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管家蹙起了眉,重新解開西裝的扣子,他沒想到寧負會做這樣的選擇。

      寧負的本能反應的確是拖延,想等一個變數的發生,他總覺得不應該這樣。

      不應該這樣!為什么會這樣?一路跌跌撞撞走來,難道就要在這里落幕?

      他曾經仰望星空,暢想未來,也曾卑微到泥里,掙扎不出,他努力過,也墮落過,一步一步走到今天,他經歷過足夠慘烈的戰爭,也品嘗了幸運女神的眷顧,可是他還沒有活夠,他還想繼續活下。

      沒來得及孝敬父母,兒時戲言般的諾言,“掙錢了就給媽媽買新衣服”,他真的可以去實現呀,他還想再見朋友一面,坐在街角酒吧的二樓喝著百威用酒押注玩德州撲克,還想再吹一揮西北的風,干燥、冰冷,那一望無際的荒涼戈壁承載星光,仿佛世界的盡頭。

      他想起樓下烤羊肉的味道,爐子里的木炭燒得通紅,火焰躍躍欲試,鐵簽串著的羊肉滋滋冒油,老板按下開關,火焰騰躍而起,包裹著羊肉,鐵簽快速轉動,又撒上一把孜然,香飄十里。

      寧負不想死,他在心里說:“蘇桃,對不住了,如果能用我的命換你的命,我或許會猶豫,但我最終還是會換的,可這是建立在公平的基礎上。如果不能,那么我必須要活著,不管你怎么想,至少我還可以悼念你?!?

      “希望你理解,如果有一天,你處在我的位置上,也希望你做同樣的選擇?!?

      可惜這些話,他可能沒辦法親口講給蘇桃聽了。

      看起來他像是給自己找了一個茍活的理由,代價是犧牲自己的愛人,他也知道,自己這樣選,或者無論怎樣選,都將背負無盡的罪惡。

      人最難的不是揚善,而是避惡。

      可這一切都是限于道德律令之下,道德比活著更加高尚么?

      寧負不知道,但是讓管家這種人活著一定不高尚。哪怕搭上一切,也應該殺了他。

      管家笑了起來,說:“現在你和我終于在同一層次了?!?

      他摘下戒指,遠處傳來爆炸聲,但是寧負已經無所謂了,開弓沒有回頭見,就此別過。

      梅韻出刀了。

      大般若長光刀身彌散著蒼渺的氣息,大乘般若無二,性空幻有,因緣和合,管家用手杖抵擋。菊一文字則宗斜刺而來,手杖滑動,再次接住。

      管家的大腦有一部分機械元件,可以分析對手攻擊的模式,從而進行預判,他用手杖招架兩把刀的進攻,數據庫則進行飛速對比,他不再防守,搶身而入,手杖末端刺進梅韻的胸口。

      寧負的攻擊并未停滯,雖然他沒有實戰經驗,但是在之前模擬訓練中他已經學會了太多世界各地的武術招式,弓步上挑,回身后撩,一招變十招,管家的白色西裝如蝴蝶般紛飛,仿生皮膚底下露出了金屬身軀。

      這時跪倒在地的黑格爾緩緩起身,對著梅韻冷冷地說道:“你應該砍頭的?!?

      他的傷口已經愈合,納米戰刃從手臂中彈出,他像一頭發瘋的犀牛般狂奔而至。

      梅韻舉刀迎敵,黑格爾手中的納米戰刃與大般若長光纏在一起,忽然上揚,重重劈下,只聽見一聲脆響,接著是刀刃落地的聲音,梅韻的胸口瞬間被貫穿。

      黑格爾用戰刀挑起梅韻,踩住他的胸膛,抽出戰刀,一如剛才梅韻對他所做的。

      寧負的刀此時斬落,黑格爾的手臂被齊齊切下,但是寧負胸口也冒出了手杖的尖端。

      疼痛,寒冷,四肢麻木,意識模糊,寧負不知道自己是怎樣栽倒在地的。視線無法對焦,一切都是渙散的,眼前慢慢出現了零星流光。

      他就此昏迷。

      然而管家好像發現了很有意思的事,受到致命傷害的寧負倒地后又掙扎著站了起來,他看到寧負重新睜開眼,瞳孔渙散,面無表情,接著,寧負出拳了。

      寧負耳邊的量子通訊器閃著微光,是加百列。

      江依別墅的地下室里,所有主機超頻運作,加百列火力全開,他越過所有權限直接進行了物理操作,這原本是最底層明令禁止的行為,但是他的確這樣做了。

      量子通訊器發出的生物電接管了寧負的腦神經,他化身為絕對冷酷的戰爭機器,憤怒之火消退,世界清明一片,他充分調動著全身的每一處肌肉,以各種意想不到的方式攻擊者管家和黑格爾,不論體面與否,不論招式流派,加百列沒有學習過人類的武術,他理解的打架很簡單,就是以自己最堅硬的部位擊打敵人最柔軟的部位。

      殘劍,碎石,壞掉的槍,隨手扯下的鋼筋,他無所不用。

      人類的肌肉沒辦法全力收縮,因為超過一定限度后身體的自我保護機制就會用疼痛強行停止,但是加百列直接關閉掉了這一神經系統,現在的寧負感受不到疼痛,所以他的所有肌肉都可以釋放全部力量。

      可是哪怕這樣,寧負依舊在黑格爾與管家的聯手攻擊中落入下風。

      管家實在太強了,盡管無法分析寧負的攻擊方式,他依舊能夠以自己機械身軀的強度做以抵擋,黑格爾雖然屢次撲空,但是他也早就喪失了痛覺,速度和力量都不在寧負之下。

      加百列的數據湍流中,寧負已經折斷了數根肋骨,肌肉全部都達到了崩潰的極限,在他可怕的算力之下,寧負依舊能將身體的載荷繼續分擔,可是堅持不了太久。

      倉庫之外的火依舊燃燒著,大雨也未曾將其澆滅,徐策從昏迷中醒來,耳機里只有電流的噪音,他聯系不到其他人。

      戰斗結束了么,他看到遠處端著槍正在打掃戰場的阿列夫士兵。

      他取出彈夾,將等離子沖鋒槍放在地上,用下巴抵住,完成了換彈和上膛。

      如果要死,也得多拉幾個墊背,他深信這崩潰的世界終將撕碎一切美好,包括自己的老婆和孩子,如果讓他再選一次,可能他會選擇留在家里,問題是不能再選呀,那么死在這里也挺不錯的。

      看著熟悉的繃帶包扎,徐策感慨到:“可惜這一次沒在虛擬現實里?!?

      他說:“人生如夢,一樽還酹江月。醒了請你們喝酒!”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