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爆炸發生前,蘇桃正在觀眾席上等待寧負,工作人員正在有序地清場,她說自己的男朋友還在后場,怕一會兒走散了。工作人員便讓她留在原地。

      蘇桃看他們正在收拾座椅之間的垃圾,于是便去幫忙,工作人員反倒有些不好意思,這個女孩兒既漂亮又懂事,她男朋友可真有福。

      外面傳來了一陣騷亂,大概是哪位游客丟了東西,想要回來尋找,然后和工作人員起了沖突。接著,不遠處便傳來一陣巨響,整個體育館都開始劇烈震動,所有人站立不穩,紛紛撲倒在地,中心體育館的鋼結構不堪重負,在刺耳的吱呀聲中發生形變,無數灰塵落了下來。

      天空好像在白日里劃過一道巨大電弧,閃爍過后連太陽都暗了下來。蘇桃第一個想到的人就是寧負,她掏出手機,準備撥去電話,然而一道沖擊波再次襲來,手機脫手而出,順著臺階滾落而下。

      這時,有人從身后伸出兩只手,牢牢地鉗住她的手腕。

      她被那個人甩地轉過身來,另一個人迅速將束縛帶拷上她的手腕。

      這些人戴著白色的面具,上面畫著一個放倒的“8”,圓圈套在眼睛的位置。

      他們穿著黑色作戰服,裝備精良,一架無人機飛了進來,懸停在一旁。

      他們把蘇桃推到無人機前,確認身份后,無人機騰空而起。旁邊的一個人用膠帶封住了蘇桃的嘴,推搡著帶她向體育館的后門走去。

      有人將蘇桃的手機和包裝進了黑色的袋子里,確認現場沒有留下任何可疑的痕跡。

      他們坐上越野車,在城市還未陷入徹底的瘋狂之時向著港口駛去。

      蘇桃在后座舉著被拷起來的雙手,眼淚留下,滑過封著嘴的膠帶,打濕了衣襟。她不知道自己為什么要舉著雙手,但是她不敢放下,她害怕自己的任何動作都會招來子彈。這些人身上帶著極其危險的氣息,冰冷如鋼鐵,沉默,果決。

      之后她被帶去了一間廢棄倉庫,后腦忽然遭到重擊,再次醒來的時候,她坐在椅子上,手腕腳踝都被牢牢捆住,運動鞋和小腿襪被脫下,擱在桌上,一旁還放著自己的手機,包里的口紅、粉底、梳子、紙巾。

      一個女人翹著腿坐在她的對面。

      “我叫莫桑,是你的同行?!?

      “那些資料不在我這里?!?

      “我知道,資料里有追蹤軟件,所以到底在哪兒,又過了誰的手,我很清楚。我只想知道,幫你取資料的人是誰?”

      蘇桃沉默了,她知道,現在的決定將會徹底改變自己的生命。

      “如果這個人是你至愛親朋,你想保護他,我理解,那么,告訴我你們第一試驗階段的結果,到底是幾號樣本沒有產生排異反應?”

      蘇桃垂下眼,搖了搖頭。

      “求求你,就告訴我嘛,告訴我,挽救千萬人的性命,還可以放你離開,對其他的事一概不予追究,告訴我!”

      蘇桃被陡然提高的音量嚇得打了一個激靈,她想往后躲,但是雙手雙腳都被死死捆在椅子上。

      莫桑站起身來,高跟鞋的聲音回蕩在寂靜的空間中,她拿起了蘇桃的小腿襪,在手中玩弄著,慢慢踱到蘇桃身后,然后猛地勒住蘇桃的口鼻,從地上拎起一桶水緩緩澆了下去。

      大口的水嗆進蘇桃的肺里,她拼命掙扎但是無濟于事,這就是水刑,無休止地重復著溺亡的過程。

      水倒完了,蘇桃劇烈地咳嗽著,有那么一瞬間,她幾乎要昏厥過去。

      莫桑已經走去了另一邊,拉下電閘,巨大的電流瞬間將座椅上的蘇桃全身貫穿。像是一把刀在身體內游走,熾熱而凌厲,肌肉不由自主地痙攣,劇烈的疼痛模糊了視線。

      電擊結束后,蘇桃已經感受不到自己身體的其他部位,靈魂似乎與肉體已經剝離開來,她只能進行一些簡單的思考,分辨出這是桌子,那里是門,恍惚之中,水刑和電擊帶來的痛苦傾軋而下,她避無可避,只能承受著。

      莫桑問到:“是幾號樣本?”

      蘇桃垂著頭沒有答話。

      新一輪的折磨又開始了。

      管家在監視器里注視著一切,身旁的黑格爾說:“交給我吧,莫桑不擅長審訊,在非洲我總能問出自己想要的答案,現在也一樣?!?

      管家說:“這是我的安排,她還有用?!?

      蘇桃再一次昏了過去,醒來后,她被固定在手術臺上,后腦傳來一陣劇痛,她想掙扎,可是口中的皮帶讓她連抬起頭都做不到。

      莫桑點了一下蘇桃的鼻尖:“小姑娘,我們總有辦法得到自己想要的,只不過折磨你對我來說是一件很開心的事,我就喜歡看像你這樣貌美如花的小姑娘,絕望驚恐又無助地掙扎?!?

      腦機接口使得蘇桃再沒有任何秘密可言,管家坐在另一臺裝置上,他進入了蘇桃的大腦,找到了沒有產生排異反應的7號樣本。

      如此一來,阿列夫就可以在計劃打亂的前提下盡可能快地研制出抗輻射藥劑,而這種抗輻射藥劑就是他們重新將猛獸關起來的牢籠。

      “這要比用意識形態控制世界有效得多,想死的人盡管去死好了,我們只需要想活的人。歷史從來都是由活人來書寫的,活下去就是勝利。那些想不明白這個道理的人不配和我們一起抵達無限。所以,你是想要活著,還是去死?”

      蘇桃嘴里咬著皮帶,沒辦法出聲。管家撫上了她的眼睛,說:“給你三天的時間考慮一下,新時代需要你這樣的人才?!?

      黑格爾按照管家的指令在倉庫周圍布置防線。管家根本不在乎蘇桃的性命,雖然這個女孩在醫學領域小有天賦,但是這樣的人實在太多了,殺了一個還有十個。但蘇桃是寧負的女友,寧負對于江依而言又很特殊,這是一個殺掉江依的好機會。

      蘇桃不重要,但是江依必須死。

      管家實在不明白,江依明明再往前走一步,就可以擁有無限的財富和無限的權力,甚至無限的生命,她為什么沒有這樣做?她為什么不這樣做?是因為理想么?是因為信仰么?這些虛無縹緲的東西,真抵得過實實在在的力量么?

      為什么不把一切握在自己手里?為什么要把擁有的分給其他人?為什么要扔掉自己的所有籌碼?江依追尋的究竟是什么?能比永恒更有價值么?

      管家看過江依在發布會上的演說,他很好奇這是噱頭還是真相。理想主義者,多么高尚的字眼,又能擋住幾拳呢?他理了理白色西裝的衣襟,自己已經很久沒有動過手了。

      沒有一絲褶皺的西裝,從不離身的手杖,優雅從容的貴族氣場,這些都已經使所有人快要忘記管家才是阿列夫的最強戰力。高度機械化的身體,最成熟的生物科技,ai輔助的態勢感知能力,特種兵時期豐富的戰斗經驗,無論從哪個角度而言,管家都是全面碾壓黑格爾的存在。

      他掌控阿列夫可不只是依靠自己的領袖魅力,這樣一個實力至上的組織,又怎么可能擁戴一個只會裝腔作勢抑或動動嘴皮子的人?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