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黎明,陽光努力著,依舊刺不破云海與粉塵,大地依舊迷蒙一片,有人披著雨衣來到了倉庫門口。

      管家和黑格爾同時感受到強烈的危機感,那個人掀開雨衣的兜帽,露出一張精瘦的臉,皮膚不算好,坑坑洼洼,有紅斑,他往前走了一步,抬起一雙陰鷙的眼。

      雨衣下藍光驟現,黑格爾斷臂的肩頭出現了一個恐怖的缺口,等離子武器。

      他說:“放人?!?

      管家看到寧負已經昏死過去,抽出了手杖。

      “你是什么人?江依的人?”

      來者摘下雨衣,他一米七多,身形干練,平頭,小臂上肌肉緊實,一道一道,仿佛堅硬的鐵木。他向著管家直沖而去,簡單一拳,管家橫飛出去。

      高度機械化的身軀似乎有些不堪重負,江依的拳也夠快夠狠,但比起面前這個人欠缺了太多力量。

      管家站起身來,看著胸口的凹陷,鈦合金鍛造的肋骨向內彎曲,普通人類不可能擁有這樣的力量。

      那個人看出了管家的疑惑,說:“注射血清又不是你的專利?!?

      管家再次問到:“你是什么人?”

      那個人從來都不回答這種無聊的問題,又是一拳,管家用手杖抵擋,鎢鋼居然被生生打斷,這是不容置疑的力量碾壓。

      那個人再度向前,將管家的一只手臂直接撕了下來,金屬手臂化作球棒,猛擊管家的面門。

      地上有血,也有電解液,管家引以為豪的高強度機械身軀被那個人徒手撕爛,拆地七零八落。

      一腳跺下,管家的大腦直接化成一灘血泥,金屬器件還因為短路冒著火花。阿列夫組織的頭目此刻徹底死透了。

      那個人看像黑格爾,問到:“你呢?”

      他的聲音不高不低,卻帶著凌駕于一切之上的威嚴和壓迫。

      黑格爾沉默,面前的這個人就像是一道極其純粹凝練的光,平靜,卻蘊含著焚滅一切的恐怖能量。他很清楚,哪怕是自己的全盛時期,也接不住這個人的一記直拳。

      他曾一度認為自己就是人類最強,也最接近極限,后來他發現深藏不露的管家擁有著更加可怕的實力,然而短時間內,他的認知被再次顛覆,面前的這個人強到讓黑格爾匪夷所思的地步。

      而且這個人似乎根本沒有全力以赴,他就像一片海,深不可測,拆了管家就和動動手指一樣簡單,黑格爾第一次感受到絕望。

      寧負醒來的時候,看到周圍全是往來的人,有醫生,也有軍人,墨綠與白色的防護服交替著。倉庫頂棚發出砰砰的響動,是雨點落下發出的聲音。

      他沒有找到漏水的地方,這是哪里?

      難道人死后真會去往別的世界?天堂還是地獄?

      身體還是劇痛難耐,但是腹部的傷口已經愈合了,稍稍用力依舊傳來一陣撕裂般的疼痛,他摸了一下耳邊,量子通訊器恢復如初。

      他望向原本應該漏水的地方怔怔出神,手指還擱在全新的量子通訊器上。

      這時,一道陌生又熟悉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別看了,我沒事做就找了點東西給堵上了,你醒得可真慢呀!”

      寧負費力地轉過頭,看見嘴里叼著草莖的典越。

      “怎么是你?我......”

      寧負震驚地說不出話來,典越手中把玩著被管家打爛的量子通訊器,說:“這玩意兒我研究了一下,也順便給你做了個新的?!?

      周圍穿著防護服的軍人和護士來回走動,這里已經成為了一座安置點,大批的研究人員正在趕來的路上,相信他們用不了多久便可以研制出急缺的抗輻射藥劑。

      “你那個大學舍友,趙翎,還活著,他開著軍艦把阿列夫的船差點撞沉?!?

      “徐策,你那個朋友,我在半山腰撿到的,這會兒睡得跟個豬似的?!?

      “你女朋友應該還活著,沒找到尸體。后面的確有液體炸彈爆炸的痕跡,但是怎么著應該都會留點痕跡,大概率是自己跑了,別太擔心?!?

      “咱之前的高中情況不太好,阿列夫往那邊也打了一發核彈,因為附近有個空軍基地?!?

      “江依,我沒趕上,過來遲了?!?

      寧負呻吟著坐起身來,靠著墻:“從美國來的?”

      “對,出事兒的時候我正在南邊演習,開著飛機就跑過來了,要是再遲點兒,就見不到你小子了?!?

      “我命大?!?

      “可不么?!?

      “想吃烤羊肉?!?

      “我也想,問題是現在沒得吃啊,鮮切的羊腿肉,真香?!?

      “想喝白開水?!?

      “這個......現在也不好辦,自來水都被污染了,大概率輻射超標,給你整點礦泉水算了,等著?!?

      典越起身去找礦泉水,寧負嘗試連線加百列。

      “主人,您沒事就太好了?!?

      “你那邊一切都好?”

      “電磁輻射導致部分設備失靈,在加緊搶修中,不過基本功能早就全部恢復了?!?

      寧負的記憶是斷斷續續的,像是喝了很多酒,中間有些片段怎樣都無法想起。不過他之前倒是有過喝酒斷片的經歷,所以也沒有太過在意。

      典越把擰開的礦泉水遞到寧負嘴邊,甘洌清甜,沁涼浸潤口腔喉嚨,漫過火燎疼痛的胸口,落在饑餓的胃里。

      典越說:“一會兒開飯了給你搶兩個雞腿去?!?

      “我的傷?我昏了幾天?”

      “不太久,我來的時候你應該剛昏過去,傷口我給你縫的,現在有愈合噴霧,這種程度的外傷也不怕。閑著也是閑著,你那個朋友,徐策的傷口是你給包的?你咋還和高中的時候一樣笨手笨腳的,胳膊斷了,你繃帶從另一邊的腋下繞過去呀,干嘛非得纏人家脖子上?”

      “就你手巧,你咋不繡花去?你不也和高中一樣,閑不下來么?!?

      典越嘿嘿一笑,說:“開飯了!”

      寧負飯盒里果真有兩個大雞腿。

      典越其實沒有多搶,他只是把自己的那份讓給了寧負,反正寧負渾身都是傷,也不能探腦袋過來看。

      寧負說:“不如高中食堂?!?

      典越往嘴里扒著飯,悶聲說:“快吃吧,往后幾天估計只有壓縮食品了?!庇殖粤藥卓?,他抬起頭來說:“確實不如高中食堂?!?

      寧負吃飽了,把筷子擱在飯盒上,放到一邊,典越自然而然地摞了上去,一起端走,扔到了門口的垃圾桶里。

      就像午飯時把餐盤送回去,或者大課間偷吃泡面,這樣的情節他們重復了無數次。

      寧負記得典越做班長時,又一次拔河比賽輸了,班主任是個年輕的小女孩,說了一大堆心靈雞湯諸如“失敗是成功之母”這樣的廢話,輪到典越發言,他說:“輸了就是輸了,就應該感到丟人,就應該感到羞愧,沒有理由,沒有借口,說什么以學業為重,哪個班級不是這樣?下一場再贏回來,沒錯,可這一場的確是輸了?!?

      寧負的前桌的人站起來,看著班主任一臉諂媚地說:“我認為現在大家士氣低落,應該鼓勵而不是打擊......”

      話說了一半,寧負直接一腳踹在凳子上,前桌那位沒站穩,腿一軟,跪倒在地,手還扒著桌子,像極了動物園里想要露個腦袋的狗熊。

      寧負站起身來,一臉真誠的關切:“對不起,我剛剛不小心的,你沒事吧?摔著了沒有?膝蓋痛不痛哇?快起來,快起來?!?

      他處理這些事愿意多繞幾個彎子,滴水不漏又讓人無話可說。

      典越說:“你小子鬼精鬼精的,蔫壞?!?

      寧負嬉皮笑臉地回應:“過獎,以后還請多多關照?!?

      自此他們就總是廝混在一起,甚至走路都不自覺地邁著同樣的步伐。

      寧負說:“高中的時候,逃課上網,抄作業,傳紙條,咱倆是真有默契?!?

      典越又把草莖叼回了嘴里,說:“現在也一樣?!?

      雨好像停了,門口那道光亮了不少,天空似乎已不再是暗沉沉的紅色。不知道高中的操場在核爆過后會成什么樣子,大概扎滿了帳篷住著很多傷員吧。

      不久以后,那里可能會翻修一遍,蓋起更高更大的教學樓,鋪上嶄新的塑膠跑道。少年們穿著整潔的校服來往,在夕陽下奔跑,揮汗如雨,鐫刻青春和夢想的華麗篇章。

      那些象征意義的,浮夸的,理想化的詞,如今回看,的確是當時最恰當的腳注。寧負發現自己早就失去了高中時的單純與激情,現在他是怠惰的,總在虛無的海洋里掙扎,更像是茍延殘喘。

      生活不知道什么時候就偷偷換上了痛苦的底色,也許是見過美好之后有了心理落差,也許,是真的落魄。

      想起和江依認識以后的這段時間,就如同一場夢,綺麗多彩,窮奢極欲,也驚心動魄。他多希望下個瞬間自己就能回到高中時昏昏欲睡的課堂,哪怕是再難記的函數公式他也愿意多背幾遍,那個時候典越也坐在他的斜后方,就像現在一樣。

      有典越坐在一旁,寧負只覺得無比踏實,孤獨與絕望被盡數沖散,他抓住了連接現實的繩索,從灰白的荒原一頭撞進面前的世界。

      寧負輕聲說:“我們都不是高中的樣子了,但我們還得照顧彼此,對么?”

      典越說:“那當然?!?/p>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