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列車穿過烏云投下的陰影,雨漸漸停了,還是一望無際的平原。

      寧負依舊坐在靠窗的位置,看小麥還沒有到收獲的季節,自動化收割機閑置在一旁,偶爾田間的老農直起腰,列車自顧自地呼嘯而過。鳥群驚起,飛向車頂,又在另一邊的窗外出現。

      一路未見繁華,與城市背道而馳。

      列車經過大慶油田,鉆井架臺高高聳立,被戲稱為“磕頭機”的游梁式抽油機上上下下,不知疲倦。

      再往前就是滿洲里,越過滿洲里就進入了俄境,背著ak系步槍的俄羅斯士兵懶洋洋地曬著太陽。不久列車駛入了后貝加爾站,在這里將要停留近七個小時。

      列車會在這里進行一次換軌。

      換軌和一般的列車變軌不同,其實叫做換輪更加貼切。我國的鐵軌設計時采用了國際標準,但俄羅斯鐵軌的高度高于國際標準,且兩種軌道的寬度也相差了89毫米,所以列車駛入俄境就必須更換車輪。

      寧負走下列車,意識到自己第一次踏上異國的土地。

      俄羅斯小伙穿著有些大的嶄新的鐵路制服站在列車門邊,大檐帽下是金色的短發,衣領筆挺,領帶是紅白灰三色相間的條紋款。他瞇著眼,避著直刺而來的陽光。不遠處有個穿著喇叭褲的女孩正靠著墻壁抽煙,上方是一排拱形的玻璃窗。

      不遠處有座不知什么用途的塔形建筑,頂端直刺而上,有一個套在圓環中的五角星。

      車站旁邊有個小鎮,江依叮囑大家不要隨意拍照,這里算是邊境地區,比較敏感。寧負注意到鐵路邊坐著一些中國工人,戴著橘色安全帽,江依說這些人都是為討生計來這邊打工的,他們裝修火車,一年回一次家,掙的錢更多一些。

      寧負感慨生活不易。

      他們一行人走進一家餐館,點了啤酒和熏魚,據說這種魚產自貝加爾湖,寧負問是什么魚,江依和餐館老板交流了半天也沒得到結果,加百列告訴寧負,這種魚應該是鯡型白鮭,寧負這才想起來自己隨身攜帶著一個百科全書,于是讓加百列介紹起這個小鎮的歷史。

      熏魚松軟清甜,啤酒麥香濃郁,寧負邊聽邊吃,津津有味。

      徐策用不慣刀叉,吃得滿手油膩,梅韻沒有和大家坐在一起,在隔壁桌一人自斟自飲。

      江依坐在寧負旁邊,嘗了一塊魚肉后就表示自己吃飽了。然后幫寧負先占了兩塊魚肚子上最嫩的肉,調侃徐策每個吃相,也不知道嫂子這些年是怎么熬下來的。

      大家哄笑一團,又舉杯相碰,寧負看向梅韻的時候,發現他也舉杯示意。

      徐策說:“他就這樣,別管他,拉他過來他反而不自在,他總說我們覺得他是壞人,就讓他這么想去?!?

      大家又笑作一團,梅韻只是勾起嘴角,又給自己倒了一杯酒。

      江依說:“你們可不許再調侃我的尼泊爾小王子?!?

      梅韻說:“江總,您可別和他們一塊兒拿我開涮?!?

      寧負不知道他們有沒有演給自己看的成分,但有時候真話確實會以玩笑的形式在不經意間講出??傊腥丝雌饋矶己荛_心。

      他們就像一群無憂無慮的中年人,在城市中勞累了一整年,終于請到了長假,和要好的朋友一起實踐計劃已久的旅行,他們要去小村里的平房,隨意跳進河里游泳,架起篝火烤著野兔,在夜晚支起幕布看一場露天的電影,吃薯片,喝啤酒,抽香煙,再配上一片檳榔。

      梅韻纖長的手指一定很適合撥弄吉他的琴弦,徐策可以胡亂敲著手鼓,江依跳舞又是什么模樣?

      加百列提醒寧負又想偏了,可寧負還想把這個夢做完,他們還要去北冰洋看鯨魚慵懶地游著,從頭頂的鼻孔噴出壯觀的水柱。

      這時餐廳的門被推開,走進三名俄羅斯警察,掃視了一下在座的人,指著江依這桌說,請跟我們走一趟。

      寧負沒想到自己和警察局的第三次交集居然來得這么快。

      他在警車中小聲問江依:“是不是我們護照出問題了?”

      江依說:“應該不是?!?

      “那會不會是布格利諾生物實驗室的人知道了我們的行動,然后想要使個絆子?!?

      江依揉揉太陽穴,說:“估計是這樣的?!?

      江依用俄語和警察交流,詢問他們一行人被扣押的原因,警察夸贊了江依的俄語,說自己只是奉命執行公務。

      寧負問加百列,能不能查一下具體情況,加百列說,攻擊當地警察的網絡也屬于違法行為,自己愛莫能助。

      “那應該怎么辦?”

      加百列提供了數十條諸如請律師之類的建議,寧負看了直搖頭。

      江依打了一個電話,然后對寧負說:“別擔心,誤不了火車?!?

      到了警察局,他們出示了各自的護照,檢查護照的人看到一半便被叫了出去,回來之后匆匆翻看了剩下的兩本便揮手放行。

      回去的路上,依舊是帶他們來的那名警察開車,氣氛明顯活躍了很多,那名警察說,這幾年經濟不好,警局也會裁員,他們這些人每天也過得提心吊膽。剛才只是奉命行事,雖然知道不合規矩,但是也沒有辦法。

      江依說,這不怪他們,每個人都有身不由己的時候。

      警察一邊開著車,一邊頻頻回頭和江依聊天,不住地夸贊江依美麗漂亮,善良溫柔,俄語流利,冷靜理智,還說自己知道江依不是一般人物,不然也不會一通電話就解決了麻煩。

      他們得到的命令是嚴加盤查近一個月從中國而來的各路游客,也不知道是不是針對江依這行人。

      寧負倒是從這件事中嗅到了一絲不祥的征兆,布格利諾生物實驗室的人不會妄想靠后貝加爾站的警察就將他們攔下,這是一個警告。

      能夠動用警察關系給他們帶來麻煩,意味著布格利諾生物實驗室的人在俄羅斯政界有一定的影響力,他們的行動可能會受到很多意料之外的阻攔。

      登上列車之前,寧負就知道一切不會那么順利,他們是孤軍深入的勇士,而敵人鐵甲寒刃,嚴陣以待。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