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加百列,幫我調出蘇桃那個街區的實時衛星地圖,聯系當地警方,軍隊,想辦法告訴他們,研究所的兇犯可能會出現那個街區?!?

      “蘇桃,你戴耳機,背個包,裝好各種證件,現金,充電寶,不要斷聯系?!?

      蘇桃不知道寧負在哪里,也不知道加百列又是誰,她不相信有人會來殺她。

      “你確定這不是一個惡作???”

      “確定!你怎樣才能相信我?我發誓可以么?”

      蘇桃決定賭一次,她換上運動鞋,戴好口罩,又穿了一件卡其色連帽衫,背好單肩包。

      寧負說:“燈不要關,現在下樓,去街上,混在人多的地方,等我?!?

      江依已經取出了筆記本電腦,通過線人拿到了關于瑞典納米醫療研究所的最新情報。視頻以壓縮包的形式發送給小組成員,徐策他們停止了玩牌,正在觀看錄像。

      江依說:“應該是上次在cbd與你交手的那個人,整個納米醫療研究所被殺得干干凈凈,就像當初的白水監獄一樣,當地警方接到報案,說丟失了一輛灰色的標致308,車牌發給你了?!?

      “加百列,你能追蹤這輛車么?”

      “抱歉主人,這是違法行為?!?

      “我想知道,在你的協定中,機器人三定律的優先級更高,還是法律的優先級更高?!?

      “抱歉主人,是平行關系?!?

      “現在有人要死了,是對我來說很重要的人,我需要你的幫助?!?

      “抱歉主人,我也很想提供幫助,但是我沒有辦法違背協議?!?

      寧負放下手機,環顧四周,然后從口袋中掏出了打火機,拆下前端的那一小片金屬,對著手腕用力劃去,白色的肉翻了出來,接著濃稠的血開始往外滲,滴答落下,抑或順著小臂流至手肘。

      江依說:“寧負你在做什么!”

      然后她看到了寧負的眼神,空洞,沒有一絲情緒。

      徐策也愣在了一旁,反應過來后準備上前幫寧負處理傷口。江依擺了擺手,示意徐策先等等。

      她猜寧負正對著加百列以死相逼,如果可以得到加百列的幫助,他們就可以調取附近所有監控的實時畫面,準確定位蘇桃和黑格爾。這就相當于在游戲中啟用了地圖全開的外掛。

      寧負盯著加百列調出的衛星地圖,推斷蘇桃現在應該剛好走出小區。如果寧負是黑格爾,那么在發現目標逃離后,一定會去人多的地方尋找。以黑格爾的能力,發現蘇桃應該用不了多長時間。

      警察局未必安全,以黑格爾做事的風格,一定會闖進去把所有人都殺了。還有什么地方是絕對安全的?

      有這樣一個地方么?

      寧負幾乎絕望了。

      他低頭看了眼血肉模糊的手腕,也不知道是否割破了動脈。血已經濕透了他的帆布鞋和牛仔褲,有點溫熱,帶著一種怪異的粘稠感。如果加百列再不幫忙,蘇桃連和黑格爾周旋一下的機會都不會有。

      寧負不知道自己還能堅持多久,他感覺越來越冷,呼吸開始變得有些困難,他口鼻并用,只覺得血液好像退潮一般在離開身體的各個角落,心臟處有一陣酥麻的痛。

      江依說:“你要失血過度了?!?

      蘇桃在電話里問道:“你那邊出什么事兒了?你還好么?你是不是受傷了?”

      寧負視線渙散,他已經有些看不清眼前的地圖了。

      他說:“我沒事,繼續按我之前說的做?!?

      這時地圖上突然出現一個閃爍著的綠點,又出現了一個高速移動的紅點,還有無數黃點。

      寧負長呼一口氣,如釋重負,一把按住傷口,徐策連忙上前用繃帶幫他止血。

      他說:“煙?!?

      他又點了一支煙,視線里的紅點移動到蘇桃的公寓,寧負此時還在想接下來應該怎么做,到底什么樣的地方可以確保蘇桃暫時安全?可就算找到這樣一個地方,接下來該怎么辦?國外不會安全,可是又該怎樣回來?

      恍若白駒過隙,寧負在那一瞬間好像找到了答案。

      他又將剛才的思路理了一遍,國外,回國,大使館。

      如果有一個地方對現在的蘇桃來說絕對安全,那么這個地方不會是警局,也不會是軍營,而是紅旗之下的大使館。

      “蘇桃,往前走第二個路口,左拐,歌德街23號的路牌下有輛待客的出租車,去大使館?!?

      “江依,你在瑞典大使館有關系么?”

      “蘇桃,大使館有你認識的人么?沒有的話,上車后給你爸打電話。追你的人剛從你家出來,正在朝這個方向走,不用太著急。相信我,我能看見你,你穿著卡其色連帽衫?!?

      蘇桃左拐后來到歌德街23號的路牌下,果然有一輛待客的出租車,她用不太熟練的德語告訴司機目的地,然后撥通了父親的電話。

      蘇健的電話24小時開機,凌晨四點半,他接到了女兒的電話。

      “爸爸,我不知道為什么被人追殺了,現在正在去大使館的路上?!?

      “好,做得不錯,你很棒,繼續保持。爸爸現在幫你去聯系大使館?!?

      蘇健一如既往地冷靜,他聯系大使館說明情況后,給蘇桃撥去電話:“爸爸已經聯系大使館的工作人員了,他們會保護你并盡快送你回國的,你不用給我解釋情況,先解決眼前的問題,其他事回家再說。護照什么的都帶了么?你需要證明自己的身份?!?

      蘇桃說:“帶了,您放心,我會好好配合工作人員的?!?

      “那就好,你注意安全,到了大使館再給我打電話。遇事冷靜,隨機應變?!?

      黑格爾破開蘇桃房間的門,發現空無一人后就意識到事態可能已經超出了自己的控制,馬上向管家請求增援,管家命令博士黑入瑞典交通網絡,調取所有監控錄像通過人臉匹配尋找蘇桃的蹤跡。

      博士完成入侵時,蘇桃已經坐上了出租車。

      黑格爾奔向路邊,他已經注意到了周圍的警察。

      在寧負的地圖上,代表警方黃點已經對紅點進行了包圍,但是警方沒有進一步的動作,他們沒有把握在不誤傷平民的情況下擊殺黑格爾。

      黑格爾攔下一輛出租車,打開駕駛位的門,司機還沒有反應過來就挨了一記重拳,然后被扔出車外。黑格爾把手機放在儀表盤上,地圖上有一個閃動的小綠點,這是蘇桃的位置。

      他很好奇蘇桃準備逃去哪里。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