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發布會現場的所有人幾乎都是站著聽完江依的演講,掌聲一波接著一波。與此同時,江任集團的所有研究資料都在網絡上公開,這些研究結果像一柄柄飛劍,刺向世界的各個角落,自此以后,只要互聯網存在,所有人就都不會忘記江依的名字。至少寧負是這么想的。

      他透過玻璃穹頂望向天空,自己最擔心的天基動能武器并沒有落下。

      江依長久地鞠躬,她說:“最純粹的敬意,獻給你們,獻給這個世界?!?

      她轉身離去,沒再回頭。

      后臺,江依正在卸去有些厚重的舞臺妝,面色蒼白,寧負說:“你看起來很累?!?

      “該發的東西都發出去了么?”

      “發出去了,能公開的全部公開了,密級比較高的,不夠成熟的,全部交給了世界上各個研究院?!?

      “裝的什么?沒見過你帶公文包?!?

      “反曲刀,擔心你出意外,手頭有點東西總比沒有強?!?

      耳機里傳出安保的聲音,說有人想要強行闖入后臺,已經被控制住了。寧負知道阿列夫不會使用這樣低級的手段,所以讓他們把人交給警察。

      話音未落,就傳來一陣爆炸聲。

      江依說:“怎么回事?你去看看?蘇桃今天也在現場?!?

      寧負說:“越是這個時候越不能離開你呀,他們應該沒有對蘇桃動手的理由?!?

      “上次阿列夫不就想殺了蘇桃么?”

      “那個時候蘇桃手里還掌握著一部分莫桑的實驗資料,他們害怕資料外泄,現在沒有意義了,你公布的這些技術超前他們太多?!?

      寧負雖然這樣說著,依舊給蘇桃撥去了電話,無人接聽。安保組也無人回應,走廊里響起了細碎的腳步聲。

      寧負把手機放在桌子上,從公文包中抽出了反曲刀。江依還在卸妝,她說:“建議你出去打?!?

      房間狹小,如果扔進來一顆手雷,避無可避。

      走廊中傳來了槍聲,寧負不知道他們是怎樣將武器帶進中心體育館的。

      這是一個非常糟糕的信號,這意味著阿列夫不惜與世界強國撕破臉也要殺了江依。

      寧負的第一反應是震驚,繼而感到疑惑:“我不明白,他們這是準備殊死一搏么?”

      寧負想不通,現在明明就是互換一招,阿列夫掌握著天基動能武器,江依公布了所有研究資料,都沒有傷到彼此的要害,為什么就好像已經走到了絕路?

      江依知道他在疑惑什么,她說:“不意外,都在絕路上。我們是,他們也是?!?

      太平洋艦隊的航空母艦黯然折返,他們剛剛被鬼魅一般的未來號提前鎖定,海軍司令怎么也想不明白為什么一個犯罪組織擁有的技術比軍隊還先進。

      他猶豫片刻,遵守了原本是大國博弈之間才會擁有的默契,“發現即摧毀”,他下令艦隊掉頭。

      未來號乘風破浪,和動力引擎功率全開,向著海上風能工業集群的方向駛去。

      戰爭一觸即發。

      管家坐在船尾空蕩的辦公室中,他已經看到了江任集團公布的研究資料。之前他一直拿不準江依會怎樣做,現在劍鋒直抵他的瞳孔。

      看起來江依和他一樣,都是不著邊際的瘋子。

      就在幾分鐘前,領先的科技水平還是阿列夫的優勢和籌碼,現在他們已經落后了。本來他還沒有準備好,但是現在沒有時間了。

      發布會后,很多勢力都會擁有超過他們的科技,用不了多久,世界上就會出現第二個,第三個江任集團,也許他們之間還會繼續明爭暗斗,但在那個時候,阿列夫已經沒有辦法和這些勢力再進行同臺博弈了。

      天基動能武器全部發射,他們到達海岸線之前,這個世界就會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288支鎢棒同時發射,中心體育館的上空,一道流星就此劃過,繼而大地傳來劇烈的震動,爆炸產生的沖擊波擊碎了所有玻璃,熱浪席卷而來,于此同時,所有互聯網設備都接收到了這樣一條信息:“新時代就此開啟?!?

      這條信息用六種語言重復,寧負也收到了。

      此時中心體育館的后臺一片安靜。

      寧負神情復雜地望向江依,根據他得到的情報,江任集團的研究中心被全部摧毀,海上風能工業集群也遭受了天基動能武器的打擊。除此之外,世界各國的核武器庫以及政治中心無一例外全部在天基動能武器精確而高效的殺傷下化為一片廢墟。

      時鐘停擺,一切陷入死寂。

      萬幸,他們還活著。

      寧負破門而出,走廊里的槍手來不及反應,脖子上就多了一條細細的紅線。四周彌漫著濃煙,不知有什么地方失火了。應急燈閃爍兩下,也暗淡下去,最后深沉的橘紅就像死去的太陽。

      他把刀插在皮帶里,撿起了地上的步槍。煙塵中一道身影閃過,寧負扣下扳機,有什么東西摔在地上。

      江依脫掉高跟鞋拿在手里,跟在寧負身后。

      能見度很低,只要發現目標寧負就會第一時間開槍,他心跳的厲害,也許倒在自己槍口之下的也有不少無辜的人。但是寧可錯殺,也不能放過,他承擔不起這個風險。

      停車場擠滿了人,陸續有車沖入人群想要強行駛出,玻璃碎片刺破了江依的腳,血在地上浸開,她說:“找個高點的地方看看吧,現在太亂了?!?

      寧負點點頭,向中心體育館的露臺走去。

      天空是紅色的,風也是紅色的,太陽沒有要出來的跡象。

      手機沒有信號,蘇桃失聯了。

      寧負擺出四支沖鋒槍,九個彈匣,還有兩支手槍。露臺上沒有人,他現在更想要一杯金湯力,嘈雜聲在很遠的地方,人們謾罵著,互相攻擊著,也崩潰著,有人對天大喊,有人抱頭痛哭。沒有人可以接受眼前發生的一切。

      寧負說:“很明顯他們發射天基動能武器這個決定是因為你公布了所有研究資料,我現在比較好奇,之前他們為什么要等下去?如果不是你今天公布了所有研究資料,他們估計還會繼續等下去?!?

      “這個世界本來就是一頭發瘋的猛獸,天基動能武器剛剛擊碎了關住猛獸的牢籠,他們在等一個新的籠子。爆炸產生的沖擊波把輻射粉塵帶去了很遠的地方,這些粉塵會一直懸浮在空中,洋流會將他們帶到世界各地,如果想繼續活下去,就需要解藥,我猜他們在技術上還有一些地方需要突破?!?

      “蘇桃?!?

      “你去找她吧,現在我對于阿列夫來說不重要了?!?/p>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