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寧負扣動扳機,槍聲大作。

      槍口的火光撕裂了模糊的白,重影之中視線逐漸清晰,他的感官回來了。

      這時他才看清,向他沖來的是一群赤身裸體的人類??謶蛛y以遏制,他不由自主地后退,仰面摔倒在地。

      這些人類是生化實驗失敗的產物,早已喪失了所有理智,與喪尸無異。他們眼中沒有恐懼,沒有情感,沒有哀傷,只有瘋狂。

      這些實驗體的大腦在腦機接口實驗中被嚴重損壞,身體也在改造實驗中被拆解重組。

      一些實驗體頂著兩個頭顱,一些實驗體揮舞著三條手臂,還有一些實驗體的雙腿被替換成車輪,亦或斷臂殘缺著,沒有任何處理。

      寧負顫抖著換彈,磕碰了四次才將彈匣插進去。他無暇起身,射擊,換彈,打光所有彈匣后拔出手槍。

      這些實驗體在強效興奮劑的作用下,嗜血,暴力,狂亂。只要寧負停止射擊,馬上就會被淹沒在尸潮中。

      usp手槍精準點射,沖在最前方的實驗體被打爆被打爆頭顱,倒地不起,但是更多的實驗體涌了上來。

      寧負再一次換彈,扣下扳機,但手槍啞火,他又連扣兩次扳機,實驗體已經撲了上來。

      寧負清楚地看到實驗體渙散的雙瞳和蒼白皮膚下烏青的靜脈血管。

      這時一陣精準的三連發點射將這個實驗體擊斃。血濺在寧負的呼吸器上,腥臭無比。

      一條隔著防護服依舊能感到纖細的胳膊從寧負腋下穿過,將他向后拖去。來的人一邊拖著寧負,一邊單手開槍射擊。

      是江依。

      寧負借力起身,退出啞彈,重新上膛,usp再次精準點射。

      江依打完子彈,右手食指松開扳機,按下彈匣卡榫,鋁制空彈匣自由掉落,左手將新彈夾順勢插入,并一拍槍身,釋放槍機,結束空倉掛機狀態。子彈繼續傾瀉而出,一氣呵成,無比流暢。

      徐策那邊的情況還算樂觀,閃光彈爆炸之前他和譚興元就做好了戰斗準備。

      他手持艾奇遜aa-12單膝跪地,譚興元將scar-h架在他的肩上,當聽到有什么東西從鐵門沖出之后,他們便不由分說地扣下扳機。

      艾奇遜aa-12將金屬暴雨傾瀉而出,擊倒了成片的實驗體。

      他們邊打邊撤,在梅韻的身邊會和。梅韻已經拔出親手打磨的軍用長刀。

      核輻射防護服略顯臃腫,梅韻手持長刀沖向尸潮,就像穿著宇航服要和外星人搏斗。

      長刀橫掃,數具實驗體身首異處。

      寧負也抽出戰術匕首,開始和實驗體近身搏斗。

      就像《權力的游戲》中活人和死人的戰斗,但是寧負來不及思考這些,他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揮舞的匕首上,現在的他就是一臺極有效率的殺戮機器。

      匕首在他手中仿佛活過來了一般,毒蛇一樣攻擊著實驗體最脆弱的頸部,白色的核輻射防護服上沾滿了污黑的鮮血。

      寧負找到了屬于自己的攻擊節奏,他終于完美地融入到了眼前的戰斗之中。越來越多的實驗體倒下,他和梅韻踩在一片喪尸的殘軀之上。

      寧負看向自己的匕首,刃口已經翻卷地不像樣子。

      他想起廖凡主演的《師父》,中間有這樣一段對話,“你知道人肉有多硬么?砍多少人你的刀會卷刃,會豁口?”

      寧負喘著粗氣,現在他基本上算是知道了。

      城市中其他建筑的鐵門依舊緊緊鎖著,徐策說:“要不要炸開一個,至少還能躲進去?!?

      寧負對著鐵門打了一拳,鐵門發出洪厚的聲響。

      “至少六十厘米,而且為了抵御輻射,應該還有鉛制的夾層,c4估計炸不開?!?

      他們望向高塔洞開的四個大門,默默無言。

      就在他們一行人猶豫要不要進去的時候,廣播再次發出了聲音:“這一場還算玩地盡興么?只是開胃菜而已,重頭戲還在后面。這些人都是改造的失敗品,但是也正因為他們,技術才得以不斷進步,在我們的共同努力下,阿列夫的基因科技到達了一個新的水平,接下來就允許我來向大家展示新科技的產物?!?

      這次的腳步聲沉悶了許多,聽起來就像是象群馳過原野。

      在黑暗的門洞中,一個高大身影奔跑而出,這是阿列夫組織的第二代生物改造實驗體。在生長激素的刺激下,擁有超出正常人類的巨型體格,肌肉力量和骨密度也增強了數倍,皮膚上鑲嵌著鱗片一般的軟甲。

      徐策示意寧負和梅韻稍事休息,他拔出了戰術匕首,準備迎戰這只怪物。

      二代實驗體從手背彈出利爪,側身向徐策沖來。

      徐策在利爪揮出的那一刻低身躲過,砍向怪物的膝蓋。

      這一擊打破了怪物的平衡,但是從不遠處的高塔內,又沖出了第二個,第三個怪物。

      寧負擲出了卷刃的匕首,匕首直射而出,嘭地一聲扎在第二只怪物的頭上。但是怪物的前沖之勢并沒有受到任何阻礙。

      寧負在心底嘆了口氣。不知從哪部戰爭電影中看到的,說,槍也許會卡殼,刀才是自己最忠實的朋友。的確,打光子彈后,槍就和燒火棍沒什么區別,但是刀也會卷刃,也會崩豁?,F在只能依靠雙拳了。

      厚重的核輻射防護服使得寧負的速度大受限制,寧負調整自己的戰斗思路,確保每一擊都準確有力。

      但是這些怪物皮糙肉厚,還有甲胄保護,赤手空拳的攻擊對他們而言不痛不癢。

      寧負他們很快就陷入了苦戰,江依將自己的戰術匕首拋給寧負,寧負找準機會,一刀封喉,又將匕首拋還給江依。

      梅韻繼續以長刀對敵,寧負這才發現和用刀高手之間的差距,梅韻的長刀依舊鋒銳無匹,他很少與對方的武器或者甲胄磕碰,總是以詭異的弧線直擊對手最柔軟的部位。

      徐策接連面對兩個怪物,體力漸漸不支,一個疏忽,大腿被利爪刺穿,鮮血直涌,但他也將自己的匕首送進了怪物的脖子。

      隨著怪物倒下,他也跪地不起,利爪還插在大腿之中。

      譚興元近身格斗沒有那么強悍,在怪物的攻擊下只有躲閃的余地,他們互相傳著匕首,終于將這一批怪物全部殺死。

      譚興元奔向倒地的徐策,切斷怪物的手臂,他不能確定利爪是否刺破股動脈,不敢將其貿然拔出。只能用繃帶纏住徐策的大腿根部,盡量止血。

      “這種情況必須馬上進行手術!快想辦法!”

      寧負說:“去生物實驗室,那里或許有醫療設備?!?

      譚興元一把將寧負推倒在地,指著寧負想說些什么,最終欲言又止,拖著徐策向高塔走去。

      寧負把匕首還給江依,問道:“我們真的不會死么?”

      江依說:“不會?!?

      她插好匕首,也向高塔走去。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