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向北,繼續向北,吉普車內只有發動機的轟鳴。

      他們選擇跨過葉尼塞河,橫渡畢鄂灣,在杰爾馬兵驛站租一架極地探險直升機飛往新地島,然后步行前往布格利諾。

      核爆試驗在新地島地表所殘留的輻射已經不再致命,這里已然成為動物的天堂。部分科學家在此駐扎,偶爾有極地探險者來訪。此外,新地島還有少量的原住民,以捕魚和獵殺海豹為生。

      寧負一行人穿上厚厚的核輻射防護服,戴好呼吸器,直升機降落在一片荒原之上。

      雖然地表的輻射強度已經對人類沒有太大的影響,但是根據加百列大數據的分析,位于布格利諾的生物實驗室很可能建造在地下核爆試驗所遺留的洞穴之中,那里的核污染依舊十分嚴重。

      地上是一層薄雪,凍土堅硬,遠處的冰川像城墻般聳立。越往北走,越是荒涼,冰雪占據了全部視野。

      不知走了多久,他們終于抵達冰川腳下,越過這道冰川,就是死城布格利諾。

      寧負看了眼手表,已經到了午夜,但是太陽還沒有落下的跡象,加百列在他腦海中提醒道,這里已經屬于北極圈,在夏季,太陽永遠不會落下。

      這就是極晝。

      耳邊是自己粗重的呼吸,寧負想起《星際穿越》中的畫面,感覺自己就像來到了其他星球。在一片迷蒙地白色中,他們看到了死城布格利諾。

      這里的建筑都以灰白為主色調,樓房低矮,鐵絲網將其圍住,勉強圈出一片稱得上是城鎮的區域。走近一點可以發現這里的所有建筑都沒有窗戶,就像一個又一個巨大的水泥棺材。

      地面上開始出現極深的溝壑,好像有什么東西要破土而出,這些蛛網般的龜裂在靠近城市的地方越來越密。寧負猜測這就是地下核爆試驗留下的傷痕,加百列確認了他的這一想法。

      再往前走,這些裂縫中開始騰起白氣,不知是地熱還是其他原因。

      徐策用鉗子剪開鐵絲網,他們來到真正來到布格利諾。四周一片荒漠,回頭望去,鐵絲網外只有無盡的白色,這座城市比想象中的還要絕望。

      突然徐策抬起右手,所有人第一時間靠著墻壁警戒。順著徐策的視線望去,寧負看到這些建筑的中間聳立著一個高塔,像極了電影中的柏林防空塔。四四方方,比其他建筑都要高出些許,與其他建筑不同的是,這高塔上有很多長條狀的窗口,可以瞭望,也可以射擊。

      耳機中傳來徐策沙啞的嗓音:“有狙擊鏡的反光?!?

      徐策做出戰術手勢,指揮寧負從左翼繞行。

      寧負端著ak105躬下身子,迅速潛行至高塔的視野盲區。他發現這些建筑的大門都是經過加厚的,哪怕使用c4炸藥都未必能毀掉。

      阿列夫之前已經在鐵路線上阻擊了他們,一定會在目標地點布下埋伏,只是不知道敵人什么時候會發起進攻,又會以怎樣的方式發起進攻。

      視線穿過自發光機械瞄具搜索著可見視野范圍內的每個角落,寧負打開槍的保險,做好了隨時開火的準備。

      譚興元和徐策向另一邊移動,和寧負一起對高塔形成了交叉火力。

      梅韻的長刀背在身后,他抱著手靠墻站著,似乎一點都不緊張。江依握著m4a1的垂直握把,以跪姿瞄準前方。

      寧負繼續向前推進,繞到了高塔側面。

      耳機里是徐策的聲音:“安全?!?

      寧負報告道:“安全?!?

      江依說:“生物實驗室可能在高塔底下,你們看地上裂縫的走向?!?

      大地龜裂的紋路在高塔之下呈放射狀,這可能就是地下核試驗的投放入口,那么核爆所炸開的空間也應該就在高塔下方。

      忽然傳來一聲清脆的爆響,就像開關跳閘的聲音,接著鐵絲網發出嗡嗡的電流聲,藍色的高壓電弧跳躍著,退路被切斷了。

      譚興元說:“關上門這是要往死里打呀?!?

      江依說:“誰死還不一定呢?!?

      這時廣播響了。

      先是一陣刺耳的噪音,像是刀尖在玻璃上劃過,繼而傳來了一個女人的聲音。

      “歡迎來到布格利諾,我叫莫桑,是阿列夫組織在這里的負責人。一周前我們已經撤走了所有研究人員,只要他們還在,就可以在任何地方再建一座布格利諾,所以你們的行動宣告失敗,我們的行動正式開始?!?

      寧負在通訊頻道中說:“撤?”

      江依說:“恐怕沒那么容易,那道高壓電網我們過不去,除非切斷供電設備?!?

      廣播中繼續說道:“我是一個熱情好客的人,所以肯定不會讓你們白來一趟。我為你們準備了豐富的娛樂項目,保證讓你們大開眼界,身心愉悅,你們不是很想知道布格利諾的秘密么,接下來我會為你們悉數呈上?!?

      這個女人的聲音透著一種詭異的瘋狂,寧負感覺仿佛有某種尖牙利齒的小蟲子鉆進了防護服,在手臂和后背爬動。

      心跳聲清晰可聞,呼吸停滯,仿佛被空寂死死壓住,他用力吸氣,然后呼出,還是感覺像是窒息一般,每次呼吸都需要調動意識去完成。

      有什么東西從塔頂發射升空,像是升空的煙花。

      寧負聽見高塔內傳來一陣由遠而近的嘈雜聲響,夾雜著嘶吼,尖叫,咆哮,哀嚎,讓他想起了《釜山行》里喪尸成群的場景。

      如同煙花一般的流光停止上升,劃出一道弧線后向下墜落。

      高塔四個方向的鐵門都發出了碰撞聲和利爪與金屬摩擦的銳響。

      寧負舉著槍,對準了自己面前的鐵門,徐策在耳機中大喊:“穩住,準備接敵?!?

      寧負右手端著ak105,左手迅速摸過胸前的彈夾和腰間的手槍,確定一切都準備就緒。又抬頭望向天空,觀察那道煙花似的流光。

      徐策再次吼到:“穩??!”

      他的聲音因為恐慌甚至有些破音,他經歷過很多場殘酷的戰爭,直面過無數敵人,但這一次,他的敵人還沒有出現,就已經讓他忍不住地顫栗,本能地感受到恐懼。

      那道流光落到了幾乎和高塔平齊的位置,一團亮白在視野中炸開。

      刺眼的白仿若決堤的洪水,沖垮了一切,從瞳孔中沖入大腦,沖入心臟,什么都思考不了,什么都感受不到,在高流明閃光彈下,只剩一片空白。

      暈眩之中,寧負聽見鐵門摩擦銹跡緩緩打開,好像地獄和人間狠狠撞在一起,那些聲音來自喉嚨,來自腳步,來自肢體間的碰撞,近在咫尺!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