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寧負回到家后煮上一鍋黃酒,投入冰糖、紅棗、枸杞、桂皮,香氣騰騰。微燙的時候,他將酒灌進壺里,找了個小杯子,坐在吧臺喝了起來。

      全息影像彈了出來,傳來了主管的合成電子音:“寧負先生,在近一個月的工作中,您作為寵物醫生一共出診9次,我們收到了6條投訴,您已不適合繼續這項工作。于此同時,還需要您向智能集團交還實驗室密鑰。您有一天的時間整理自己的辦公用品,之前的研究項目結算款項以及出勤提成會立即打進您的賬戶?!?

      “主管,不能通融一下嘛?我也沒做什么出格的事?!?

      “雖然作為人工智能,我也不認為您的言語或行為是出格的,但我們以數據為標準,您收到的投訴實在太多了,抱歉?!?

      會話自動關閉,寧負就這樣被一個機器人辭退了。

      他其實挺無所謂的,原本以為這份工作可以多一點和其他人接觸的機會,后來發現自己需要溝通的對象只有電子寵物。

      寧負又喝了一杯黃酒,走進vr儀,打包了玻璃魚缸和大嘴鯨,快遞會在3天后送到他的出租屋。這是一個半成品,還沒有登入系統,偷偷拿走主管應該發現不了。

      他坐在實驗室的椅子上,四周都是墻壁,他忽然好奇墻后面會是什么,壯麗的日落么?還是另一間實驗室?他笑了笑,自己身處數據的世界,這里不過是一個個脈沖信號堆砌成的0和1罷了。

      離開實驗室,他象征性地點擊確認按鈕,這就算是交還了實驗室密鑰,其實不這么做也無所謂,從系統中刪掉一條生物識別數據遠比換把門鎖簡單。

      關閉vr儀,這只是一個四周都是灰色半透明材質的隔間,底部有一塊多方向傳送履帶,人站在原地剛好自由活動,寧負觸碰一旁的開關,有一根紅色的接線,這是神經強化系統,可以最大程度投射虛擬現實中的感知。

      只憑借腦電波,一些現實生活中的感覺還是無法被百分百還原,比如啤酒細膩的泡沫在口腔內破裂,麥芽的芬芳彌散而出,比如口紅的甜膩,比如擁抱。

      關于這根紅色的接線有著很多爭議,有人說,這就是新時代的鴉片,也有人說這是人類未來存在的方式。

      在無數對未來世界的構想中,有這樣一種,所有人都沉睡在排列整齊的休眠倉中,依靠這根紅色的接線生活在元宇宙世界中,背景是廣袤的宇宙,巨大的飛船靜靜地向著未知前進,尋找下一個適宜人類居住的星球。

      寧負將紅色接線插好,再次啟動vr儀,照明設備關閉,周圍一片漆黑,無數流光劃過,這是vr儀啟動穿往另一個世界的過程。

      “正在前往黑月基地?!?

      眼前突然出現了光,慢慢一切都有了輪廓。白色的,圓形的穹頂大廳,讓人覺得自己十分渺小,寬闊的大理石柜臺,就像一艘擱淺的輪船。

      “您好,歡迎來黑月基地,請您完善您的生物識別信息以及角色身份信息?!?

      寧負穿上了牛仔外套,工裝褲,寬松,舒適。他跳過了面部塑造以及身材選擇,直接應用了自己的生物信息。

      “祝您愉快?!?

      大廳空曠無比,其中走動的人不多不少,恰如其分地展現出一種和諧的美感,令人心曠神怡。一切都經過了細致的計算,從而使得所有來者都感到萬分舒適。這便是黑月基地的優勢,同樣也是黑月基地的危險。

      準確的說,不是黑月基地,而是那根紅色的接線。

      走出大廳,陽光燦爛,皮膚上甚至出現了久違的紫外線灼熱的感覺。一切都是如此真實,之前寧負使用的虛擬現實場景已經足夠真實了,而和黑月基地一對比,就好像像素游戲與3a大作之間的差距。

      迎面而來的一個女孩,單邊扎著馬尾,瓜子臉,眉清目秀,笑著和寧負打招呼,說:“嗨!你的造型很特別,從哪里捏的臉?”她笑起來真好看,眼角有細細的皺紋,很是親切。

      “我比較懶,直接用了自己的臉?!?

      “性情中人?!?

      “謝謝?!?

      “第一次來黑月基地?”

      “以前是玩家,不知道變成了這個樣子?!?

      “祝你玩得開心!”

      女孩踩著高跟長靴走了,街道上的人也是不多不少,系統自動匹配,這個世界分為很多層,如果你沒有默認要去樓層,就會根據服務器載荷自動匹配。確保每一層中人們的數量都大致相當,不擁擠也不冷清。

      這是黑月基地的優勢,但這個優勢建立在充分利用人類弱點的基礎上,所以這也是黑月基地的危險之處。大數據將人類的感覺進行結構,在黑月基地中你喜歡什么樣的世界,系統就會給你呈現什么樣的世界,只有你想不到的,沒有系統辦不到的。

      街道上一塵不染,陽光明媚,有點微熱,轉瞬便吹來一陣涼風,再這樣精心設計的對比下,這個世界讓人更加沉醉。

      來往的人們都很熱情,肆無忌憚地打著招呼,聊天氣和最新的比賽。電子競技在這里就是體育運動,所有的fps第一人稱射擊游戲和所有的moba即時戰略游戲都可以讓玩家親自下場,每年舉辦的世界電子競技大賽已經取代了奧運會。

      黑月基地之前的地圖場景被原版復制進這個世界,有人傳言,提供技術支持的依舊是智能集團,單憑一個游戲工作室不可能拿出這么多算力構建這個元宇宙世界。

      寧負雖然在智能集團工作了一段時間,但是每個部門之間并無往來,他一個寵物醫生也不了解人工智能部門的資源分配情況。

      街道兩旁都是茂盛的槐樹,寧負就在路邊坐下,久違的感覺,就像是回到了核爆之前。

      有人拎著一打啤酒,坐在他身旁。

      “兄弟,嘗嘗這個?!?

      穿著紅色短袖,反戴棒球帽的男人像變戲法似地拿出一個六棱杯,用牙齒起開一瓶福佳白啤酒,先倒出二分之三,搖晃瓶子,又倒出剩余的啤酒。用沒開封的另一瓶敲了敲空瓶的瓶身標簽處,發出清脆的聲響。

      “按說明服用?!?

      寧負喝下一大口泡沫,云柔綿密,橘皮與芫菜籽的清香充斥著整個口腔。

      “感謝,好喝!”

      那個人拍了一下寧負的肩:“不早點來,后悔了吧?外面的世界現在真沒什么意思,還是這里好玩?!?

      “確實?!?

      “我來這邊就是喝酒,不過這邊的酒也不便宜?!?

      “算力也是需要成本的。你們都這么熱情?”

      “是呀,能在一層相遇本來就是緣分,想去夜店么?一起呀!”

      “你怕是想拉我拼卡吧?”

      “嘿嘿,這只是一部分原因,主要是我一個人去太尷尬了,今天的我請了,我們留個聯系方式,下次你請我,好不?”

      “行,這邊的錢?”

      “用外面的信用點兌換?!?

      寧負放心了,之前上學的時候看著夜店的大哥揮金如土,動輒消費八萬八,身材姣好穿著清涼的氣氛組女孩高舉著燈牌和黑桃a從他身邊走過,想不注意到都難。等到他有了足夠的錢,不是工作太忙,就是身體不允許,現在終于有機會體驗一下了。

      當寧負看到夜店名稱時,不禁苦笑了起來,人類的創造力還是這么貧乏,surpe space,底下是中文超級斯貝飔,這都是什么呀,super還拼錯了么?超級斯貝飔又是什么雜交翻譯?他忽然反應過來,這是在元宇宙之中,按理來說一切都是由ai建成的,為什么會出這樣的差錯?

      看著寧負皺起眉頭,一旁的男人說:“就是這樣,但里面真的有意思!”

      他拽起寧負的胳膊,拉著他走了進去,厚實的墻壁內傳來同樣厚實的音樂聲,心臟在顫動,熟悉的感覺,在夜店吧臺登記,要按捺住自己的躁動呀,寧負有種不好的預感,今天他可能會玩得很過。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