個隘口,輾轉流淌,破碎一地,像是有無數拳迎面打來,她應接不暇,更本來不及思考這是哪里,自己為什么來這里,自己在做什么,自己又是為了什么。

      她終于病倒了,高燒不退。

      瘟疫時期高燒是個極其危險的信號,確認沒有感染瘟疫后依舊需要居家隔離,她在電腦上收發郵件線上辦公,比之前輕松了許多。

      午餐是微波爐速凍食品,萊昂哈德每天晚上會給她帶一份披薩或意面,每隔三天還會多一瓶白蘭地。

      這天九點,她還沒有等到萊昂哈德的敲門聲,她以為是自己錯過了。但就算自己錯過了,萊昂哈德也會發信息提醒自己把晚餐放在了門口。

      她打開手機,沒有任何人的信息,和寧負的對話還停留在自己那句“我也在等那天”。

      蘇桃在心里嗔怪到,寧負這人也太無趣了些,剛認識的時候那么風趣幽默,怎么現在呆呆地像條鱷魚一樣。

      她想著這些,還是抱著一絲期待地打開門,但是門口沒有晚餐。她有種不好的預感,萊昂哈德有著中年男人獨到的溫柔體貼,很懂得照顧周圍人的情緒,做事認真又細致。

      蘇桃知道萊昂哈德對自己很用心,不知道是因為喜歡還是愧疚于前妻帶來的影響。

      她敲了敲對面的門,無人回應,萊昂哈德很可能是出了什么事。蘇桃感覺一陣天旋地轉,她不知道該怎么辦。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