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列車馳騁在廣袤的西伯利亞大地之上,成片片的針葉林壯觀無比,這的確是寧負在國內不曾見過的景象。寧負白天在睡覺,夜里被徐策他們打牌的聲音吵醒后困意全無,他在洗手池邊沖了一下頭發,靠在車廂的連接處抽煙。這里很安靜,徐策他們打牌的聲音隔著兩道門依稀傳來,就像在很遠的地方。

      這些天他總感覺就像是在做夢,時間過得飛快,可自己還是個衰仔的模樣歷歷在目。那個時候他只會躲在宿舍里打《黑月基地》,沒有床邊的黑方,沒有三菱evo,沒有漂亮女孩,沒有新手機。其實當個衰仔也挺好的,因為有了這些東西,他也沒有真正感到快樂。

      也許衰仔真正成為衰仔的原因不是他們想要的東西比其他人想要的都廉價。成績,體面的工作,其他人得意洋洋炫耀的一切,踮腳夠一下總還是能摸個邊的,不至于兵敗如山倒,次次慘烈收場。衰仔之所以成為衰仔,大概是因為他們真正想要的東西都分外昂貴。

      這些東西是自由自在的飛翔,是像煙花一樣絢爛的夜空,是不著邊際的胡思亂想,是說出來會被笑話所以始終按在心底的悸動。但是這些東西太過縹緲,所以衰仔們只能甩著手無所事事。

      寧負之前喜歡在課堂上發呆曬太陽,現在喜歡一支又一支地吸煙。

      江依打開過道的門,她不知在哪里換了一身衣服,藍色牛仔褲,雙扣編織腰帶,那些黃澄澄的銅制帶眼很有復古感,穿了一件白色蕾絲裹胸,套著一件寬松的白色男式襯衫。

      她找寧負要了一支煙,銜在唇間熟練地點燃,說:“小家伙,想什么呢?”

      寧負說:“你抽煙?”

      “不抽,只是有人抽煙的時候自己也抽一支,煙味兒就沒那么嗆了?!?

      寧負下意識地就想掐掉手中的煙,江依說:“沒事兒,你怎么沒和他們一起玩牌?”

      “玩不過他們呀,徐策老壞了,一直在騙人?!?

      “胡說,你不可能玩不過?!?

      江依說的沒錯,寧負在藥物強化和不斷訓練之后,大腦也有了較高程度的開發,坐在牌桌中一定是贏多輸少,況且如果有必要的話,還能動用加百列計算概率,一局都不輸有些夸張,但只要足夠冷靜,總歸是贏到最后的。

      寧負不知道自己荒雜的心緒該從何講起,為了避免尷尬的沉默,于是轉移話題問道:“之前在警車上你是聯系了黑羽的其他人么?”

      江依搖搖頭,說:“關于黑羽,我沒辦法告訴你太多?!?

      寧負還是很好奇,繼續問道:“那你所做的一切,都是招募你的人讓你去做的?”

      江依說:“你記得么,我說過,我們組織以大部分共識為基礎建立,靠相同的信念連結在一起。他想讓我做的,也是我自己想做的?!?

      “招募你的人真的不能說?”寧負記得上次問這個問題的時候,自己在毫無防備的情況被江依拉進泳池,喝了一肚子水。得到的答案是“你會知道的呀”。

      江依笑了笑,說:“你會知道的呀,現在還不是告訴你的時候,你沒有做好準備?!?

      “怎樣才算做好準備?!?

      “你還不夠了解這個世界運行的規則,你不知道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更不知道為了自己真正想要的要付出多大代價?!?

      寧負站了很久,靠著車廂墻壁懶洋洋地蹲下,江依說的這些問題他確實沒有答案,偶爾思考過,但是摸不著邊際。他打心眼里佩服江依,總是那么堅定,執著專注地向著自己的目標逼近,純粹地沒有一絲雜質??伤矒慕?,如果實現了目標,那又該抱著怎樣的心態生活下去?

      寧負忽然發現一件很好玩的事兒:“我覺得你好像一個人?!?

      “誰?”

      “紫薯精?!?

      寧負又想起《春光乍泄》里的橋段,黎耀輝和小張最后一次喝酒,醉地厲害,小張送他回家。黎耀輝在門口吐完了以后讓小張閉上眼,說他像盲俠。

      寧負一直都想知道盲俠到底是什么模樣,本來百度一下或許就能得到結果,但是不知道為什么,電影看了三四遍,他還沒有去百度盲俠到底是何許人也,這個問號就一直留在他心底,現在他也愿意繼續留下去,就好像這段故事還沒有終結。

      寧負發現自己總在試圖抓住一些無關緊要的細節,這些細節點滴瑣碎微不足道,但寧負卻視若珍寶。它們仿佛一道時空之門,帶著寧負觸碰凋謝時光曾經的鮮活模樣。

      “滅霸嗎?為什么?”江依不解地問道。

      “你們都想改變世界,而且都有改變世界的能力,你們也都在改變世界的路上,大概,做完一切后,你們也會一樣每天坐在屋前的臺階上看夕陽吧?!?

      江依笑了一下,摸了摸寧負潮濕的頭發,說:“我包里有吹風機,夜里冷,別感冒了?!?

      寧負剛要起身去找吹風機,加百列忽然出現。

      “幫你轉一條打去國內的電話,是蘇桃?!?

      寧負接起電話,加百列說:“大數據表明瑞士納米醫療研究所應該遭遇了恐怖襲擊,無人生還,蘇桃沒去上班,但很可能身處危險中?!?

      電話那邊是蘇桃帶著哭腔的聲音:“寧負,是你嗎?我不知道該怎么辦了,我的鄰居好像出事了,本來應該今晚回家的,現在一直聯系不上,我的所有同事也都聯系不上,我不知道出什么事兒了,我真的很害怕,謝謝你這么晚接電話,你能陪我一會兒么?!?

      寧負一邊聽著蘇桃說話,一邊理解著加百列傳來的信息,加百列推斷兇手很可能還沒有繩之以法,而且兇手的下一個目標大概率就是蘇桃。

      “你現在在家么?你相信我么?”

      “你什么意思?”

      “你相信我么?相信我的話,就立刻按我說的去做,我求求你了?!?

      “你說,我相信你?!?

      “你馬上出門,越快越好,最好穿一件能遮住自己的外套,我知道你可能覺得很離譜,但是求求你相信我,有人要殺你,而且可能已經在來的路上了?!?

      蘇桃愣在原地,不敢相信自己剛剛聽到的話,寧負在手機那段繼續說:“求求你了,相信我!”

      黑格爾取出了自己體內的子彈,在納米機器人的幫助下傷口幾乎已經愈合。他偷了一輛再也普通不過的家用車,好隱藏自己過于鮮明的體態特征。他正駛向蘇桃的公寓,去處理這個最后的麻煩。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