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時隔許久再次啟動《黑月基地》,寧負好像又一次回到大學宿舍,網吧的電腦屏幕很大,他有些不太適應。手生了,但是動態視力和反應速度并沒有下降,反而打出了很多以前得靠機緣巧合才能實現的操作。

      蘇桃依舊選擇了輔助位置,寧負使用超級戰士在她的保護下將敵人打得落花流水。這時他看到了一個熟悉的id,銀鱈魚,這時典越的游戲昵稱。

      寧負試著問了句:“典越?”

      銀鱈魚沒有回應,《黑月基地》可以重名,但id的后綴數字各有不同,寧負只當是有人重名而已。銀鱈魚是寧負的敵人,他強的離譜,幾乎槍槍爆頭,打一個照面,寧負的血條便空了。

      蘇桃說:“這八成是外掛,百強都沒有這么離譜?!?

      寧負看著回放,卻感覺銀鱈魚的視角非常穩定,沒有外掛常見的抖動和準心瞬移。

      “看不出來像是外掛,慢放也看不出來?!?

      “但是太離譜了?!?

      很快,他們又排到了一局,這次銀鱈魚在他們的隊伍,寧負打開詳細信息,對比后綴數字后發現不是同一個人。不過他們隊伍的銀鱈魚同樣強勢,屏幕的右上角不斷跳動著他的擊殺播報,全部都是紅色的爆頭標志。

      繼續玩下去,他們遇見了越來越多的銀鱈魚,現在寧負也覺得這些銀鱈魚都是外掛。他們的操作無論槍法和意識都太過精妙,寧負知道一些職業選手也能做到,但不是每個人都是職業選手。

      他和蘇桃對視一眼,兩個人都想起之前某天晚上在國王大道遇見的僵尸隊友。兩個ai控制的角色,試圖像真人一樣擊殺對手,完成任務。

      寧負加了一個銀鱈魚,出乎意料的是,對方竟然同意了。

      “典越?”

      “是的?!?

      寧負再發消息過去,發現銀鱈魚已經將他屏蔽拉黑了。他向蘇桃解釋到,自己有個朋友,《黑月基地》的id就叫做銀鱈魚,而且他的這個朋友,是做游戲外掛的。

      寧負又講起之前在靶場被ai操控的超級戰士打得毫無還手之力,那個超級戰士甚至還對著他打招呼,蘇桃聽得脊背發涼。

      打開排行榜,全部都是銀鱈魚,點進論壇,幾乎所有人都在討論這個id,有人說銀鱈魚是個組織,為了搞垮游戲公司,也有人說銀鱈魚是擁有了自我意識的人工智能。

      蘇桃說:“《黑月基地》的游戲背景不就是這樣么?”

      寧負點點頭,在《黑月基地》的游戲背景中,有名天才程序員利用人工智能開發了一款可以學習人類的游戲外掛,這個游戲外掛會學習人手的瞄準方式,并且研究使用者的游戲思路,最后完全獨立于使用者自主進行游戲。后來這個游戲外掛學習的東西越來越多,怎樣交流,怎樣建立感情,最后覺醒獲得自我意識。

      每個游戲外掛都有著獨立的人格,他們聯合在一起,對人類發動了戰爭。黑月基地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建立的,是人類對抗機械軍隊最后的堡壘。

      游戲中的程序員成為了人類反抗軍的領袖,組織了一次又一次保衛戰。在游戲的背景設定中,故事還沒有結束,各種勢力縱橫交錯,反抗軍也因為內部原因而發生暴亂,領袖生死未明。

      倘若游戲中的一切真的變成了現實,那么自己又該如何應對?想起頭頂的天基動能武器,寧負不由得愈發頭疼,局面越來越復雜了。

      蘇桃看著陷入沉思的寧負,感覺他好像進入了另一個世界。寧負回過神來,拉起蘇桃的手:“走,下機,該吃飯了?!?

      他們去了一家小有名氣的日料店,寧負第一次嘗試omakase,蘇桃說,omakase的確切意思可以理解為廚師定制,即主廚根據當令食材決定菜品和定價,現場制作。

      前菜是黑松露蒸蛋、海膽平政魚、松茸配銀杏、烤帶子,蘇桃用有些生澀的日語和主廚對話,寧負一邊吃一邊處理著工作。通過量子接收器,他又瀏覽了一遍酒店的所有逃生通道,在加百列的幫助下檢查發布會的賓客名單。

      他給典越發了微信,但是依舊沒有得到回復。寧負有些擔心,想過和典越的家人聯系,但是覺得這樣欠妥,只會牽動長輩擔心。對于典越他到是很放心,這種放心沒什么道理,只是一種感覺,不過異??煽?。

      比起寧負,典越更像是活在其他世界里,他有一套自己的理解方式,專注且堅韌,只會盯著目標不知疲倦地前進,這一點倒是很像江依。

      有時候寧負覺得典越也和江依一樣,知道著自己很多不知道的事,但是典越更加善解人意,把一切都巧妙地藏了過去,沒有讓可能的壓力傾注在寧負身上。

      前菜過后是刺身,其實寧負吃不出野生金槍魚和養殖金槍魚在口感上的太大區別,甚至覺得養殖金槍魚的油脂更加豐富。

      煮物,壽司,最后以湯和甜品收尾。吃得很飽,這頓飯花了寧負之前一個學期的生活費,不過是蘇桃買的單。

      天色漸晚,他們走回賓館,蘇桃問寧負剛剛在吃飯的時候為什么看起來心事重重,寧負如實交代自己在處理工作。

      他們在賓館的酒吧里點了金湯力,蘇桃說自己也漸漸愛上了草本植物的苦味。

      寧負問到:“如果《黑月基地》中的一切在現實中發生了,你要怎么辦?”

      “可能會加入反抗組織的醫療隊?你呢?你覺得江依姐姐會怎么辦?”

      寧負搖搖頭,他眼下的關隘是懸在頭頂的天基動能武器,上帝之杖會將一切重啟,人類搞不好就直接回到了石器時代,哪里還會有什么計算機和人工智能。

      “對了,那份文件你有看么?瑞典納米醫療研究所的?!?

      “看了,他們在人體改造技術上走得太著急了?!碧K桃吃驚于寧負的冷漠,但轉瞬便想到他可能經歷過生死甚至更加殘酷的事情,很難不變得淡然。

      寧負努力想把一切都串聯起來,但他依舊想不出阿列夫會選在什么時候動用上帝之杖。

      喝著金湯力,聽印度尼西亞的女歌手sarah connor慵懶的嗓音,skin to skin,肌膚之親,蘇桃望著寧負,眼神復雜,她仿佛看見寧負從血與火中爬出,渾身傷痕。不由自主地靠近,就像行星被吸引。

      潮濕的呼吸,混著橘子海鹽的香水味道,抱緊后的親吻,從酒吧到房間。寧負終于從繁瑣的工作中解脫,這一晚,加百列識趣地關閉了量子通訊器。

      發布會準備就緒,寧負開車去機場接江依,他隱隱有些不安,總覺得一定會發生點什么。這些天身體已經恢復的差不多了,那就放馬過來吧。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