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去找她吧?!苯赖穆曇舨粠魏胃星?。

      寧負從沒有感到這樣手足無措。

      即便天幕傾倒,整個世界都毀于一旦,他依舊能風輕云淡地殺人,甚至在天臺吹風。但是這句話落下后,他整個人愣住了。

      寧負知道,現在整個世界都混亂不堪,帝都電力系統全部癱瘓,加百列也無能為力,想找到蘇桃太難了。他很想去找蘇桃,但此刻更應該留在江依身邊。

      去蘇桃大概率徒勞無功,而江依又隨時可能遭到刺殺。寧負覺得阿列夫一定會干凈殺絕,不然對于他們而言后患無窮。

      他只能做利益最大化的選擇。

      某種暴力性質的東西將他緊緊攥住,腳被死死釘在地面,身體卻不由自主想要逃離。這種暴力性質的東西像章魚的觸手,又分泌出銳利的刀刃,一寸寸切進他的肌膚,在骨頭的縫隙間游走,將他整個人一點點撕裂。

      他知道做完這個決定后,就一定會和曾經的自己揮手告別。他沒有任何能力抗拒這種改變,暴力就是這樣瓦解一個人的。

      生活中艱難的不是從善,而是避惡,無論怎樣選甚至不選,他都會背負罪惡。哪怕有千萬人理解,他依舊沒辦法原諒自己。

      寧負腳下,太多人和他一樣,也無法逃避暴力強制施加在他們身上的罪惡。

      整座城市都被染成了紅色,剎車燈、天光、血。云層聚集,要下雨了。

      一個染著紅頭發的小混混意識到不再會有警察了,于是砸開路邊店鋪的玻璃門,搶了一整條最貴的香煙;公司職員覺得時日無多,灌下一瓶烈酒,索性讓自己酩酊大醉;一個目光猥瑣的大叔勒住身邊女孩的脖頸,捂住嘴,將她拖到暗處;居委會的大爺想要維持秩序,不知從哪里飛來了一塊板磚,正打在他太陽穴上,老人頓時倒地不起,鮮血從身下流出。

      街道依舊完全堵塞,人們踩著車頂,沒有方向的四處逃竄,好像有什么可怕的生物正在獵殺他們。

      只要有一起惡性事件爆發,就會點燃所有人的懷疑和對立,如果他們將目光投向其中一人,下起惡性事件很快就會爆發,像病毒一樣。

      寧負不知道直接死于爆炸的有多少人,但他相信更多人都會死在瘋狂之中。

      中心體育館之前的廣場此刻空了下來,一個女孩一瘸一拐走過,頭發蓬亂,鮮血從她的雙腿之間流出。暴雨驟至,她倒在了雨里,趴在地上,用手肘撐著身體,又躺了下來,雨就這樣沖刷著她的身體,她被雨水嗆到開始咳嗽,弓起了身子,向著體育館伸出的廊檐下爬去。

      江依靠在天線旁,抱著腿坐在地上,沒有被雨淋到,腳掌的傷口已不再流血。

      寧負渾身都濕透了,他站在雨中,他多想就此融化在雨水里,這種深刻的絕望也讓他崩潰??粗榔届o如常的雙眼,他更加歇斯底里。

      江依說:“我知道會這樣,早就知道了?!?

      “那你為什么還要做這一切?當個普通人不好么?”

      “你是不是覺得我像個傻子?”

      “不至于,說實話,佩服,但是我做不到?!?

      “你只是還沒看到我眼中的世界?!?

      寧負搖搖頭,他沒有辦法再繼續思考。

      手機再次接到一條信息:“新時代法則,優勝劣汰,適者生存,向無限致敬?!边@個叫阿列夫的組織第一次出現在世人面前。

      aleph,無窮基數的代名詞。

      他們要來了。

      現在只有單向的通訊網絡,并且入侵了各個頻段,所有內容都是對阿列夫理念的詮釋?,F實里的病毒,網絡內的病毒,思想中的病毒,都一樣具備著極強的傳染性,并對宿主帶來致命的傷害。

      這是一場全方位的戰爭。

      雨還沒有停,天臺上滿是泥漿,寧負說:“我們先躲起來吧,把身上所有電子設備都扔掉,找一間酒店,先把你藏起來?!?

      江依點點頭,他們走下天臺。

      雨中的街道,滿是亂跑的人,汽車的警報不絕于耳。一個男人拎著不知從哪里找來的棒球棍,砸著一輛又一輛汽車,像是打鐵。一個老人蜷縮在墻邊,大腿以奇怪的角度外翻著,他大聲喊著救命,卻無人回應。一個人拿著鐵棍從他面前經過,提著的塑料袋里滿是壓縮食品,他走了兩步,從袋子里掏出一包壓縮食品扔給老人,又急匆匆地向前走去。

      西服外套裹著槍和彈夾,江依抱在懷里,寧負又脫下襯衫,系在腰上,遮住了反曲刀。走進一家被砸開的便利店,他找來一個塑料袋,從角落里揀出幾罐蘇打水,貨架的縫隙中還有一包壓縮食品,寧負把這些東西都裝起來。

      一旁就是賓館,他走了進去,沒有前臺,所有門都關著。

      他向上走去,江依沉默著跟在他的身后。

      寧負來到2046房間,敲了敲門,無人回應,他說:“如果有人的話我就不打擾了,沒人的話我就要踹門了?!?

      他知道,無論他怎么說,房間里的人都不會相信他。

      此刻他深感無力。

      只能寄希望于房間是空的。

      他卯足力氣一腳踹下,房門應聲而開,沒掛防爆鏈,還好是空的。

      江依說:“去找蘇桃吧,我自己待著沒問題?!?

      寧負仔細檢查了槍械,幫江依上好子彈,喝了一罐蘇打水,穿好襯衣和西服。

      江依問:“為什么是2046號房間?”

      “因為這是王家衛的一部電影,我能記住房間號。我出去會再踹幾扇門,免得有人上來一眼就看出這里藏人了?!?

      他試了一下反曲刀的鋒刃,重新別回腰間。關上門后,他說:“把防爆鏈掛上?!?

      聽見門后咔噠一聲,他才轉身離去。

      江依聽見走廊里傳來踹門的聲音,門板被踹開后撞上門吸,劇烈地抖動著,發出空洞的聲響。又是“砰”地一聲,像是狠狠踹在了江依的心臟之上。

      玻璃之前全被震碎了,她拉上窗簾,又拆下枕套,包著手撿拾地毯上玻璃的碎片。估計著寧負應該已經走出賓館,她向外望去,看到一個跑步離去的背影。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