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寧負臉上沒有任何表情,只是死死盯著眼前的畫面。江依和徐策面面相覷,那些畫面是加百列直接投射在寧負視網膜上的,他們不知道發生了什么。車廂里呈現出一種恐怖的岑寂,只有鐵軌發出的路噪。片刻,碾過接縫處,哐當一聲,就像時鐘。

      管家也在未來號上注視著一切,他對著黑格爾說:“任務中止,撤退吧?!?

      黑格爾沒有要走的意思,面前的中年人引起了他的興趣。

      柯懷中依舊撐傘站著,也沒有說什么,就只是站在哪里。

      雨中燈光交錯,眼前的景象好似一張彩繪桌布,暈染各色顏料,質感順滑,隨時都會從桌上溜下來。但柯懷中站在那里,就像一枚鋼釘,將這波橘云詭的現實牢牢釘住。蘇桃在車里望著他的背景,就像望見了一堵堅不可摧的城墻。

      黑格爾伸手指向柯懷中,他看得出來這個男人很能打??聭阎兄皇切α艘幌?,撐著傘轉身離開。警車已經駛來,黑格爾盯著使館被撞開的鐵門,后退著消失于黑暗之中。

      柯懷中拉開車門,說:“嚇壞了吧?”然后取出褲兜里的錢夾,遞給司機,用流利的瑞典語說:“謝謝你,車費和修車的錢麻煩你自己取一下,我打著傘呢?!?

      司機這時才敢到有些后怕:“我不會被報復或者有什么麻煩吧?”

      柯懷中笑著搖搖頭:“你可以安心地繼續做出租車司機,我會為你申請好市民獎?!?

      柯懷中把蘇桃送進大使館內,他還要和瑞典警方溝通一下。給蘇桃挑選的客房面向河邊,小女孩應該會喜歡。

      蘇桃終于見到了熟悉的面孔,只覺得分外親切,聽著略帶口音的中文,她幾乎熱淚盈眶。給父親報了平安,蘇健讓她先好好休息,等下一步的指示。

      蘇桃感覺父親好像一下子回到了軍營,說話不自覺地帶著發號施令的感覺,竟然有那么一絲可愛。她躺在柔軟的席夢思床墊,感覺今夜發生的一切就像做夢般。也不知道是太過緊張的緣故,似乎發燒都好了許多。

      她打開微信,準備給寧負說一聲,不過寧負應該已經知道了吧?這個男孩帶給她了太多驚喜,有時候蘇桃也覺得害怕,寧負好像和她就不是一個世界的人,自己對于寧負的了解實在太少了。她恨不得立刻回國,看看他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人。

      雖然生活在一個互聯網如此發達的時代,很多社交與表達都可以借由網絡來完成,但是人們終究還是生活在現實世界中,需要貨真價實的擁抱才能感到溫暖,表情符號只能是無可奈何的權宜之計。

      寧負在看到黑格爾離去后便兩眼一黑,站立不穩。徐策牢牢地將他扶住,他流了太多血。再次醒來的時候,窗外是一望無際的貝加爾湖。

      手機上有蘇桃的消息:

      “謝謝你,我已經暫告安全?!?

      “爸爸會安排我盡快回國,我們很快就能見面了!”

      “你怎樣?之前通電話的時候旁邊有人在說話,你受傷了嗎?”

      “看到后給我回消息,有些擔心你?!?

      手臂上的繃帶被重新包扎過,血已經止住了。江依靠在床頭,抱著筆記本電腦,不知在忙些什么。寧負動了動手指,萬幸沒有傷到筋腱。

      他發現自己穿著江依的白色襯衣,之前被血打濕的褲子也換掉了。他恨不得繼續昏死過去。

      江依聽到上鋪的動靜,說:“醒了?”

      寧負說:“徐策幫我換的衣服吧?”

      “不然呢?你的蘇桃小朋友沒事兒了?”

      “應該沒事了,我們還要坐幾天火車?”

      “兩天,我們下火車后去找接頭人,他會給我們提供武器裝備,并想辦法把我們送去布格利諾?!?

      寧負本來想了解一下大概的計劃,不知道能不能趕在蘇桃回國之前結束,但他又覺得不合時宜,所有人都視死如歸,他卻還在兒女情長。

      江依收起筆記本電腦,說:“能自己下來不?去洗漱一下,我們去餐車吃點東西?!?

      現在正是飯點,餐車里零星坐著幾桌客人。

      江依說:“因為瘟疫的原因,所以國際旅游這個行業現在很蕭條,不然餐車應該沒位置的?!?

      寧負點了煎火雞肉,炸土豆,雜燴湯,蔬菜米飯,江依要了一杯紅茶。

      紅茶是用茶包沖泡的,可以續杯,70盧布,差不多是7塊錢,寧負覺得價格還是很親民。煎火雞肉配了幾片黃瓜和西紅柿,吃不出和普通雞肉的太大區別?,F炸的土豆滿滿一盤,灑了些許香草。雜燴湯也值得稱贊,味道濃郁,煙熏香腸和牛肉份量十足,搭配橄欖、檸檬和酸奶油,很是下飯。

      江依喝著茶,欣賞窗外清澈的貝加爾湖,陽光之下,湖面波光凌凌,近一些的地方可以看見湖底的面貌,不同顏色的水生植物在那里恣意生長,呈現出各種深淺不一的顏色,仿佛奇幻故事里的異世界。

      寧負說:“要是沒有昨晚那茬事兒,我們真像是出來旅游的?!?

      “是呀,真美?!?

      寧負之前在百度上搜索過貝加爾湖的圖片,也看了很多關于貝加爾湖的文字描述,但是親眼所見依舊被深深地吸引。這是任何鏡頭,畫面,文字都無法表達的美,這種美是個人的、獨特的、整體的,不僅僅是聲音和畫面,還有更深的,無法定義或描述的交流。

      沒有人能留住這一切,所能做的就只有感受。

      寧負看著窗前聚精會神的女孩,陽光穿過金色的發絲,將她的臉頰映得微微泛紅。這時候江依沒有了平日里的鋒利和超出年齡的成熟,就像一個普通的愛做夢的女孩。

      “你也很美,真的?!?

      江依低下眼開心地笑了,說:“你一般夸人都這么直接嗎?話說回來,我們認識的時間也不算短了,這是你第一次夸我好看?!?

      “主要你好看地理所當然,我夸或者不夸,都很好看,我只是有些好奇,你剛剛在想些什么?”

      “真想知道?”

      “我在想一個個星系就像一片片湖泊,人們可以坐在小船上面劃啊劃,也可以游下去看看水底的世界,還可以用一顆核彈把這片湖炸了?!?

      寧負皺起眉,疑惑不解。

      江依看向寧負,笑著說:“你不覺得這個比喻很有意思?以后你就明白了?!?/p>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