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在鮑磊的火力壓制下,寧負順利繞進針葉林,借著微弱的天光他對著埋伏的敵人舉槍射擊,另一邊也響起了槍聲,梅韻也進入了指定區域。

      開槍,換彈,沖刺,搏斗,奪刀,寧負幾乎全憑本能,他在針葉林之間穿梭,像死神的鐮刀一般收割著敵人的生命。

      槍聲停止了,渾身是血的幾個人聚在一起,隊伍里少了狙擊手馮佼,那個一直有些羞澀的小伙子在標槍導彈擊中火車后被卡在了貨柜上。

      鮑磊突然跪下,鮮血透過胸口的防彈衣汩汩流出。他向前栽倒,停止了呼吸。

      寧負靠著樹躺下,他只受了些輕傷,江依讓徐策去打掃戰場,然后坐在了寧負的身邊。

      她還沒來得及換上極地服和防彈衣,牛仔短褲,白色蕾絲裹胸和馬丁靴沾滿泥污,鮮血順著她的大腿流下,額頭也被彈片劃傷,血已經凝在了臉上。

      副手譚興元端著scar-h戰斗步槍搜索制高點,防止敵人的狙擊手突然襲擊。

      江依對寧負說:“我去看看?!?

      她檢查了自己手里的m4a1,背起槍去幫助徐策打掃戰場。

      回來時,她把一個帶有無限符號的面罩扔在寧負腳邊,手里拿著戰斗中脫去的白色襯衣,擦了一下臉后穿在身上,然后對寧負說:“阿布拉莫維奇死了?!?

      老人被子彈削去頭蓋骨,尸體被徐策拖了回來,和馮佼,鮑磊的尸體并排放在一起。

      江依把襯衣脫下,遮住了他們的臉。

      寧負的雙手依舊在顫抖,這是他第一次殺人。

      手腕上的傷口迸裂,徐策扔給他一卷繃帶。他們沉默地處理著各自的傷口。

      寧負的身上嵌進了不少彈片,是防御性手雷爆炸后帶來的傷害,還好距離較遠。

      經過短暫的休整后,他們補充了彈藥。都穿上了防彈衣和戰術背心,帶足了單兵口糧和飲用水,找到了阿列夫士兵藏在背坡的吉普車。

      徐策沉默地開著車,江依坐在副駕,梅韻,寧負和譚興元擠在后排。

      江依取了一把戰術匕首,將自己的金發割斷,握著頭發的手伸出窗外,任由斷發隨風飄落。吉普車顛簸著,黑暗中寧負什么也看不見,遠處的天邊泛起白光,要日出了。

      寧負的酒勁還沒有過去,但是陪他喝酒的人已經死了,尸體被拋在荒野中,都不知道會不會有人來為他斂葬。之前還鮮活的面孔,死后嘴唇烏青,皮膚蒼白,他們的故事,無論傳奇與否,都已就此終結。

      寧負回想自己高中時被勒暈的場景,他以為自己從那時起就已經勘破生死關,他只是不想死?;钪嗪醚?,有漂亮女孩,有黑方調制的教父,有快車,海灘上的風和日出,也許這一切并不屬于自己,沒有江依,自己就是個衰仔而已,那些生下來就沒有的東西,這輩子注定都不會再有。但是也沒關系呀,還有那么一絲希望,還可以退而求其次,如果死了,一切就沒了。

      所以他每天,每分,每秒都不想留下任何遺憾,餓了就大口吃,開心了就放肆地笑,盡管他開心的時候很少。死亡對他來說一直都是高懸在頭頂的達摩克利斯之劍,即便他知道了自己腦部的問題不會要去他的性命,他依舊延續著之前生活的心態,因為世事無常。

      他不怕死,只是不想死,所以加入黑羽前他問江依自己會不會因為這件事死掉。他還想回去給爸媽做飯,還想見見蘇桃,還想和典越一起打《黑月基地》,還想和方坤宇他們坐在蘭州的小酒吧里喝冰涼的啤酒。想起剛才子彈在耳邊呼嘯而過,他翻滾規避,樹皮被打得飛濺,寧負只覺得一陣后怕。

      他一定要活下來。

      寧負拉來槍栓,檢查彈倉,扣好保險,緊了一下頭盔的插扣,確定彈夾都盡數插在戰術背心上。

      紅日躍上針葉林的枝頭,林間群鳥被發動機的聲音驚飛,他們開進一片河谷,準備稍事休整。

      寧負用冰冷的河水洗了臉,梅韻找了一塊石頭,開始打磨他從金盞花號上帶出來的長刀。這柄冷鋼鍛造的軍用長刀自然比不過他的大般若長光,但是也勉強夠用。徐策在清點c4炸藥,他們需要先找到阿布拉莫維奇安排好的雪地越野車,然后前往布格利諾。

      譚興元和江依在外圍負責火力支援,由徐策、寧負還有梅韻潛入實驗室安裝c4炸藥。

      寧負說:“如果我們的計劃已經暴露,就不能再去找雪地越野車了,就算沒被毀掉,也應該會有埋伏?!?

      譚興元說:“我很奇怪為什么計劃會暴露?我不信任那個俄羅斯老頭,但是他已經死了,是滅口么?”

      譚興元打量著周圍的人,徐策抱起雙手,梅韻依舊在面無表情地磨刀,他的最后視線落在了寧負身上:“你和那個俄羅斯老頭最后都聊了些什么?他死的時候我們都沒有看到?!?

      徐策說:“他是江總的人,不會有問題?!?

      譚興元說:“鮑磊死了,馮佼也死了,還沒到布格利諾,我們就死了兩個兄弟,我們拿什么完成任務?”

      “譚興元,你別這樣,死了兄弟我也很難過,但是寧負沒問題,任務我們也必須完成?!?

      寧負垂著眼,手按在腰間的usp手槍上。

      江依甩了甩手臂上的水,說:“之前我們抓了鼴鼠,阿列夫應該能猜到我們會從鼴鼠嘴里套出情報。這條鐵路線不是什么秘密,我原本以為他們會顧忌阿布拉莫維奇的影響力,不會在鐵路線上動手,我想錯了,他們已經瘋了?!?

      在未來號上,管家得知了襲擊金盞花號的小隊傷亡慘重,只有負責發射標槍導彈的小組成功撤退。

      算上阿布拉莫維奇,他們一共八個人,現在還剩五個。

      管家的確在雪地越野車附近布置了埋伏,但是他對此不抱希望。江依發現自己的行蹤暴露后,一定會改變計劃,不過沒關系,布格利諾會是他們的葬身之地。

      管家原以為江依不會親自參與這次行動,但是根據導彈小組的報道,那八個人中有一個女孩。

      他接通了黑格爾的電話:“江依也會去布格利諾,你在那里殺了她吧?!?

      黑格爾橫渡波羅的海逃至俄羅斯境內,這里有阿列夫組織的安全屋。接到管家的命令后,他動身前往摩爾曼斯克。

      這座俄羅斯在北冰洋沿岸最大的港市,地處巴倫支海的西部,與布格利諾所在的新地島遙遙相望。

      一架安薩特輕型直升機從不凍港起飛,在寡頭們的支持下,阿列夫組織的各種行動都少了很多阻礙。這些寡頭們也得到了江依即將被殺死的消息,他們握緊刀叉,做好瓜分江家的準備。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