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寧負又一次看到那個黑色的漩渦,他被吸引著,向中心落去。這片空間中除了左右沒有其他方向的概念,寧負也感受不到自己的身體,無法呼吸,無法思考,好似絕對零度,一切分子都停止了運動。

      繼而無盡地流光如海嘯拍擊堤岸,瞬間將一切焚毀,白色的灰燼撲簌落下,寧負再次睜開眼,看見了黑格爾一臉驚懼地向后退去,他的手中已經沒有了納米戰刀。

      寧負感覺胸口一陣灼燒般的劇痛,仿佛熾熱的鋼條烙了上去。

      加百列的聲音在他的腦海中響起:“主人,我剛才違反協議,借助您的身體直接進行物理操作,通過生物電侵入了黑格爾的納米機器人,現在這些納米機器人正在為您修復傷口?!?

      經脈中的無力感被滌蕩殆盡,如沐春風,如飲陳酒,寧負一拳轟出,黑格爾以拳相對,兩人的關節同時爆響,有外接脊柱加成的黑格爾并沒有落入下風,反倒是寧負感覺疼痛從拳面一直蔓延到小臂。

      寧負試著操控納米機器人,感覺一股熱流從胸口奔涌至小臂,化作三道利刃從指節間探出。

      黑格爾后退數步,轉身跳下高塔。直升機的旋翼拍打著空氣,寧負跪倒在地,昏了過去,他真的已經到極限了。

      寧負再次醒來時,他躺在擔架上,手背打著點滴,向他的血管中輸送著水分和葡萄糖。旁邊躺著徐策,他的右腿確實沒有保住,在杰爾馬兵驛站進行了截肢。周圍昏暗無比,有發動機的轟鳴,他們在一架運輸機的腹艙內,正在向南方飛去。

      江依的手臂吊在胸前,穿著一件軍綠色短袖,迷彩長褲,金色的短發扎了起來。

      “手沒事吧?”

      “沒事,回去處理一下就好了?!?

      “實驗室怎么樣了?”

      “承重柱上本來就有足夠當量的炸藥,他們應該有一道自毀程序,可能是沒來得及執行,幸好我盡早把天線炸了,晚一秒可能就把你們都埋了?!?

      “總感覺撲了個空,反正他們也會把實驗室炸掉?!?

      江依低下眼笑了:“他們確實會自己炸掉實驗室,但那是因為我們來過?!?

      寧負感覺饑餓撕咬著他的胃壁,也不知道多久沒吃東西了。他試著挪動身體,只覺得酸痛無比。江依將枕頭對折,好將寧負墊得更高一點,取來盒飯,一勺一勺喂給他。

      胃里有了食物,精力也在一點點恢復。

      “有點遺憾,黑格爾還是太強了?!?

      “我還在實驗臺上捆著呢,你就去找人打架了,也不怕別人對我做點什么?要是蘇桃你能放在那里不管?”

      “譚興元不能是那樣的人吧?他雖然腦子不好使,但也沒不好使到那個地步吧?”

      黑暗中的譚興元開口:“你說誰腦子不好使呢?”

      寧負沒想到背后說人壞話結果被抓了個正著,扁了扁嘴,但是他對譚興元確實沒什么好感,哪怕他能看出譚興元本性不壞,而且重情重義。

      之前在金盞花號上遭遇襲擊后,譚興元就莫名其妙地懷疑是寧負在通風報信,他的排外心理很嚴重,寧負可以理解,但是把不滿和懷疑都說出來,甚至將隊友的犧牲怪在寧負的頭上就顯得太過愚蠢。

      寧負的人生經驗之一就是離蠢人遠一點,越遠越好,哪怕他們對自己沒有惡意。

      在寧負的理解里,這種蠢人就像一顆定時炸彈,永遠也不知道他們下一秒會做出什么事,又將給自己帶來多大的麻煩。

      未來號上,管家得知了黑格爾行動失敗的消息。作為阿列夫最鋒利的一把尖刀,黑格爾這些年從來沒有失手過,總是又快又狠地直擊敵人心臟,沒想到最近的兩次任務都發生了意外。

      先是在瑞典讓那個叫蘇桃的女研究生溜掉,又在布格利諾被一個無名之輩擊敗,管家總覺得這兩件事隱隱之中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但他沒有頭緒,也許是因為黑格爾都失敗了吧。

      他還是小瞧了江依,也小瞧了江家的能量,要想贏下這場戰爭,他必須得喪心病狂賭上一切,因為自己的全部很可能只是江家的起點。

      他坐在椅子上,連通腦機接口,畫面上江家的海上工業集群已經投入使用,無人直升機在人工智能的操控下來來往往,運送著原料和產品。

      瓶裝飲料、速凍食物、日常用品、機械零件等批量產出,以極低的價格迅速銷往全國各地,海上工業集群使得所有人的生活成本大大降低,立體物流也在逐步構建,用不了多久,所有人都可以在虛擬現實的城市綜合體中購物,娛樂。

      大批傳統企業會面臨破產,無數人下崗失業,有所不同的是他們不用為生計發愁,江任集團的社會福利會保障他們的飲食起居,他們可以自由自在地去做任何自己想做的事,在街角彈琴,研究物理,做個行為藝術家,社會的階層被就此打破。

      然而這也意味著權力體系的瓦解,世界變成一盤散沙,隨之而來的將會是無盡的混亂。人類像一團無序的分子,撞擊宇宙扣上的玻璃罩,每個人都妄圖在自己的方向上有所突破,但是他們都必然失敗。只有將資源重新分配,傾斜給資源轉化率更高的精英們,人類的文明才能真正更進一步。

      無論是拉馬克的用進廢退,還是達爾文的自然選擇,都離不開對弱者的淘汰,只有不斷淘汰弱者,人類文明才能不斷進步,無限只能是部分人的福祉。

      管家理解不了江依,他知道在科技上的每一次突破都將花費巨大代價,江依做這一切究竟是為了什么?她辛辛苦苦拿到的一切,卻毫不在意地灑給所有人,是將自己當做太陽么?

      一個人究竟有多么驕傲才會自比太陽?或者她根本就沒有把太陽放在眼里,做著太陽才會做的事,但卻毫不自知。

      寧負卻沒有覺得身邊的女孩有多么耀眼,和江依接觸久了,漸漸發現她其實很有女人味,也許是親則生狎的緣故,雖然神秘感依舊,但寧負知道,江依也會難過,也會疲倦,也會流血,她只是比一般人更加堅定。寧負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支撐著她來做這一切,那個招募她的人究竟是誰?

      這些問題想再多也不會有答案,寧負喚醒加百列,查看自己手機的微信消息。

      “我已經回國啦!一切都好!”

      “謝謝你!你說這救命之恩應該怎么報!”

      “我爸爸想讓你過來一趟,他也想見見自己女兒的救命恩人?!?

      “怎么一直不回消息?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看到后給我回消息!”

      “這樣吧,我現在需要隔離,14天之后我去找你吧,怎么樣?”

      “等你消息等得我好苦啊?!?

      寧負閉著眼,讀著這些消息,嘴角不自覺地揚了上去。

      江依說:“動都動不了,還在那兒傻笑,樂什么呢?說出來讓大家也一起樂樂,正好閑得無聊?!?/p>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