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黑格爾轉動手中的長刀,露出刀柄上的十六瓣菊花家徽,像是挑釁一般。

      梅韻知道,這是哥哥的佩刀。

      當年就是這把刀在自己胸口留下了一道可怖的傷口,他不會忘記的。

      大般若長光直刺而出,黑格爾抽刀便砍,梅韻的攻勢陡然一變,刀尖折返,刃口襲向黑格爾的喉嚨。

      黑格爾的菊一文字則宗砍了個空,隨即側身躲閃,但咽喉依舊留下了一條細細的血線。

      “很好,當年的小毛孩現在也長成大人了,你的刀很快,比起梅音當年還要快上不少?!?

      梅韻的表情終于嚴肅了起來,之前他一直都是漫不經心的模樣,黑格爾的攻心之術歹毒至極。

      “你可以裝作不在乎,但是你真的不在乎么?!?

      梅韻以刀回應,再次向著黑格爾斬去。

      “這么多年來,你一直在尋找他,想報當年的一刀之仇,實際上你也知道,仇恨沒有那么重要,你只是太過孤獨了,作為強者很寂寞吧?”

      黑格爾只是一味閃躲,不去進攻,他單手拿刀,故意亮出刀柄上的菊花家徽和刀刃處的橫一字紋。

      “你只是個沒長大的孩子,從小得不到父愛,依賴兄長,又不肯承認,對么?你這些年來花天酒地,是否真的在醉生夢死中得到解脫了呢?”

      梅韻的攻勢愈發瘋狂,此刻他就像是一只被激怒了的黑鷹,刀刃卷起的殘影就像是黑鷹的雙翼。

      “每個人終其一生都在試圖逃離自己的童年,你也不例外?!?

      一聲巨響,兩把劍第一次撞在一起,梅韻說:“你在教我做人?”

      黑格爾輕松自如,就像在戲耍自己的玩物,他笑了一下,說:“你急了?!?

      梅韻再次揮劍,勢大力沉,他攻擊已經變得狂暴,不再如之前那般像繡花針一樣精細,拋開技巧,大般若長光承接來自地獄的業火,帶著仇恨與憤怒凌空斬下,這是人類極限的力量。

      黑格爾橫起菊一文字則宗,堪堪擋下這一擊,后背的外界脊椎隱隱發亮。

      “你不配提我哥哥的名字,更不配用他的劍?!?

      梅韻的聲音忽然變得異常冷漠,他的確沒辦法控制情緒,但是他還死死抓著僅存的理智,多年在生死邊緣游蕩,他不僅將一梅齋的劍道融會貫通,也練就了戰斗時絕對冷靜的心態。

      戰斗就是戰斗,只有生死,沒有其他情緒。

      那些快意恩仇的故事只會出現在童話書里,都是編給不敢面對現實的人去看的。

      真正的你死我活的戰斗,從來都是最清澈的,只有殺與被殺。

      無論有多少怒火,無論有多少不甘,都要盡數壓下,只有這樣才能全神貫注地投入戰斗,去爭每一擊的優勢,去欺騙,把殺招藏起來,最后再亮出鋒芒。

      大般若長光的刀刃反射寒光,倉庫的頂棚還在繼續漏水,火沒有熄滅,依舊猛烈地燃燒,這一刀卻帶來了極度的寒意。

      梅韻欺身向前,來到黑格爾的腋下,帶著大般若長光一刀砍向黑格爾的腰際。

      轉身的瞬間,他的刀從黑格爾的后心刺出。

      他之前一直都在偽裝憤怒,實際上他很清楚,戰斗就是戰斗,不能染上任何情緒,殺與被殺往往只有一線之隔,活下來的人才配談恩怨情仇。

      黑格爾扔下菊一文字則宗,雙手握住從胸膛中透出的半截刀刃。

      寧負終于抓住了機會,他準備俯身撿起長刀,徹底了結黑格爾。

      這時候,他覺察到了另一道呼吸。

      藍色的光一閃即逝,江依倒地不起。

      管家很早就帶著狙擊槍埋伏在倉庫頂棚的角落里,他帶著呼吸面罩,改造過后的機械結構將身軀完全鎖死,一直保持射擊姿勢,哪怕心跳也不會讓他的槍口偏移分毫。他等待的就是一個恰當的時機。

      江依的胸口被等離子體灼出一個巨大的空洞,連同附近的地面也被融化成刺眼的紅色。

      管家扯掉身上的偽裝布,拿著手杖,從空中一躍而下。

      寧負俯身的動作遲滯了一下,看著倒在地上的江依,他大腦一片空白,怎么會這樣?

      只是一瞬間,他就地翻滾,撿起了黑格爾的菊一文字則宗,向著管家奔襲而去。

      管家抬起手臂,寧負一刀砍下,刀身劇烈振動,居然不能再向前移動分毫。

      管家抬腳踹去,寧負被踢中腹部,橫飛出去。

      寧負手中依舊握著長刀,但是他感到五臟六腑都痛苦地扭曲在一起,想要嘔吐的感覺,氣血上涌,天旋地轉。

      這時的管家依舊風度偏偏,他把手杖用力一頓,插入地面,然后氣定神閑地系上白色西裝的衣扣。他今天選了條紋領帶和藍色襯衣,新時代的篇章就此翻開,值得慶賀。

      一邊的梅韻踩住黑格爾的后背,將長刀抽出,甩掉刀身上的血水。黑格爾捂著胸口的傷,跪倒在地。

      梅韻站到了寧負的身邊,以刀尖指向管家。

      管家抬起右手,將手背轉向寧負,一枚戒指閃爍著紅色的光點。他說:“你要救的人脖子上安著一枚液體炸彈,炸彈的引爆器就是我手中這枚戒指,如果我死了,或者我摘下戒指,炸彈就會立刻爆炸?!?

      寧負握緊了刀柄,他最討厭的事就是被別人威脅,一道凌冽的殺意從他腳下散開。

      他說:“所以呢?”

      “所以你去死吧,用你的死換取你愛的人活下來,這很劃算?!?

      “對你有什么好處么?”

      “我要凈化整個人類世界,而你這種為情所困的殘次品是不允許存在于我一手建立的新時代中?!?

      “我看過你的理論,不過是極端的社會達爾文主義和精英主義,社達人永遠都想不到最先被淘汰的會是他們自己。你只是騙別人上船罷了,那些支持你的資本家們最后都被你落井下石,你以為自己是最聰明的那個,實際上你不過是個偏激的瘋子,永生的確能帶來很多不一樣的改變,但是你依舊會是個欲望的囚徒,你想活得更長一些,這就和某個小孩想成為世界上最高的人這種幼稚愿望沒什么區別?!?

      “有人長高是為了投籃,而我長高只是為了長高,你明白么?”

      寧負說:“不明白?!?

      他的耐心早已耗盡,每分每秒對他來說都是煎熬。他知道現在談論這些沒有任何意義,他只是想拖延時間,可是他也不知道繼續拖下去還會發生些什么。

      面前已是死局,看不到任何轉機。寧負握緊了手中的刀,他怎么可能因為一句話就去死?

      他最討厭的就是被人威脅,誰要是威脅他,他就立刻掀桌子。

      “你要我死,那就都別活了?!?

      “我死后哪管洪水滔天?!?

      寧負已經看出來管家的身體經過了高強度的機械改造,戰力可能遠超黑格爾,這也正好解釋了為什么管家這個看起來弱不禁風的老人能夠統領暴力至上的阿列夫。

      剛才那一擊讓寧負的手臂不停顫抖,不過菊一文字則宗完好如初,刀刃沒有一絲損傷,寧負的視線慢慢劃過,最后刺向管家的雙眼,他一字一句認真問到:“我很想知道,你會流血么?”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