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走出電影院,陽光變得溫柔,天空下起了小雨。

      寧負說:“要不要躲一下雨?!?

      蘇桃拉起他的胳膊:“太陽雨!很難得欸!”

      灰色的石板路被雨浸濕,顏色變深,濕熱的水汽蒸騰著,有人撐起了傘,空氣中彌漫著醉人的新鮮味道,蘇桃肆無忌憚地走在雨中,肩頭被打濕,露出分明的骨骼輪廓。

      她回頭笑著看向寧負:“走呀,怕淋雨嗎?”

      寧負搖搖頭,他想起了戴望舒的《雨巷》,街上行人來來往往,但他覺得天地間仿佛只剩下自己和蘇桃。這場太陽雨將現實隔絕在外,街景行人都在雨中模糊遠去,他們像是跌入了夢幻迷宮抑或瑤池仙境,走在一條悠長,寂寥的雨巷之中。

      眼前的美麗帶著易碎的脆弱感覺,仿佛隨時會醒來的夢,寧負不知道戴望舒的雨巷有沒有盡頭,但步行街只有這么長,坐上出租車,他認真地說:“我會記住這場雨的,也會記住你?!?

      蘇桃覺得這句話有些煽情,像是從哪里套用來的,但是看著寧負認真的模樣,又覺得他的確很動情。

      一切還沒有開始,他似乎就已經想到了失去。

      海誓山盟她不會信,太多人口是心非,逢場作戲,有時說完了自己都在笑。

      反而是一句煞有介事的“記住你”,寧負像是花費了很大力氣才說出口,這讓蘇桃有些陌生。在她的印象中寧負很少把話說死,他總是小心翼翼甚至樂此不疲地玩著文字游戲,巧妙地用話語卸掉責任,認識這么久,他沒有許下任何承諾,這是第一次,雖然,只是“記住”而已。

      雨打在車窗上,拉出長長的細線,水珠紛亂地滾動著,寧負還是覺得一切太不真實了。他想,如果自己和蘇桃在現實中相見,那會是怎樣一副場景?大概只是擦肩而過吧,蘇桃可能都不會多看自己一眼,感謝《黑月基地》。

      寧負之前有喜歡過很多女孩,和她們看電影、吃飯、淋雨,那些女孩有的清純可愛,有的性感嫵媚,有的古靈精怪,有的質樸善良。在校園里的那段時間,他身邊的人總是換了又換,各種類型,不拘一格。共同點是當這些女孩真正了解他后,都會下意識地慢慢疏遠。因為靠得太近時,寧負心里的孤獨和脆弱就會遏制不住地翻涌出來,那些女孩將會看到一片灰白無垠的雪原。文學、電影、游戲不過是他自找的一點點小趣味,在如此龐大的單調與空虛面前杯水車薪。

      他也覺得一切都空虛無比,沒有什么意義,但是他依舊按部就班地走下去,還裝作一切其實都很有意思,他這樣騙著自己,也騙過了別人??烧嫦嗍遣夭蛔〉?,稍稍走近一點,就能發現他身上帶著絕望的底色,這種死氣沉沉的感覺沒人會喜歡。

      就像看一部電影,他的確也在流淚,但他知道,這不過是編劇利用了人類心理和生理的特點而已,眼淚只是皮質醇刺激淚腺的產物。他也是人,也具備人類心理和生理的特點,也會不由自主地流淚,但一切得建立在他默許的前提上。所以,無論是藝術和生活,對于寧負而言都更像是一場場配合默契的演出。

      他心里始終有一個小人,對這一切都提不起興趣,甚至還要嘲諷幾句。

      他為了有意思才跟著大家一起演,但是他也很清楚,一切其實很沒意思。

      這也導致了寧負很難和其他人共情,他只是理解,但是從不認同,也拒絕接受。蘇桃和其他人會不一樣么?寧負拿不準,但至少此刻,他像一艘在暴雨怒浪中顛簸起伏的船,只有蘇桃,是黑云中唯一隱約的光。

      他沒辦法拒絕這種叫做可能性的誘惑,就像他之前一樣。

      寧負的這一行為被他的老朋友李曉嘲諷了很多次,“我從沒見過一個人能把渣說得這么清新脫俗?!?

      雨很快就停了,車上兩個人都沒有說話,不知為何陷入了長久的沉默。寧負在腦海中調出地圖,希望終點可以到的快一點。

      車停下的時候,兩人幾乎同時開口:“我來付?!?

      蘇桃縮回了手,一分錢都不讓寧負出也不太好,顯得自己處處照顧他,男孩子一般都會比較有保護欲或者照顧欲,得給他留點機會。

      寧負用手機付款的時候,蘇桃瞥了眼他的微信余額,三位數,果然不是很寬裕,那自己就多帶他吃點好的。

      這個購物中心之前江依帶他來過,寧負忽然有種很不好的預感,之前在幾家店都留了衣服的尺碼,江依叮囑他每個季度來店里取衣服,因為瘟疫耽擱了,回來后又是考試,又是出差,自己忘的一干二凈。

      蘇桃指著星巴克說:“能請我喝一杯冰美式么?我在這里等你,順便給爸爸打個電話匯報一下?!?

      寧負走進星巴克,點了一杯冰美式,一杯抹茶拿鐵,想起之前鬧過的笑話,他以為抹茶拿鐵也是咖啡,還特地去問了一下。在布格利諾的行動中他受了很重的傷,身體瀕臨崩潰,現在還是少攝入一些咖啡因之類的東西。

      蘇桃看見他端著一杯熱氣騰騰的抹茶拿鐵,有些不解,雖然剛下過雨,但天氣還是很熱。此時沒有風,更像個大蒸籠,有了南方城市的感覺。

      “不熱嘛?”

      “喜歡甜的?!?

      “你喜歡苦的,你說過?!碧K桃又湊過去親了一下寧負的臉頰,說“我不夠甜么?”

      寧負找回了一絲曾經的感覺,但他實在不記得自己和蘇桃講過喜歡苦的。

      “夠甜,所以加倍?!?

      市府廣場的購物中心一如既往,經歷瘟疫后依舊富麗堂皇,不見半分蕭條。大廳中放著一輛法拉利新款的電動車,有很多人圍在一邊拍照。

      寧負不由自主地停下腳步,手上還端著抹茶拿鐵,蘇桃自然而然地拿過來喝了一口,說:“喝完美式再喝這個就更甜了?!?

      寧負想起一句歌詞:“從特別自然地喝你水,到蓄謀已久地親你的嘴。當我的手慢慢撫摸你的腿,我猜你的心里是不是和我一樣卑微?!?

      加百列提醒寧負不要想太多,寧負禮貌地請他先滾出自己的腦海。

      忘記布格利諾,忘記阿列夫,忘記風云詭譎的世界,忘記一切,就這樣跟她走吧。

      蘇桃拉著寧負向阿瑪尼走去,寧負剛剛舒暢的心情又開始緊張了起來,他暗暗叫苦不迭,該怎么解釋!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