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吧臺稍顯安靜,隔著厚實的墻壁能音樂聽到轟炸般的重低音。燈光昏暗,陰影將女孩的臉切出棱角分明的模樣。

      寧負說:“一個問題多少金幣?我轉你。有點像在玩問答游戲?!?

      “什么問答游戲?”女孩吹了一下垂在眼前的那一綹頭發。

      “少兒不宜的那種,通常是男生問女生問題,必須說實話,一個問題一塊錢?!?

      女孩愣了一下,大概在思考這種游戲的樂趣在哪里,片刻,她認真地看向寧負,說:“我以為你挺正經的?!?

      “哪有一直正經的人,那也太無趣了?!?

      女孩做了個打住的手勢,說:“游戲公司給我開錢,怎么了?”

      “想看一眼工資單?!?

      “好奇這個做什么?”

      “就是好奇嘛?!?

      女孩從全息影像中調出工資單,寧負動用加百列進行查詢后,發現這家公司背后的實際控制者已經成為了智能集團。

      還是智能集團,幾乎各個領域都能見到智能集團的影子。在硬件制造領域和高科技領域,江任集團占據了半壁江山,而軟件開發和所有涉及ai的領域,幾乎全被智能集團壟斷。

      這家企業在核爆之前名不見經傳,而核爆之后卻飛速發展,其生產的智能機器人承擔了世界上絕大部分修復和重建工作,性能穩定,效率極高。

      也正是因為這些智能機器人的出現,人們受到了核爆之后的第二波巨大沖擊,失業。

      曾經衡量一個企業的社會價值,往往會最先考慮其為社會提供了多少就業崗位,但是智能集團的出現則反其道而行之,越來越多的智能機器人取代了人類在社會上的各種崗位,現在像寧負這樣失去工作的人不在少數。

      機器失去工作后,就會被切斷電源,拆除還有價值的零件,堆在報廢庫里,那人呢?

      寧負想起江依要用科技解放世界上更多被工作壓迫的人,現在科技已經做到了,但是這些曾經被工作壓迫的人與其說是被解放,倒不如說是被流放。

      寧負忽然意識到自己此刻就站在這樣一片流放之地。

      加百列出示了更多數據,寧負現在醉著酒,實在看不進去。

      女孩拍了一下他的肩:“怎么了,你的前任,也在這個公司上班?”

      寧負回過神來,說:“那倒沒有?!?

      “講講你的事兒吧?!?

      “沒什么好講的,核爆之后一切都沒有了,新的工作我適應不了,所以被開除了?!?

      “所以來這里消遣?”

      “先玩一下再說唄?!?

      “會上癮的,人懶下去就很難再勤快起來,爛下去也很難再好起來。有太多人醉生夢死,在vr儀里幾天幾夜不吃不喝,直接猝死,我們只會看到一具軀體憑空消失,就知道現實世界中又有一條生命走向了終點?!?

      寧負張口欲言,女孩伸出一根手指,說:“你別覺得自己和別人不一樣?!?

      寧負說:“這里還有什么好玩的?總不能所有人都是來喝酒的吧?!?

      “你想要哪種好玩?姑娘?”

      “不,游樂場有么?”

      女孩掩嘴而笑,她叫了一杯馬天尼,先吃了杯中的櫻桃,然后慢條斯理地說:“我的好哥哥,這里是元宇宙,只有你想不到的,沒有你辦不到的,之前玩過電子游戲吧?所有fps和moba游戲都被搬了進來,不比過山車刺激很多?”

      “想體驗一下。你很缺錢么?想雇你做導游?!?

      “為什么?你很有錢呀?”

      “還行,我只是比較怕生?!?

      “按夜店兩倍的薪水結,我就陪你,工資單你剛才看過了?!?

      寧負毫不猶豫地轉過去了一個月的費用,這些錢在現實世界中也沒有什么能花出去的地方,不如圖個開心。

      “感謝老板,這邊請,喜歡什么風格的女孩?我可以稍微打扮一下?!?

      “不至于,你隨意?!?

      走上街道,寧負步履踉蹌,周圍的人見怪不怪,女孩想要攙住他,但是寧負堅持自己走。肢體觸碰的一瞬間,他想起了蘇桃。

      建筑物都是直達天際的船帆型,頗具美感,寧負問:“這里面是住人還是?”

      “有些地方是寫字樓,有些地方是酒店,酒店居多。失眠的人會在vr儀里入睡,但有些人睡下就再沒有醒來?!?

      歌舞升平的背后是一條條生命的流逝,這個世界就像是一臺巨大的絞肉機,也難怪那根紅色的接線爭議頗多。

      他們來到了黑月基地訓練場,厚重的大門從中間開啟,寧負走了進去,變成超級戰士的模樣,手上多了一把脈沖步槍,

      訓練場是一個四四方方的空間,灰色墻壁,中心站著一名穿著藍色皮質制服的超級戰士。這一幕似曾相識,寧負記得。

      大學期間他還住宿舍的時候,就在這樣的靶場打發了無數時光,直到有一天,靶場的ai機器人像他揮手問好。

      記憶和眼前的景象重疊,站在四方空間中央的超級戰士揮手說:“你好?!?

      寧負冷汗直流,隱約他聽到了報警器的蜂鳴聲,加百列提醒到:“主人,您的心跳過快,希望您可以平復一下激動的心情?!?

      一串藍色的子彈越過寧負的肩頭直接命中超級戰士,倒下的身體上出現了邊緣是焦黑和熾紅彈孔。

      女孩的聲音從背后傳來:“如果你被擊中,也會這樣哦,要不要我們倆單挑一下?”

      寧負單手拎著槍站在原地,有時候感覺世界就像一個巨大的轉輪,自己走走停停,總是在重蹈覆轍,相同的情景一再發生。不過也像一個盤旋而上的樓梯,即便經過同樣的位置,他也已經站在了不同的高度。

      空闊的訓練場就像是曾經一樣冷寂,好像什么都沒有改變,可是外面的世界已不再有課堂和槐樹。寧負努力讓自己從這種傷春悲秋的情緒里掙脫出來,他像以往一樣,迫切地需要一場沖突,干涉自己和現實抑或回憶的紛爭。

      寧負回過頭,笑了一下,看著女孩說:“你未必打得過我?!?/p>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