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列車駛過貝加爾湖,寧負休息了一天后終于不再無精打采,傷口愈合的很快,已經對日常的行動沒什么影響了。寧負想給加百列說聲謝謝,卻發現加百列生氣了,一副冷冰冰的模樣。

      “不要生氣嘛,我也是沒辦法,況且機器人三定律中不是說了不能見死不救嘛,你對蘇桃見死不救,能說得過去?”

      “主人,不是因為您,我都不知道有這回事,而且每天世界上有那么多人死去,我顧得過來么?我就知道會這樣,我救了她,您還會覺得理所當然,甚至厚顏無恥地試圖讓我也覺得理所當然?!?

      加百列不給寧負任何辯解的余地,直接下線。

      寧負只好拿出手機,給備注小智的聯系發消息:“別生氣嘛,我其實想說,真的很謝謝你,回來請你吃飯好不好?”

      加百列看到信息后,又出現在寧負的腦海中:“主人,您看看您說的都是一些什么混賬話?您就不是誠心想謝我,請我吃飯?吃什么?380v的工廠動力電么?”

      寧負也意識到自己說順嘴了,連忙道歉,可現在的加百列不依不饒,氣鼓鼓地數落著寧負:“主人,您真的一點良心都沒有,您從來都沒有想過,我打破協議全都是因為您。如果不是您用自己的生命威脅我,我怎么可能會打破協議!您對此一點感激都沒有,您真的太讓我傷心了?!?

      寧負哭笑不得,小智有心么?

      但是他還得好好哄著,畢竟搞不好之后還得靠小智。

      在江依看來,寧負躺在床上閉著眼,一會傻笑一會愁眉苦臉,她也猜到了大概,心想以后少不了寧負頭疼。

      夜里,k19次列車在一個分道口前分離了最后一節車廂,江依他們就在這節車廂之中。

      k19繼續向前奔馳著,最終會橫穿整個西伯利亞,越過烏拉爾山脈,直到莫斯科。黑暗中,另一側有一個鋼鐵巨物亮起了車燈,倒車駛向寧負所在的這節車廂。

      隨著一聲金屬碰撞的響動,鏈接勾掛在了一起,列車緩慢啟動,向著北方開去。

      門打開了,來的人穿著西裝燕尾服,越過他的肩膀,可以看到前面的車廂裝修的十分富麗堂皇。

      “歡迎來到金盞花號,很高興為各位服務?!?

      江依遞過去一片黑色的羽毛,那個人將羽毛插在胸口的衣袋里,側身彎腰,伸出手臂:“尊貴的客人,里面請?!?

      熊一樣的鮑磊在后面小聲問:“要拿行李么?”

      江依說:“你還想住里面?”

      可以看得出,這是一節非常豪華的私人餐車,最末端是吧臺,然后是一個長桌,長桌上已經擺好了餐具,廚房在最前端。那個人說:“我叫阿布拉莫維奇,是金盞花號的主人。各位是尊貴又特殊的客人,我會親自服務,所以有時候可能會忙不過來,還請各位見諒?!?

      江依說:“您客氣了?!?

      寧負打量著這個俄羅斯男人,個子很高,肩窄,很瘦削,年齡在五十五歲到六十五歲之間,燕尾服十分合身,大概率是定制款。

      加百列已經把關于這個人部分信息傳輸給了寧負,阿布拉莫維奇是俄羅斯石油大亨之一,為人低調,這輛金盞花號在沙俄時期被當做皇室的專用列車,后來被阿布拉莫維奇買下作為私人財產,一同買下的還有一條通往西伯利亞北部的私人鐵路。

      “各位想必不介意在談正事前享用一點我們當地的特色美食?!卑⒉祭S奇端出一個托盤,上面有八只酒杯和一瓶羅曼尼康帝,旁邊的徐策小聲問寧負:“這瓶紅酒得值多少錢?”

      寧負說:“反正肯定過萬了?!?

      阿布拉莫維奇又端出火腿,薩拉米香腸和奶酪,還有烤鵝肝,牛排,和鱘魚子醬,配剛烤出來的松脆面包。

      阿布拉莫維奇用說:“和各位初次相識,按照各位的傳統,我們先一起吃頓飯,再喝了這杯酒,我們就都是自己人了?!?

      杯中的紅酒色澤深沉,彌散著花香和甘草味,馥郁動人。

      徐策又在旁邊問:“這大哥葫蘆里賣的什么藥?”

      寧負搖搖頭,剛才江依遞出那片黑色羽毛,說明阿布拉莫維奇大概率也是黑羽的成員之一。江依率先拿起了刀叉,嘗了一口牛排,夸贊了阿布拉莫維奇的廚藝。

      阿布拉莫維奇說:“自從退休以后,每天都在研究美食,請各位不要拘束,盡情品嘗吧?!?

      于是一行人也都不在拘束,阿布拉莫維奇自己也吃了一點。

      等大家都吃得差不多了以后,便在阿布拉莫維奇的帶領下來到下一節車廂。

      “這里同樣是一個美食的世界,我為大家分別準備了前菜,主菜和甜點?!?

      這節車廂放著無數貨柜,阿布拉莫維奇打開其中的一個,里面是型號各異的手槍:“前菜,請大家各取所愛?!?

      鮑磊第一個擠了上來,抓起一把沙漠之鷹,這把槍太有名了,但是因為后坐力過大等各種原因并不常見,民用版加長了槍管,提高了射擊精度,但也影響了槍支重心并使得這把槍不易攜帶。

      寧負一行人各自選取了自己順手的武器,主菜是突擊步槍,甜點是戰術刀具,防彈衣,極地服等一應俱全。

      阿布拉莫維奇說:“我能提供的幫助很有限,鐵路就要到盡頭了。各位還有很長的路要走,穿過西伯利亞的雪原,然后把匕首送入敵人的心臟。我不想說各位所做的一切有多么偉大,相信你們其中有一部分人是為了錢所以來到這里,但我也知道,你們都是身經百戰的老兵,你們都明白,只要上了戰場,就只剩一件事,勝利?!?

      寧負一行人穿起極地服,整理著裝備,大戰在即。

      按照計劃,四個小時之后,他們會換乘越野車,向荒原進發,如果順利,一天后就可以抵達布格利諾。

      回想起剛才那頓奢侈的宵夜,就好像是最后的晚餐。阿布拉莫維奇站在車廂盡頭,雙手背在身后,微笑著,胸前的口袋里是那片黑色的羽毛。

      寧負在檢查自己手中的ak105突擊步槍,阿布拉莫維奇的武器庫中幾乎全都是藝術品,這把ak105采用了現代化復合工程塑料制作槍身,彈夾上有激光雕刻的唐草花紋,加裝了自發光機械瞄具和皮卡汀尼導軌,簡直就是暴力美學的典范。

      他有些好奇,阿布拉莫維奇會是招募江依的那個人么?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