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蘇明此行還有一個目的,他要代表蘇氏集團和江依談談。但是江依提了個很奇怪的要求,希望他把堂妹也帶著。

      蘇明不是很喜歡自己的堂妹,總覺得她過于天真,是個典型的理想主義者,不適合參與經營企業這類活動。

      當他知道蘇桃去巴黎學藝術之后,懸著的心總算放下了,他計劃以后撥公司5%的股份用來支持妹妹在藝術界斬露頭角??墒菦]想到在瘟疫的影響下妹妹居然投筆從醫,如果妹妹學成歸來,蘇氏集團大概率也不會交在自己手中。

      這次他來找江依是為了確定新項目空天戰機的一些具體細節,借助江依的技術,他們已經制造出了原型機,可以輕松飛出大氣層,在近地軌道巡航。

      這項技術不算多超前,蘇聯和美國很早就制造出了可以往返與太空和地面之間的航天飛機,但是蘇氏集團這次研發的空天飛機使用了可控核聚變技術為飛行器的引擎提供動力,體積大幅減小,機動性也更高。機身表面的新型材料在25倍音速的情況下依舊十分穩定,不會產生電離現象,導致與地面中斷通訊。

      有了這種空天飛機,去月球就和乘坐民航客機一樣容易。

      但現在的問題就是誰來進行第一次首飛。任何人都沒有操作這種飛行器的經驗,蘇明想聽一聽江依的建議,畢竟是她提供了全部技術。

      他按照江依的要求約了蘇桃,將所有材料又過了一遍,開始思考究竟應該穿什么。最后他還是選擇了一套羊毛面料的深藍色意式西裝,成熟穩重又不會顯得太過死板,牛仔藍的襯衫,亞麻灰的領帶,層次分明。

      盡管蘇健再三叮囑不要自以為是地對江依有任何想法,蘇明依舊想試試憑借自己的個人魅力能不能讓江依神魂顛倒。

      蘇桃知道自己要出席重要場合,精心打扮了一番,她要扮演好自己乖巧妹妹的角色。蘇桃心里很清楚,今天不是她和江依為了寧負爭風吃醋的時候。

      她選了一白色的碎花魚尾裙,搭配一雙高跟的瑪麗珍皮鞋,白色短襪,雙麻花辮,淡妝??吹揭槐菊浀母绺?,她屬實吃了一驚。

      “你不熱嗎?”

      “是有點熱,不過畢竟正式場合,熱也得穿著?!?

      “我是不是該換套衣服?!?

      蘇明思考了一會兒:“我也不知道江總為什么約你,不過就這樣吧,這樣也挺好?!?

      他們開車來到江依的別墅,大門沒有人,他們按照指示停在了地下車庫,江依發消息告訴他們直接乘電梯去客廳。

      蘇明拎著手提箱,帶著蘇桃坐上電梯,感慨江依的奢侈。他發現電梯的轎廂和他們飛機的外殼使用了同一種材料。

      這是蘇桃第一次見到江依,越過哥哥的肩膀,空蕩蕩的客廳站著一個人,穿著一襲灰色的絲綢長裙,金色過耳短發,低著眼,一副漫不經心的模樣,就像是月球上的精靈,百般無聊地漫步在環形山之中。

      蘇明感覺自己的心臟開始狂跳,這個女人太不一樣了,是那么高傲,又那么脆弱,就像一片剔透的玻璃碎片。兩種截然不同的氣場在她身上共存,蘇明腦中已經構想出將她馴服后的模樣。

      “你好,我是蘇明?!?

      江依沒有和他握手,而是指向餐廳吧臺,說:“這邊坐,邊喝邊聊。箱子放地上就可以,用不到?!?

      繼而轉向蘇桃:“你好呀,終于見面了?!?

      “江依姐姐你好!”

      江依也坐在廚房的吧臺邊,說:“抱歉,前段時間剛出差回來,最近一直在休息,因為瘟疫的原因辦公樓一直封著,所以只能在家里招待你們了?!?

      “沒關系,我覺得這樣很好,更隨意點,我喜歡你的別墅,低調奢華?!?

      “還好吧?!苯廊虥]有看蘇明一眼,這讓蘇明很有挫敗感。

      “我們是不是需要桃桃回避一下,先把項目的事兒談了?”

      “不用,等個人,他馬上到?!?

      電梯叮咚一聲,寧負走了進來??吹绞翘K明和蘇桃,他愣了一下,然后揮手打了招呼。

      “老板,這是?”

      “他們有個空天飛機的項目,缺個試飛員,你去不去?給你個在未來岳父大人面前表現的機會。你死不了?!?

      “都聽老板的安排?!?

      然后江依第一次看向蘇明:“問題解決了。你要是愿意待著就繼續待著,不愿意待了就可以回去了。你是聰明人,明白我是什么意思,蘇氏集團的控制權你就不要想了,不是針對你,我是說除了蘇桃,所有人都不夠格?!?

      “為什么?!碧K明還是很平靜。

      江依說:“你沒錯,心理素質也很好,能力大概不會差。但是幫親不幫理,寧負是我的人,蘇桃又是寧負的人,你們要是真得搶起來,我肯定幫著蘇桃?!?

      蘇明蹙起了眉,他實在不理解為什么公司繼承這么大的事兒在江依嘴里隨便地就像街頭打架的混混在劃分地盤一樣。

      蘇桃欲言又止,她本來想說自己沒有繼承公司的打算,可是倘若此話一出,支持她的江依肯定被駁了面子,而蘇明也只會覺得她得了便宜又賣乖,兩邊都落不下好,所以她選擇閉嘴。

      寧負抱著手看戲,事不關己高高掛起,他注意到了蘇桃的欲言又止,很是欣慰。女人不能太傻。

      蘇明沉默著。

      江依說:“以蘇桃哥哥的身份留下來,我很歡迎,開瓶好酒,一起喝幾杯,你大可隨意擺著蘇桃哥哥的架子,對寧負呼來喚去,他可能還挺消受的。但是你要有其他想法,比如靠著你人格魅力或者愛馬仕大地誘惑我什么的,大可不必,只會讓我反感?!?

      蘇明面無表情。

      江依打開一瓶麥卡倫25年威士忌,倒上四杯:“你不用驚訝,我的確把你的小心思摸得清清楚楚?!?

      江依的聲音冷了下來:“你看我的眼神不太對,這是一件很危險的事。你可以轉身就走,也可以老老實實繼續當蘇桃的好哥哥,我不計前嫌。你自己選?!?

      蘇明的心跌進了冰窖,此刻他終于知道了蘇健叮囑他的原因,江依太可怕了。

      蘇明是聰明人,既然有臺階那必須下,他誠心實意地道歉,喝了酒,賠笑道:“真的抱歉,我現在就是蘇桃的好哥哥,寧負,能幫我調一杯威士忌酸么?”

      他知道自己最好一字不落地按照江依說得去做。原本以為蘇桃是這次會談的花瓶,沒想到自己才是。

      不過也沒什么不好的,至少了解到這個人自己的確惹不起,以后至少不會捅出更大的簍子?,F在就乖乖聽話,維持出一個其樂融融的氛圍,開開心心喝上幾杯酒,放松心情,反正要談的事情也已經解決了,至于試飛能不能成功,就讓寧負發愁吧。

      江依說:“聰明人,寧負,我要一杯龍舌蘭日出,桃桃,你來點兒什么?”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