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乘坐民航客機的時候,黑格爾被安檢攔下,他脫下上衣,露出自己的金屬脊椎,又把殘疾證明遞給工作人員,順利登上飛機。來到瑞典后,他同樣用這條金屬脊椎和殘疾證明騙過納米醫療研究所的警衛,說自己和一名叫做莫桑的博士有過預約。

      警衛打電話和所長通話后,便放行了。

      所長當然知道莫桑,也奇怪為什么在莫桑離職三年后會有患者找她。所長覺得莫桑之前畢竟是納米醫療研究所的人,即便她離職了,研究所也有充分的理由幫助她曾經治療的患者。

      關于那條金屬脊椎,所長感到分外頭疼,這一定是莫桑又背著研究所偷偷進行的試驗,如果傳出去了后果不堪設想。

      他坐在辦公椅內正在思考著一會兒怎樣向那名患者解釋發生的一切,辦公室的燈突然滅了。

      應急照明設備亮起,大概是電力故障吧。

      研究所還有備用的電力供應,以保證在進行某些關鍵實驗的時候不會因為不可控的電力中斷而導致實驗失敗。

      這樣的情況雖然一年都不會發生幾次,但是所長依舊沒有多想。他還在發愁怎樣應付那位安裝了外接脊椎的訪客。如果這項技術可以治療腰部疾病甚至癱瘓,一定會引發整個醫學界的轟動。

      那條脊椎是用怎樣材料制成?是以怎樣的方式和人類相容?又是以怎樣的原理工作?一會兒答案就要揭曉了,所長打開窗戶,點上一支煙,想調整一下自己的精神狀態。

      這時應急照明設備突然也盡數熄滅,整棟納米醫療研究所陷入一片漆黑,所長打開手機準備詢問情況,發現自己的手機沒有任何信號,電腦也脫離了互聯網。

      這時所長心底泛起了一陣莫名的恐懼。

      他的辦公室在走廊盡頭,打開門,整個過道一覽無余。

      走道兩邊辦公室的研究員也都推門而出,大家面面相覷,不明白究竟發生了什么。唯一可以確定的就是大家都覺得這種狀況很反常。

      底層突然傳來一陣騷動,繼而是慘叫,就像一頭兇猛的野獸沖入了人群,揮舞利爪,瘋狂撕咬。人們向樓梯口跑去,準備看看到底發生了什么情況。

      又是幾聲慘叫,紛亂的腳步,所長站在這些研究人員身后沒敢上前,他對發生的一切沒有任何頭緒。

      從安全通道的樓梯口走出一個山一樣的身影,穿著灰色連帽衫,短褲,和被鮮血染紅的運動鞋,他的手中握著一把白色短刀。

      那個男人抓過面前研究員的衣領,不由分說地一刀刺下,然后轉動刀柄,向上挑去,硬生生將一個成年男人用刀分成兩半。

      鮮血一片片潑濺而出,像是游戲里的畫面,又像是彩彈槍射在了墻上。所有人被眼前這一幕震懾地目瞪口呆,既然瘋狂尖叫。

      所長還是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么,為什么會有這樣一個瘋子一般的殺人狂闖進自己的研究所大開殺戒。

      這時人群中有一個金發男人拼勁全力大喊:“run!”

      他伸開雙臂擋在黑格爾身前,用德語說:“我認識你!”

      黑格爾叫出了他的名字:“萊昂哈德?!?

      萊昂哈德注意到了他手臂上無限符號的烙印,他曾在妻子的筆記中見過這個符號。這個符號在物理或者數學研究中出現并不稀奇,但是對于生物而言,無限是他們最觸不可及的夢。

      萊昂哈德從來都不相信自己的妻子會突然走火入魔,他一直堅定地認為莫桑是受人蠱惑甚至受人要挾,所以才不擇手段想在某些醫療領域有所突破。

      他嘗試過去查找和無限符號有關的組織,但是萊昂哈德只是一名醫學博士,這樣的工作應該交給專業的偵探或者情報員,他一無所獲,甚至都沒有驚動阿列夫。

      這個時候他看到黑格爾手上的無限符號,這幾年的猜想終于得到了印證,他無比激動也無比憤怒。

      “你們把我的莫桑帶到哪里去了!把她還給我!”男人怒吼著,金發倒立,像一頭咆哮的雄獅。

      黑格爾德語不太好,根本聽不懂他在說什么,但是他知道這個人是莫桑之前的丈夫。

      這個人之前是莫桑的丈夫,那么就一定也涉及了莫桑的研究資料。

      黑格爾寬大的手掌覆上了萊昂哈德的臉,五指用力,萊昂哈德只覺得自己顱骨都快要碎裂了。接著喉嚨處傳來一陣涼意,他感覺自己再也沒有了一絲力氣,感受不到身體的其他部分,大腦變得遲滯,所有意識在一瞬間湮滅。

      黑格爾一刀切下了萊昂哈德的頭顱,確保他死得不能再死了。

      屠殺繼續著。

      血,無盡的血,地上的尸體橫七豎八,所長一人站在走廊的盡頭,血漫向他的棕色布洛克皮鞋。黑格爾一刀刺入他的心臟,讓他的血和他的同事融在了一起。

      黑格爾走進所長的辦公室,用驅動u盤打開了所長的電腦,查看研究所人員的名單,順便粉碎所有實驗資料。

      他發現自己漏掉了一個人,蘇桃。

      工作日志上顯示她最近發燒,一直沒有去研究所上班,但是她全程參與了對于莫桑研究的解密。除去蘇桃,其他和莫桑研究有關的人全部都死透了。

      窗外響起了警笛,他需要先毀掉研究所的服務器,確保實驗資料沒有任何辦法找回。

      黑格爾找到一柄消防斧,把研究所機房的服務器全部砸碎,警察破門而入,黑格爾甩出消防斧,納米戰刀出現在手中,他靈活地規避彈道,欺身而上,一刀便刺破警員的防彈衣。

      他已經殺了太多人,根本不在乎多殺幾個,這些弱者注定是要被淘汰的,自己便是執行法則意志的利劍。

      黑格爾在身中三槍后依舊擺脫了警察的追捕,街邊的行人如往常一般,中年婦女加班過后從24小時便利店買了一盒切好的菠蘿,年輕小伙子戴著ipod夜跑,女孩穿著一條銀閃閃的裙子推開了酒吧的門。關于納米醫療研究所的消息應該被封鎖了,他準備休息一小時,處理好傷口,然后就去解決蘇桃這個最后的隱患。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