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在進行試飛前,寧負已經利用虛擬現實模擬操作了數百次。但他知道,駕駛技術不是真正的考驗??仗祜w機的加速度極大,機身可以通過升級材料來提高強度,但坐在駕駛位的始終只是血肉之軀。

      機場,他第一次看到蘇健。

      男人穿著一身軍裝,沒有肩章。

      清晨的薄霧還沒有散去,寧負有些餓,剛洗過的頭發還沒有干,此時更潮了,南方的秋天徹骨冰涼。他穿著一件黑色的薄風衣,面色蒼白。布格利諾之行不僅給他胸口留下了貫穿刀傷,地下核輻射也在折磨著他的每個器官。

      蘇健看著寧負的眼,遲疑著伸出手:“小伙子,你看起來臉色不好?!?

      “沒事,最近一直這樣?!睂庁撐樟松先?,這是一雙大手,并不厚實,但卻萬分有力。

      “祝你好運?!?

      寧負穿上抗壓服,戴上頭盔,爬上了樣機。

      蘇健眼中閃過一絲欣賞之色,他喜歡這種廢話少但能辦事的人。但他心底也在隱隱擔心,這個年輕人的神態疲憊不堪,像是大病一場,甚至還未痊愈,他可以么?

      蘇健想起在非洲的時候,一些白人農場主會把黑人中不聽話的刺頭騙上飛機,然后在高空扔下去。給警察解釋的時候,就說他沒坐過飛機,旁邊的人試著拉住他,但他還是跳了下去。

      寧負如果有個三長兩短,自己會不會也成了惡毒的白人農場主?那個時候女兒不可能放過自己的。

      他來不及做什么了,因為寧負已經打開了噴氣發動機,一股熱浪以空天飛機為圓心席卷而開,飛機搖搖欲墜地直線上升,仰角改變,機頭四十五度朝向天空。

      駕駛艙里的寧負覺得截止目前,和虛擬現實中的操作沒有任何區別。他關閉了電子輔助,打開加力燃燒室,機身猛然抖動,向天空直刺而去。加速度將他死死按在座椅上,這是比任何一輛跑車都要恐怖的推背感,周圍是無限的天空,幾乎沒有任何參照物,速度表的數字瘋狂跳動。

      一聲悶響,空天戰機拖著藍色尾焰以極快的速度沒入云層。片刻,割裂氣流的隆隆聲才傳至地面。蘇健走向臨時指揮所。

      駕駛艙里一片安靜,此時飛行速度已經突破音障,連發動機的聲音都被遠遠甩在身后??仗鞈饳C可以采用聚變引擎提供動力,有足夠的燃料維持加力飛行,g值已經達到12,這是人類最優秀的飛行員所能承受的瞬態g值,一般過山車可以達到5g,戰斗機可以達到10g。

      寧負感覺自己的臉在被人肆意揉扯,胸腔和腹部有明顯的壓迫感,愈合的傷口傳來陣陣隱痛,像是要重新裂開一般,抬一下手的動作變得異常困難,血液不知道流向了哪里,身體各部分包括大腦都像被抽空了一般,窒息,暈眩。

      空天飛機已經沖破了大氣層,來到了近地軌道,寧負甚至看到了不遠處緩緩移動的衛星?,F在他的速度維持在7.9km/s,也就是23馬赫左右,和近地衛星的運行速度基本同步,在抗壓服的保護下,即便身體有傷疤,也沒有發生太大意外。

      他調整呼吸:“一切良好?!敝笓]所里一片歡騰。

      寧負再次開啟加力燃燒,他要著陸月球,然后返航。聚變引擎狀態良好,周圍一片安靜,機窗外是無數閃耀的繁星,熱鬧與死寂這兩種截然不同的氣氛詭異地共存著。

      寧負呆住了,仿佛一柄大錘狠狠擊中他的心臟。沒人不會在這樣的景象前失態,地球上所有的詞匯都無法描述他現在所看到的一切,那些科幻電影所展現的畫面,也僅僅是管中窺豹。如果一定要找出一個詞來形容寧負此刻的感受,那就是自卑。

      地球上多數人對自己身處的世界其實所知甚少,那些恩怨情仇,榮辱得失,放在這樣的尺度下,便失去了一切意義。寧負迷失在一片虛無之中,感受到了一種極其深刻的絕望,但是這種絕望閃耀著流星易逝的美麗。

      無論去做什么,無論做到什么程度,終究一山更比一山高,哪怕精衛填海,千萬年終于填平一片海,還有無數片海。所有的一切都沒有意義,那便什么都不做么?

      寧負想起江依的話。

      “重要的是我們來過?!?

      他打開加力燃燒室,g值表再次攀升。

      “重要的是我們來過,我們在此生活過,我們切切實實存在過?!?

      哪怕一山更比一山高,路的盡頭還是路,該辦的事還得辦,天打雷劈也得辦。在虛無中只能依靠信念錨定,哪怕撒一個騙過自己的謊,也好過被這虛無同化。

      加力飛行中,窒息與暈眩再次襲來,無數斷續的聲音在寧負腦中響起。

      “如果現實殘酷、冰冷又絕望,你愿意承認么?”

      “的確只有一片虛無,你知道做什么都沒有意義,你愿意繼續么?”

      “沒有意義,我們創造意義,沒有意義,我們就是意義?!?

      空天飛機的警報響起,寧負回過神來,眼前已經是月球蒼涼的環形山,他猛地拉動操縱桿,開啟反向減速引擎。

      腦海中響起加百列的聲音:“主人,您睡著了?您的心理素質可真棒,我只聽過開車睡著的,開飛機能睡著您大概是頭一位?!?

      空天飛機穩穩落在月球表面,寧負想要嘔吐,胃里卻沒什么東西,鼻血流在面罩中,他也不知道應該怎么去擦。

      月球到地球有五秒左右的信號延遲,寧負匯報已經安全著陸。指揮所中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氣,繼而爆發出雷鳴般的掌聲,這掌聲送給寧負,也送給所有的研究人員,送給他們的信仰,送給所有和他們一樣生活在這片土地上的人們。

      但其實鼓掌的人才沒有想這么多,這一刻他們是瘋了的,大腦一片空白,只是本能得使勁拍手,把兩只手掌拍地生疼甚至拍腫,這樣都不足以宣泄自己內心的激動吶!

      寧負駕駛樣機返回時,地面醫療部隊已經等待很久了,他有些狼狽,四肢酸軟,根本走不了路,蘇健一雙有力的大手把他扔到擔架上,還不忘重重給他胸口一拳:“小兔崽子,我看你能行?!?

      蘇健很少這樣情緒外露,其他人不知道寧負和蘇健的關系,權當是蘇總太過高興了。

      蘇健是真的高興,女兒這次沒看錯人,這個小伙子話不多,能辦事,穩當,他喜歡!

      寧負昏睡了七小時后醒來,一睜眼,他看見了守在床邊的蘇桃。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