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雨淅淅瀝瀝地下著,天空還是紅色的,云層很低,不遠處的蘑菇云還在像上翻滾著,不過已經比之前淡了不少。

      很熱,空氣中彌漫著刺鼻的味道,混合著大火焚燒過后濃煙被打濕的焦苦和下水道爆裂后氨氣的臭味。建筑燃燒時產生的二氧化硫與水汽結合,在雨中變成濃稠的硫酸煙霧,寧負裸露在外的皮膚已經隱隱作痛。

      除了酸霧,有毒的重金屬也隨著呼吸被帶入肺部,看不見的輻射擊穿了他的一個又一個細胞??赡苡腥藭x開這里,但即便是離開了,也將永久帶上這里的烙印。

      人們還是像之前一樣瘋狂,踹開街邊店鋪的落地玻璃,搶奪身邊人的財物,廝打在一起,抑或歪坐路邊,寧負小跑著從他們身邊經過,也有不長眼的人試圖將他攔住,一柄鋒利的反曲刀頃刻就割斷那人的大腿。

      寧負繼續小跑著,他還在想剛才被自己砍倒的那個人。

      仿佛有人鉆入了他的身體,控制他的手臂抽出刀,做出劈砍的動作,這一切都來不及思考。那個人,那些人都已經夠慘了,自己沒有去幫助他們,反而狠狠地又踩上一腳。

      他不知道被自己砍斷大腿的人將會迎來怎樣的命運,他有妻兒么?有父母么?愛著他的人又會怎樣去恨自己?寧負不敢想。

      奔走在這樣的街道上,他只覺得自己也成了瘋狂的一部分,被這種氣氛所感染,意志力起不到絲毫作用。他的手在顫抖,心也是。廣廈已傾,沒有人能獨善其身。

      草木在酸霧中失去了往日的生機,顏色暗淡,耷拉著枝葉,絕望地等死。寧負再次打開手機,還是沒有信號。白色襯衣的袖口沾上了血跡,他這時才發現。

      心臟有種麻痹的感覺,他停下來拄著膝蓋大口喘氣,被嗆得咳嗽起來,還有一個街區。

      酒店的紅色地毯上滿是泥污,被踐踩地亂七八糟,這里剛才被哄搶一空。沒有任何光源,寧負摸索著找到安全通道,他和蘇桃的房間在29層。

      樓梯沒有盡頭,他幾乎是手腳并用地往上在爬。

      這里的空氣中只有灰塵和發霉的味道,比起外面來說清潔了不少。但是黑暗卻變成了某種實質性的東西,從各個方向擠壓而來,寧負幾乎喘不過氣。

      在19層的時候他停了下來,再往上數十段樓梯,就是29層。

      寧負快要記不清自己剛剛究竟數了多少層,每一段樓梯似乎都沒有盡頭,他狠狠砸了地面一拳,大口呼吸著,平息自己狂跳的心臟。這里異常安靜,只有自己的心跳和呼吸,黑暗早已剝奪了他的全部視線,甚至不敢多抬一下手臂,總感覺看不見的地方有什么東西橫亙在那里。

      他又一次跌入了曾經的噩夢,永遠走不完的樓梯,向上或者向下,都在同一個樓層打轉,沒有頂層,也沒有底層,放在別人家門口腌菜的壇子總是反復出現,封口的塑料袋套在他的頭上,氧氣越來越少,他呼吸不了,在驚懼中醒來,無助到抓狂。

      他開始懷疑蘇桃是否會在29層,有沒有可能蘇桃就留在了中心體育館?可是自己都已經爬了這么久,總要看一眼才甘心。但自己會不會因為已經爬了這么久所以盲目地不愿放棄?應該學會及時止損,蘇桃不會順著這樣的樓梯爬去29層,她一個女孩子,太難了。她應該就在體育館吧?

      無數聲音在寧負腦中想起,心如亂麻,濃稠的黑暗涌入他的鼻腔,喉嚨,窒息般的感覺。就像走在鋼索的中間,向下是萬丈深淵,進退兩難。

      沒有光。

      沒有方向。

      以前遇到這種情況,寧負會拋一枚硬幣,猜正反然后做出決定??墒乾F在他甚至連一枚該死的硬幣都沒有。

      大口呼吸,微涼的空氣充盈肺葉,盡管異味嗆人,卻依舊減輕了幾分煩躁。寧負抽出反曲刀,拋向空中,落地的時候,一面地獄,一面天堂。

      刀和硬幣一樣,也有不對稱性,如果扎進地板里,他就再拋一次。

      隨著一聲脆響,寧負循聲摸去,繼續上樓。

      29層,走廊里一樣漆黑,寧負努力回想著自己究竟在第幾個房間,可是回去的那幾次都喝了太多酒,他記不清。

      他將反曲刀插入門鎖,一腳踹開,防爆鏈死死卡住,里面傳來女人的驚呼,有人厲聲質問:“誰!”

      寧負說:“抱歉,你是幾號房,我只想回自己的房間?!?

      數著房門,就是這間,寧負敲了敲門,無人回應,他一腳踹開,屋內空蕩蕩的,蘇桃的行李箱打開著,放在地上,就是她著急出門時的模樣。

      香煙盒擺在床頭柜上,半開著,里面還有幾支。微弱的光從窗簾后透出,像是每一個慵懶的清晨,又像是每一個倦怠的黃昏,歲月靜好,寧負可以打開投影儀放上一部自己喜歡的舊電影,等著蘇桃下班回來,她帶著外賣的披薩和半打百威,還有橘子海鹽的香水氣味。

      寧負去衛生間,打開水龍頭,撲簌了幾聲,沒有自來水。他從衣柜里取出自己的行李袋,用牙咬著手電筒,接通了熱水器的閥門。他仔細清洗了裸露的皮膚,以免酸霧繼續腐蝕。

      房間里還有蘇桃買的薯片和汽水,寧負換了衣服后大口吃喝。體力稍稍恢復后打著手電下樓,那就再去體育館。

      來到街上,亂象收斂了不少,穿著防護服的人端著步槍維持治安,應該是軍隊接管城市了。

      “回去?!?

      “我要去找人?!?

      “回去,正在執行任務?!?

      寧負想起自己還在以參軍的名義休學,于是放下手提袋,報上了部隊番號。

      “請出示你的證件!”

      寧負從行李袋中取出士兵證,穿著防護服的人確認再三,然后問寧負:“你部接到了什么命令?”

      寧負說:“現在都已經這樣了,行個方便吧,我要去找人?!?

      “去臨時指揮部報道?!?

      “我很急?!?

      “這是命令!”

      寧負點了點頭,現在和這些士兵如果發生沖突,只會讓情況更糟。如果可以,他不介意動手,但周圍還有無數穿著防護服荷槍實彈的士兵,況且他們是來拯救所有人的。

      “臨時指揮部在哪里?”

      “中心體育館怎么走知道么?”

      寧負舒了一口氣,他想敬禮,但真的沒有心氣,渾身都是疲憊和絕望。他點了下頭,提上行李袋準備離開。

      “站住?!?

      身后,那名士兵不耐又帶著怨懟地說到。

      寧負停下腳步,回過身來,透過防護服的面罩,看見士兵蹙起的眉。

      “過來?!?

      士兵把槍遞給寧負,開始脫去自己身上的防護服。

      “穿上?!?

      “不用了,你還要執勤,我走幾步就到?!?

      “一看你就是個大學生,嫩娃娃不曉得這酸霧的厲害,指揮部的防護服也不夠,我皮糙肉厚,不怕的?!?

      “不用了,你穿著?!?

      士兵正在夠身后的拉鏈,寧負扔下行李袋,握住他的手肘,對上了他清澈的眼眸,這名士兵比他大不了多少,防護服已經脫下了一半,里面是迷彩色的夏季作訓服。

      士兵甩開他的手,呼啦一聲,拉鎖打開,他把面罩不由分說地扣在寧負臉上。

      “我是老兵?!?/p>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