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寧負在高鐵上昏昏欲睡,車廂里26度,他還是覺得渾身發冷。他的身體越來越虛弱,皮膚開始潰爛,視力大幅下降,胸悶,咳血,這是核輻射的后遺癥。

      在布格利諾他脫下防護服,且吸入了大量放射性粉塵,經過一段時間的治療,體內的放射污染基本已被代謝干凈,但是留下損傷卻需要很長時間修復,而且不排除惡化的可能。試駕空天飛機,承受超重負荷,這導致原本輻射帶來的傷害進一步加深,使得寧負此刻不堪重負。

      蘇桃明白他的身體狀況,勸他多修養一段時間,但是寧負執意要回去。阿列夫的兩次行動都不是那么順利,對江依的殺心只會越來越大,在這個關鍵點上,寧負還是得回去。

      車廂里坐滿了人,一旁開著揚聲看短視頻的大叔終于下去了,寧負覺得耳邊清凈了許多?,F在看書或者戴耳機都會讓他覺得頭暈,好在位置靠窗,風景尚可。

      一個女孩來到了寧負旁邊,鴨舌帽,頭戴耳機,黑色口罩,眼睛很大,睫毛很長,眼角可以看到化妝的痕跡。穿著寬松的黑色印花短袖,藏藍色牛仔褲,運動鞋,背書包,拖著登機箱。

      女孩把書包放在座椅上,費力地托著登機箱,準備將其放在行李架上。寧負心想這女孩怪不容易的,一個人出遠門,還拎這么沉的箱子。

      這時旁邊的一個大叔過來幫忙,三下兩下就把箱子摞了上去。大叔說:“你這小伙子也不知道搭把手的,就眼睜睜地看著呀?”

      寧負覺得臉上一陣火燎般的刺痛,加百列說:“主人,您心跳過快,請不要激動,對您的恢復不利?!?

      女孩看了寧負一眼,說:“大叔,你不覺得他才更需要照顧么,同學,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聽到這個稱呼,寧負明顯一愣,他的確是學生,但已經好久沒被人這樣稱呼過了。

      那名大叔探過腦袋,看到寧負臉上不多的血色,慘白的嘴唇,說:“哎呦,氣色果然不太好,小兄弟,對不住呀。你是一個人么?”

      寧負說:“我沒事,的確剛生過一場病,不然我會幫的?!?

      客套幾句后,他又開始閉目養神。聽到大叔問了女孩的目的地,又說自己有親戚在那邊,留了聯系方式,寧負只覺得惡心透頂,連帶對這個女孩沒有任何好感。

      光影被攪動,寧負本能地睜開眼,看見一瓶養樂多,女孩說:“喝不喝?看你嘴唇好干?!?

      寧負猶豫了一下,說:“謝謝,先不了,不太方便?!?

      女孩眼中閃過驚疑之色,扎好吸管遞給寧負。她以為寧負可能是個殘疾人,所以用毛毯遮住斷臂,不由得愧疚幾分,畢竟是因為自己讓這個男孩受了冤枉。

      寧負說:“別嚇著?!彼麖奶鹤酉鲁槌鍪?,皮膚干枯,有些部分已經剝落了,靜脈鮮明。

      “怎么回事?”

      “輻射,只能說這么多?!?

      “你是一個人么?”

      “對?!?

      “現在的醫療技術很先進,能治好的吧?”

      “能,需要時間?!?

      女孩的眼睛中滿是擔憂,睫毛撲簌著。寧負推測她也是名大學生,也許正趁著周末去見男朋友,雖然畫了有些濃艷的妝容,但依舊掩飾不住從校園里帶出來的清純和天真。如果是之前,大概自己就會一見鐘情吧。

      女孩忽然湊到寧負的耳邊小聲說:“其實我不喜歡他,幫不幫是自己的事,道德綁架真的很下頭,后來又要我聯系方式,感覺好油膩?!?

      寧負會心一笑,喝著養樂多看向窗外。

      他想起了什么似的,轉動瓶身,果然找到了“江任集團代理生產”這幾個字。

      女孩問他:“怎么了?”

      “多少錢?”

      “很便宜,幾塊錢吧,最近這些東西全部降價了。你不會要給我微信轉賬吧?我可沒別的意思?!?

      寧負被逗樂了,說:“沒有,你看我像么?”

      “開玩笑的,感覺你少年老成,你是學生吧?”

      寧負點點頭,雖然自己只是名義上的學生。

      女孩說:“看起來你像某個企業深養閨閣的大公子,文文靜靜的,但異常腹黑,斯文敗類那種?!?

      “我有么?”

      “你看,你好高冷,說話就幾個字。對了,你有女朋友嗎?”

      “有的,剛剛確立關系不久,認識一年多,算是網戀奔現吧,挺坎坷?!?

      “我也是去見男友,網戀,第一次奔現?!?

      “祝福你們呀?!睂庁撾m然不看好女孩的感情,但是自己也沒資格說什么,違心地祝福了一句,敷衍了事。寧拆十座廟,不破一樁婚。別人的感情自己還是不要過多得評頭論足。

      雖然寧負也是網戀,但他依舊抵觸。如果真的是兩個靈魂互相吸引,蘇桃愛的人該是阿撒茲勒才對。

      兩個人的相處最終還是要落在現實生活中,一起吃飯,一起逛街,一起看日落,一起說廢話。感情正是在這些瑣事中一點點蔓延,兩個生命的不同和相似交鋒后又妥協,最終彼此和解,延續到終結。

      通過網絡,愛的只是自己內心需求的投影,有時候也會自己騙自己,最后得非所愿,竹籃打水一場空。

      女孩說:“你第一次見面緊張么?她和照片上的一樣不?”

      “緊張,我開的是盲盒,她沒給我看過照片?!?

      “哇,那你好有勇氣!”

      寧負本來想說,她家里很有錢,自己看在錢的面子上怎樣都無所謂,可是他和蘇桃之間的羈絆,又怎么簡簡單單只是因為錢呢?從一開始的退縮,到最后的奮不顧身,寧負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發生了改變。

      或許,是江依給了他足夠的底氣和資本吧。

      “不過我很滿意,她很優秀,也很努力,之前學藝術,瘟疫時期開始從醫,人長得漂亮,性格也好,唯一就是太善良了,善良沒有錯,但是很容易被人利用,所以你說我腹黑什么的可能沒有錯,我愿意當個壞人,當她的壞人。是不是有些太酸了?”

      “沒有,我感覺你是真的很幸福?!?

      寧負在心底問,是么?他現在也成為了會被別人羨慕的人,可是千瘡百孔的軀體和精疲力竭的心,只有自己知道。他現在擔心的不是蘇桃,而是江依。

      自從布格利諾之行結束后,江依仿佛變得更凌厲了,之前對著蘇明咄咄逼人的架勢很可怕,但寧負感覺到這一切有點虛張聲勢的成分。江依曾經像一把藏在鞘里的刀,蘇明這種角色她根本懶得搭理,這把刀要斬向日月,斬落星辰,斬斷銀河。

      可如今她開始著眼公司繼承人的糾紛,這是一個很糟糕的信號。

      寧負不敢往最壞的地方想,如果沒了江依,他死得大概比誰都快。

      當下能做的除了保護好江依,就是大口吃飯,先讓身體恢復過來,無論思考還是打架,本質上都是體力活。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