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如果說電子游戲的世界與現實隔著一層屏幕,那么在元宇宙中,游戲與現實的分界線便已徹底消失。雖然寧負是第一次在元宇宙中進行游戲,但是他之前通過虛擬現實設備進行了無數次訓練,而且他的身體機能本就遠超常人。

      女孩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場景,寧負在翻滾中射擊,槍槍命中,而自己的準星根本無法捕捉到寧負的身影。

      不到五秒的時間,寧負就打出了三十發子彈,而且全部命中,彈孔都集中在心口拳頭大的一片區域。

      “神了,你這么厲害?不是寵物醫生么?”

      寧負熟練地檢查槍械,說:“有些寵物特別兇猛,所以自學了cqb室內近距離戰斗?!?

      “感覺你嘴里沒一句實話?!?

      “不至于?!?

      “去參加比賽吧,你比職業選手差不了多少?!?

      寧負稍稍有些心動,他的《黑月基地》玩得很糟糕,甚至鉑金段位都是蘇桃帶上去的。他從來都沒有想過成為一名職業選手,真正開始接觸到電腦游戲的時候,他都已經上大學了,二十二歲,在職業選手里已經算是年齡大的了。

      電子競技太過考驗反應與精力,所以甚至要比體育運動更加看重年齡。但是在元宇宙中,電子競技的戰場和真實的戰場一樣,老兵往往更占優勢。

      耐心,經驗,直覺,計謀。

      其實寧負很傾佩也很羨慕那些職業選手,他接觸到第一款電子競技游戲叫做《爭霸3》。當時國內有一名電子競技選手,連續兩次登上了世界電子競技大賽的冠軍領獎臺,比賽項目就是《爭霸3》。

      這名電子競技選手之后出了一本書,寫自己如何從一個實習醫生,一步一步變成了世界冠軍。他也經歷過暗無天日的歲月,每天在網吧訓練十四個小時,為了省出網費,連續兩個月每天只吃五毛錢一屜的素包子。最后他身披紅旗站上了領獎臺,整個世界都為他歡呼。

      誰不想出人投地,誰不想光鮮亮麗,誰不想擁有排山倒海般的歡呼和掌聲呢,通過眼前的鼠標和鍵盤就可以實現,寧負無數次心動過,但他也很清醒,自己沒有天賦,更沒有試錯的成本,輸了的風險他承擔不起。

      要想成為一名電子競技職業選手,要有足夠的天賦,更要有足夠的訓練,代價便是賭上人生的全部。游戲那時對于寧負來說不值得。

      現在無所謂了,他的人生再次來到灰白一片的雪原,四顧蒼茫,沒有方向,他已經放棄了找尋,隨便飄到哪里都好。邊打游戲邊掙錢似乎很不錯,至少在元宇宙里,成為一名職業選手,對于他來說沒什么成本。

      “帶我去吧?!睂庁摪褬屓釉诘厣?,走出了訓練場。

      “你接受過血清強化么?”

      “沒有。血清強化現在這么普遍了?”

      “那就好。也不是很普遍吧,但有些人的確接受過血清強化和義肢改造,正規的比賽是不允許這種人參加的,也不算歧視吧,不公平?!?

      “的確,血清強化挺變態,義肢改造也是?!?

      街上微風和煦,人們互相問好,女孩手腕上的表響個不停,寧負問:“你的消息?”

      “好友申請?!?

      “按理來說,這里不缺好看的女孩?!?

      “的確,可以捏臉之后拼的就是審美,實際上比之前的互聯網時代要更有深度一點,至少不再是文字和圖片的平面化展示,你可以看到一個人走路的姿勢,吃飯的習慣,從而更好地判斷他的教育情況和性格。當然,這也不夠全面,不過現實世界里,也很難全面?!?

      “你想得挺深?!?

      “抱歉,不喜歡聽我就少說一點,老板?!?

      “沒關系,我喜歡聽,我感覺自己好像有點脫離時代了?!?

      “每個人介入時代的角度和方式都有所不同,這很正常,沉溺元宇宙的人,一樣不會關心外面的生態環境惡化,核輻射累積效應,細胞病變等等?!?

      女孩抱著手邊走邊說,寧負感覺自己請這個導游還是很值的。

      他們來到競技俱樂部,寬闊的草坪,像海一般,巨大的城堡矗立在不遠處。

      錄入生物識別信息后,他們走進了城門。

      磚路旁邊擺滿了小攤,售賣零食飲料和數字紀念品,有很多人,像是趕集一般。

      “去玩哪個項目?特種部隊?反恐精英和恐怖分子那類?!?

      “就這個?!?

      寧負踏入游戲區,他被分為反恐精英,需要拆除炸彈抑或殺死所有恐怖分子。

      隊友都是新手玩家,隔著玻璃,女孩做了一個加油的手勢。

      比賽開始,女孩看見右上角的計分板不斷跳動,始終沒有出現寧負的擊殺播報。不斷有反恐精英的隊員被重置在出身點,他們都已經被擊殺了,只能等待下一局游戲的開始。

      智能導播切到寧負的視角,比賽地圖是一座廢棄的機場,很多通道都已經封閉,還停著一架殘破的飛機。寧負正在駕駛座上研究飛機的儀表盤。

      女孩很著急,恐怖分子當中一定有名特別厲害的玩家,很可能是別的第一人稱射擊游戲中最頂尖的大神,第一次玩這款游戲,所以和寧負這名純粹的新人匹配到了一起。

      其實寧負也看出來了,他手臂上的屏幕不斷顯示著隊友被同一個id擊殺的消息,《黑月基地》感覺,這不就是高分玩家下來打小號么?誰還不是個炸魚的呢?

      寧負研究完飛機的儀表盤,背后響起了腳步聲,他回身開槍,子彈穿過機艙壁,正中來者。

      正在玻璃外看著智能導播的人們炸開了鍋。

      “外掛!”

      “絕對開透視了!”

      “有腳步聲的,他可能是個高手?!?

      “管他是不是,先舉報再說?!?

      寧負之所以在飛機上研究儀表盤,是因為他想看看這架飛機是不是真的,如果是真的,能飛起來么?

      引擎的轟鳴聲傳來,所有看著智能導播的人都目瞪口呆,這飛機居然能開?不是槍戰游戲么?

      女孩說過“這里只有你想不到的,沒有你辦不到的”,這句話倒是給寧負提了個醒,他想開飛機,所以他研究了一下,就是不知道他能不能辦到。

      電路系統有點小故障,寧負很快就排除了,動力系統還是運作,油箱報警燈響起,蜂鳴器發出尖銳的聲響,飛機的確是壞了,寧負準備關掉發動機,然后去找剩下的恐怖分子,到他表演的時候了。

      這時飛機忽然猛地向前一竄,起落架折斷,機頭直接栽進了跑道,整個飛機還在向前滑行,發動機起火,然后就發生了爆炸。

      女孩按住狂跳的心臟。

      這是游戲,這是游戲,這只是游戲,老板不會出事。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