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天基動能武器的確搭載了核戰斗部,除了244根依靠巨大動能深入地底然后引爆的鎢棒,還有大當量核彈在高空爆炸,這使得全球所有衛星幾乎都發生故障,產生的電離效應也擾亂了中長波通訊。

      這些鎢棒就像一柄柄手術刀,小巧,刁鉆,釘在這個世界所有的死穴上。這是在精確控制當量的前提下。

      爆炸產生的能量足以制造一場小型地震,但是傳播的范圍有限,帝都的大部分建筑都在爆炸中幸存了下來。

      但是爆炸中心出現了一個直徑超過60米的深坑,內部容積無法估量。土壤在爆炸時被高溫瞬間融化,形成巖漿,噴發而出,就像火山。方圓三公里內所有的一切都被點燃,無論鋼鐵,混凝土還是人。

      沒有任何地下避難設施可以抵擋這樣的打擊。

      大海中,爆炸的一瞬間幾乎抽空了那片區域所有的海水,一部分海水被直接蒸發,另一部分海水被沖擊波壓出,在海面形成了一個近千米的半球。這些海水落下時產生的海嘯將臨岸的港口徹底擊毀。

      事實證明,足夠當量的核彈的確能夠毀滅地球。

      百萬噸級的未來號直接被海浪掀起,船頭被迫調轉方向,攔在其不遠處的護衛艦幾乎快要被攔腰折斷。

      趙翎就在這艘護衛艦上。

      他最早發現了遠處海面的異象,那里正是江任集團的海上風能工業集群。在他的預警下,護衛艦及時調轉方向,才沒有被海浪直接拍碎。

      所有通訊設備都出現了故障,導航系統也完全失靈。這意味著他們失去了盾和劍,沒有導彈,也沒有近防炮。

      不遠處的未來號調轉船頭,緩慢但卻勢不可擋地向他們駛來。

      再往前,就是領海。

      艦長站在船頭,聲嘶力竭地大喊:“請停止前進!請亮明身份!”

      未來號沉默著,沒有任何回應,依舊像前駛來。

      趙翎看到艦長絕望地回過頭,頭發、臉上滿是水珠,他上前一步,攙住艦長。

      艦長嘴唇哆嗦著說到:“所有武器都失靈了,我們攔不住這艘船的?!?

      趙翎吼道:“長官!你聽過81192的故事嗎?聽過嗎?”

      海風太大了,浪將船顛起,他們站立不穩,踉蹌著差點滑倒,甲板上都是水。

      “我已無法返航,請你繼續前進?!?

      艦長握著趙翎的手,顫抖著重復他剛才話:“我已無法返航,請你繼續前進?!?

      “棄船!”

      “什么?”

      “為什么?”

      “這是命令!”

      艦長斬釘截鐵,不容置疑。

      救生艇被放了下去,在驚濤駭浪中被顛起,幾乎與船舷相平,險些沖上甲板。

      “這是讓我們去送死么?”

      有名船員喃喃低語,另一名船員似乎猜到了艦長的想法,拉了一下剛才出聲的船員。

      艦長聽到了這句話,再次一字一句地說:“這是命令?!?

      遠處的未來號越來越近,黑格爾在甲板上饒有興致地觀望著一切。他想看看失去了一切進攻武器和防御手段的護衛艦要怎樣攔下未來號。

      護衛艦上,艦長拿起消防斧砍斷了纜繩,救生艇頃刻便被海浪推遠了。

      艦長和趙翎站在船舷邊,敬了一個標準的軍禮。

      艦長最后哽咽著說到:“你們繼續前進?!钡秋L浪怒號著,將他的聲音吞沒。

      “趙翎?!?

      “到!”

      “從現在開始由你擔任舵手?!?

      “服從命令!”

      護衛艦調轉艦首,向著正在逼近的未來號直刺而去。

      黑格爾眼中閃過一絲驚恐之色,他沒想到這群人真的不要命。

      護衛艦劈開驚濤駭浪,一頭撞在未來號上。

      未來號的船身為之一震,前行之勢被生硬地打斷,水面泛起無數白色泡沫,護衛艦的撞角狠狠刺入未來號的水密艙。

      可是他們的噸位差距太大了,就像是一輛卡車撞上過路的行人。

      未來號停頓了一下,推著護衛艦繼續向前。

      這時船首傳來一陣劇烈的爆炸,嵌在未來號里的護衛艦引爆了所有導彈,在一片轟轟烈烈中化作火球,然后向著海底沉去。

      未來號的船首嚴重傾斜,這番爆炸終于給這艘百萬噸巨輪帶來了一些實質性的傷害。

      但是未來號有數道水密艙,哪怕船身向前傾斜,依舊在引擎的推動下繼續向前。

      管家在船尾的巨大辦公室里看到了護衛艦漂浮在海面上的殘骸,燃油漂浮在海面上,像一塊塊黑色的淚,火繼續燃燒著,不知道什么時候才會熄滅。

      遠處的三艘救生艇上,所有人脫帽致敬。他們要趕在未來號靠岸前布置起第一道防線。

      無論發生了什么,該守的道一定要守住。

      寧負來到中心體育館,這里已經作為臨時指揮中心被封鎖起來了。寧負亮明身份,在體育館休息室里見到了指揮官。

      “長官,我是來找人的,我想問一下,這里的群眾是不是全都疏散了?!?

      那個人轉過身來,寧負覺得有些眼熟。

      是當初在學校簽署文件時遇見的軍官,他的口袋里依舊插著一支鋼筆。

      “你能解釋一下到底發生了什么事么?”軍官問到。

      寧負沉默片刻,搖了搖頭。

      “江總呢?應該和你在一起吧?”

      “附近的賓館里?!?

      “我派人去接?!?

      “好,這里的群眾,是不是都疏散了?”

      “我們來的時候這里沒有其他人?!?

      寧負輕嘆一口氣,帝都這么大,蘇桃會在哪里?

      他問軍官:“現在外面是什么情況?”

      “全亂了,也聯系不上其他部隊?!避姽偬ь^望向紅色的天空,此時暗夜將至,燃燒的云朵愈發鮮艷,詭異萬分。

      寧負說:“我還要去找人?!?

      軍官說:“我叫陳立,報我名字?!?

      街道一片狼藉,地面上有極深的裂隙,斷開的管道向外不停地冒著水。酸霧依舊濃重,偶爾走過一隊端著步槍巡邏的士兵,他們都穿著厚重的防護服。

      順著中心體育館到酒店的路往回找,寧負一無所獲。沿途的每家店鋪他都打著手電仔細搜查,依舊沒有任何跡象表明蘇桃曾經來過。

      寧負最大的期望就是她被好心人收留,現在已經在誰的家中躲了起來。

      手機依舊沒有信號。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