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女孩下車了,寧負看著站臺上她拖著登機箱離去的背影,眼中只有一片漠然。

      終究是別人的事,與自己無關。網戀奔現會不會被騙,抑或又將開啟怎樣一段緣分,他不知道也不關心。這樣的事情太多了,每天都在發生著,太陽底下沒有新鮮事,一點都不錯。

      這是人類文明突飛猛進的大時代,人工智能覺醒,工業集群投入生產,可控核聚變技術開始應用,能源與環境都不再是問題,人類的目光前所未有地匯集在星海,未來可期,這也是每個人的小日子,鄰座女孩網戀奔現,不知道什么背景的油膩大叔冒充好人又想入非非,寧負喝完的養樂多空瓶插在座位前的網袋里,他準備一會兒就這樣沒素質地置之不理。

      他也要到站了。

      寧負有種預感,來接他的人不會是江依,果真如此。梅韻的法拉利他一眼就認出來了。

      車上寧負一言不發,梅韻倒是主動開口說:“是不是奇怪江總沒來親自接你?”

      寧負臉上面無表情,心里卻有些失落。

      原來,在潛意識中,他一直覺得自己在江依那里很特別,也正因為有這份特別,所以他才有勇氣來面對這未知的一切。但是他只是江依花錢雇來的下屬呀,這層關系始終局限于此,他以為他們還是朋友呢。

      他看著后視鏡,視線沒有焦點,小聲說:“哪里,我就是一個打工的,江總來接我才奇怪呢?!?

      “不奇怪,她來接你才不奇怪,她一直很照顧你,開始我也不懂,布格利諾你擋下了黑格爾,我覺得一切就說得通了,你肯定有什么過人之處,放心,我不會問的,我壓箱底的絕活也不會告訴你?!?

      寧負很勉強地笑了一下,梅韻真得很通透。正是日落時分,街道上車很多,法拉利打著雙閃頻繁變道,有司機鳴笛抗議,但是梅韻從不理會。寧負無奈地搖搖頭,自己要是其他車上的司機,一定得把梅韻揪下來暴打一頓,雖然不一定打得過。

      梅韻還像之前一樣,把車停在別墅門口,并沒有開進去。

      他看著寧負,欲言又止,寧負正準備拉開車門的手停在那里,示意梅韻但說無妨。

      梅韻拉開黑色西服的衣領,內襯繡著一片黑色的羽毛。

      他說:“謝謝你做了這些,我知道你肯定有些失落,但我們就是這樣,只能在黑夜中舒展羽翼。你可能不會成為家人朋友的驕傲,在學校里還會一直受班長欺負,這不公平,但是沒辦法。當然,我們也會盡力補償你,就像我絕不介意出手幫你收拾一下你那個可愛班長,江總也不介意折騰任梓晨為你出氣?!?

      寧負點點頭,說:“沒關系,那些東西其實我本來也沒想過?!彪S即笑了一下,他意外梅韻是夜羽組織的成員,也因為這番話而感到欣慰。

      梅韻接著說:“此外,我多說一句,你要記住,至少在目前故事當中,你不是主角?!?

      寧負說:“當個配角我就心滿意足啦,其他人哪有機會站上這舞臺,你說是不是?”

      梅韻拍了一下方向盤,沒有表態,望向寧負,示意自己說完了。

      寧負對主角配角之類的不感興趣,他只想要身邊的人和自己在乎的人都平平安安。雖然已經不可遏止地被卷入這些所謂的大事件,甚至他的所愛之人都經歷了一場生死追殺,但他依舊只想過好自己的小日子。

      平平凡凡普普通通原來也可以這樣奢侈。

      院子里的木槿花開了,一片紫色,在夕陽下萎靡不振。夏天的潮熱氣息還沒有從地磚上散去,捎帶了淡淡的花香蒸騰著。別墅里的客廳一如既往,空闊,陰涼,沒開燈,江依靠著沙發睡著了,呼吸均勻。

      她穿著黑色的小西裝,高跟鞋沒有脫。寧負把毯子給她蓋上,掏出包里的文件放在沙發上,去廚房的吧臺給自己倒了一杯黑方。

      喝完酒,江依還沒有醒,寧負叫了網約車,回到自己的出租屋。路上訂了外賣,到家的時候順便取餐,吃過后沖澡,躺在床上,寧負什么都不想做。

      此刻所有的感受異?;靵y,如奔涌的狂流一般沖擊著他身上的每個毛孔,像是在震動的火車上,又像是在超重下墜的空天飛機上。他想忽視但卻避無可避,槍聲,黑夜中同樣黑色的血液,刺破胸口的刀,他擰開床頭的黑方,倒入口中,只覺得滾珠礙事,恨不得把瓶頸敲碎。

      猛灌一氣,他躺在床上等著酒精發揮作用,但是心跳越來越急促,這些感覺沒有消散,卻愈發鮮明。

      他迫切地需要一場沖突將自己從紛亂中解救,甚至想割開手腕看看到底能流多少血。為什么會這樣?他沒有辦法條理清晰地闡明因由,但一切的確萬分真切地施加在他身上。

      加百列監控到了寧負的反常,但是他什么都沒做。上次他干涉這樣的局面,寧負摔了手機,這次他有理由相信寧負會拿把刀將傳輸器剜下來。

      寧負躺在床上,像極了曾經失眠的無數個夜,那時自己被原因未知的疾病困擾著,每天都覺得性命堪憂,在崩潰的邊緣徘徊,想努力,又提不起心氣,想放棄,又覺得不甘心?,F在這些問題解決了,自己也算是做出了一些什么,可那種抓不住一切的感覺依舊如附骨之疽,像是溺亡前的窒息。

      他原本以為自己回來后至少能有一句表揚的。

      結果只是崩解的城市和寂寞的庭院,在黃昏下,這種落差如此鮮明。

      寧負有種預感,自己靠著的樹,可能要倒了。

      最近生活中的種種跡象無一不在表明著江依對這個世界的影響,有人崛起就有人敗落,她成為眾矢之的在情理之中。寧負本以為她還會繼續前進,但現在,寧負只看到了力不從心的強撐和油燈枯竭的逞強。

      她像一束刺破暗夜的燭火,點亮天空后自己也燃燒至盡頭。

      夜雨敲窗,寧負收到江依的消息:“謝謝,最近真的很累,睡著了,抱歉?!?

      “沒關系,理解,老板辛苦了?!?

      “客氣,錢明天打給你?!?

      “好的老板?!?

      “阿列夫那邊的情報有什么新動向么?”

      “他們發射了24顆衛星,應該是搭載了天基動能武器,但是這種東西按道理來說應該沒那么好用,如果只是借助地球重力,將勢能轉化為動能,威力不會太大,入地速度因為大氣摩擦等原因,不會超過3km/s,末端攜帶的動能和同等質量的tnt炸藥差不多?!?

      “如果加裝戰斗部呢?如果戰斗部是核彈頭呢?這樣的武器從離軌到實施打擊不會超過10分鐘,是一般洲際導彈的1/3,而且基本沒有攔截措施?!?

      “阿列夫想把世界都毀了么?”

      “輸不起就掀桌子,這樣便可以重新洗牌?!?

      “把衛星打下來呢?”

      “導彈一升空,毀滅之杖就會落在我們頭上,這是死局?!?

      寧負只感到寒意徹骨。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