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大雨滂沱,酸霧迷蒙,寧負站在空無一人的街頭,腳下是皸裂的瀝青路面,縫隙中向上升騰著縷縷白煙。

      一隊士兵沉默著經過,寧負呆呆地望著他們的背影,他還是很難相信這一切真正發生了。

      墻邊有一具被廣告牌壓住的尸體,臉朝下趴在地上,手上的皮膚被酸霧腐蝕成黑色,血在雨水中流出,像一條條筆直的細線。

      天光昏暗,夜幕降臨,遠處的體育館亮起了燈,已經恢復了部分電力。寧負估計江依應該到了,他猛然驚覺沿途并不安全,那些士兵未必有能力保護江依,他為自己的疏忽而感到后怕。

      來到體育館,江依正在和陳立談話。

      寧負取下面罩,說:“蘇桃失蹤了?!?

      江依說:“抱歉?!豹q豫了片刻,她盯著寧負的眼認真說:“她不會有事的,不會有事的?!?

      寧負知道江依每次都說得很準,就像能預言未來一樣,但江依真的不會錯么?卸去濃妝的江依此刻嘴唇發白,自從布格利諾之后,寧負就感覺江依的身體狀況一直不太好。

      體育館內,士兵沉默著搬運各種物資,現在他們能做的就是維持治安,盡快搶修通信基站。

      陳立說:“我們光纖覆蓋率很高,應該可以盡快恢復基本的通訊?!?

      寧負知道他在擔心什么,高層的領導者一直覺得阿列夫組織并不是獨立的,個人領導的,很可能是某些國家豢養的鷹犬,對于他們來說,首要的任務是確定這次核打擊是不是全球范圍的。

      江依說:“做好戰斗的準備吧,不管敵人是誰,對么?”

      陳立點了點頭。

      遲疑了一下,他說:“體育館的后場發現了二十七具尸體,死者有十五名工作人員和十二名武裝人員,除一人被匕首割斷喉嚨,其他人都是中槍而亡,應該有四把沖鋒槍不見了?!?

      江依望向寧負,點點頭,示意陳立可以信任。

      寧負說:“我在場的?!?

      陳立沒有繼續追問。

      寧負忽然意識到這些人可能的確不是來刺殺江依的,他們在聲東擊西,蘇桃很可能被帶走了。

      如果他們要刺殺江依,一定會派出精銳中的精銳,要刺殺蘇桃,便不用如此大費周折。寧負讓加百列調出蘇桃想要找回的那份文件,里面雖然沒有任何與核輻射相關的研究,但實驗方向卻是人體細胞的自我修復與再生。

      核爆產生的高強度輻射會擊穿人體細胞,使得細胞內具有生命功能的大分子蛋白質失去活性,導致細胞壞死,這便是核輻射對細胞的滅活作用。當壞死的細胞累計到一定數量時,器官即會發生病變,難以維持正常的生命活動,核輻射就是這樣殺死人類的。

      此外,核輻射也會破壞細胞內的dna,從而使得本該正常死亡的細胞無限增殖下去,這就是癌癥。

      阿列夫組織的莫桑就在從事對這個方向的研究,她試圖將癌細胞和干細胞結合在一起,使得人體的各個器官都可以像壁虎的尾巴一樣無限再生,從而打破基因鎖,逃脫死亡的魔咒。

      幫助阿列夫制作抗輻射藥劑的人一定就是莫桑,他們需要蘇桃手里掌握的那些資料。

      目前加百列能夠做到的也只有這么多了,大氣中的電離效應還在持續著,通信網絡依舊處于癱瘓的狀態。

      寧負對江依說:“去把他們都殺了吧?!?

      江依點點頭。

      陳立說:“你們就以我的名義放手去做吧,出了事我擔著。需要武器裝備么?”

      江依說:“我們自己有?!?

      陳立想了想,問寧負要了手機,點開錄像機:“我是第一軍九營營長,陳立,此二人奉我命令執行軍務,請予以放行?!?

      寧負讓加百列切換各個頻段,嘗試聯系梅韻,他需要江依地下室里的裝備。

      江依找來了一輛吉普車,阿列夫會在最近的港口登陸,距離此地有四個小時的車程。

      寧負給車上裝了足夠的飲用水和壓縮食品,梅韻進入了通訊頻道,他說:“港口匯合?!?

      發動吉普車,江依坐在副駕,她面無表情地注視著窗外的一切,寧負打破沉默,說:“簡直就像災難片里的末日一樣?!?

      江依說:“還好吧?!?

      最近寧負總感覺她整個人都變得越來越淡,說不上的詭異,他不明白自己為什么會有這種奇怪的感覺。

      又開始頭痛,眼前開始流光四溢,耳邊充斥著忽遠忽近的噪音,像是低語,又像是鼓點。凌亂的雨拍打著車身,地面坑洼不平,寧負用力握著方向盤,迫使自己集中注意力。車燈隨著顛簸亂晃,視線中偶爾突然出現滾落的巨石或者折斷的大樹,寧負竭力鎮靜地避開。

      恐懼如潮水一般慢慢將他浸透,再次受到超出劑量的輻射,寧負開始發熱,呼吸困難,路像是沒有盡頭,江依借著車里的燈研究地圖,告訴他在哪個路口轉彎。

      高速路上沒有任何車,寧負把油門踩到底,車速飆到了160km/h,輕輕動一下方向盤都會讓車身劇烈擺動,他只想快點再快點。

      梅韻說:“老朋友也想來,我就把他捎上了?!?

      “誰?”

      “當然是我們的徐大組長?!?

      “他的腿?”

      “你看了就知道?!?

      高速路的出口,已經設好路障,這里是封鎖區,無數槍口對著他們。

      寧負打開車門,高舉著雙手走下車,報出了陳立的名字。

      夜雨中的士兵猶豫著,他們沒有接到上級允許放行的命令。

      寧負穿著的迷彩服頃刻便被雨水打濕,寒意徹骨。

      哨崗的指揮官示意解除戒備,行了一個端正的軍禮。然后點了點頭,兩名士兵上前移開路障。

      寧負把車開了進去。

      “那邊什么情況?”哨崗的指揮官問到。

      “說不清,陳立長官的部隊在維持治安?!?

      “你們要去干什么?”

      “執行任務?!?

      指揮官眼中閃過一片狐疑之色,對于他們來說,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么,流言四起,真假難辨,很難相信任何人。

      寧負打開手機出示了陳立的錄像。

      指揮官長出一口氣,再次立正敬禮。

      江依也從車上下來了,她看到掩體之后的士兵舉著槍,全神貫注地盯著他們來時的方向,伸在扳機圈前的手指微微顫抖。軍靴上都是泥水,衣襟也被吹來的雨水打濕。

      輻射粉塵和酸霧不知道什么時候會蔓延到這里,毫無防護他們必定會付出極其慘重的代價。

      每個人的臉上都寫滿了迷茫和疲憊,目前這種情況沒有出現在戰術手冊上,他們根本不理解發生的一切,只是本能地履行著自己的職責。

      從爆炸到現在,他們沒接到任何命令,按照應急條例封鎖收費站后,便一直守在這里。

      “世界毀滅了?”

      “我們戰敗了?”

      “這么久,收不到任何信息?!?

      “新時代,難道是恐怖組織?”

      懷疑和絕望如瘋長的野草,吞噬著僅存的理智,信仰基石在酸雨中被一點點腐蝕,陷入崩塌和屹立的疊加態。

      他們比以往都更加渴望一道命令,隨便什么命令都好。只要有一道命令,他們就會像曾經那樣,以服從為天職,用驕傲點燃希望之火,這是他們的全部意義。

      指揮官顫聲問到:“陳立長官有沒有什么指示?”

      寧負剛準備說沒有,江依的聲音從背后傳來。

      “活下去就是勝利?!?/p>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