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競技俱樂部的辦公室里,寧負坐在寬大的真皮沙發上,負責人穿著藍色西裝,梳著背頭,笑容和藹。

      負責人為寧負泡了一杯茶,然后坐在寧負旁邊,說:“事情的大概經過我已經匯報給了公司高層,他們正在討論處理方法,請您喝杯茶,稍等一會兒?!?

      “我還以為負責人會是個ai呢?!?

      “是這樣的,與人打交道,終歸是人要親切些。我給你透個底,決策層是由ai主導的,所以無論處理結果怎樣,都希望您能多多理解?!?

      負責人辦公桌上的蜂鳴器發出聲響,他示意寧負稍安勿躁,然后去辦公桌上開始遠程會議。

      茶葉在杯中打著旋落下,水汽升騰,白茫茫一片,這杯茶價值不菲。

      現實世界中一杯茶的好壞與茶葉有關,與泡茶的水有關,也許還和茶具抑或沖泡手法有關,咖啡也是一樣,總結下來不過是原料、工藝和呈現方式,而在虛擬世界中,價值則有了不同的分配標準,所有感受和體驗,不過是信息、算力和設計。

      不光茶是如此,夜店、競技俱樂部,也都符合這樣的構建原理,這種解構力充斥著整個元宇宙世界,并且不斷向著現實世界蔓延。

      負責人結束了遠程會議,他對寧負說:“高層管理的意思是出現這種情況還是需要賠償的,畢竟我們的算力因為您的操作而產生了很大的損失。但出了這樣的事情我們也有責任,這說明我們在競技場地圖設計上存在隱患,我們承擔75%的損失,您承擔25%,這樣可以嗎?”

      “信用點還是金幣?”

      “都可以。這架飛機的算力成本是7.8萬信用點,您賠付1.95萬信用點就可以??紤]到您也并不是有意破壞的,我們決定為您辦理一個vip賬戶,將1.95萬金幣存進去,供您在俱樂部內進行消費?!?

      “就這么辦?!睂庁摳纱嗬涞馗嬖V他付款賬戶,并確認了生物識別信息。

      “另外,還有這么一件事,在飛機上的時候,您隔著槍淘汰了一名玩家,您是高手呀?!?

      “聽聲辨位,挺基本的?!?

      “在之前的電子游戲中,聽聲辨位確實不難,因為電子游戲中的環境音遠遠沒有現實世界里的復雜,腳步聲,裝備聲,也都很有標志性,但在高度模擬現實的元宇宙世界中,想要做到和電子游戲一樣的聽聲辨位,其實難度很大?!?

      負責人畢恭畢敬地站在一邊,兩只手自然地交握在身前,他繼續說到:“要么您天賦異稟,要么您之前的工作非常特殊,我們查到您有軍隊背景,在大學期間有服役的經歷,但是所有資料都是空白的,想必您從事的應該是高度保密工作?!?

      “那是因為我通過兵檢后受傷了,入伍時間延遲一年,所以資料是空白的?!?

      負責人眨了眨眼,他使用的虛擬形象年齡應該在35歲到45歲之間,穩重又不失朝氣,一副值得信賴的模樣。

      寧負沒有理會,他自然不會因為對方看起來值的信賴,就真的將經歷和盤托出。因為這樣的身份信息很危險,會成為很多勢力重點關注的對象。

      核爆之后,寧負回到家中,連虛擬現實穿戴設備都全扔出了家門,他不想再和這些東西有任何關系,每天泡一杯茶,讀讀小說,挺好的。

      出租屋的中介和房主都不知所蹤,似乎他可以永遠在這里住下去,但是有一天,自稱聯合政府的工作人員找上門來,告訴寧負,他必須得有一份工作,這樣才可以繼續住下去。

      于是寧負就成了一名電子寵物醫生,培訓學習三個月后便持證上崗。據他所知,沒有工作的人都被遷進了地下城中的安置區,理由是地表輻射強度過高,不適宜人類居住,也的確如此,但是地下城是一個更加殘酷的世界,據說那里的人平均年齡不超過45歲。

      只是據說,寧負也沒有去過地下城,零星聽到一些傳聞,諸如惡***事件頻發,管理混亂等,至少,無所事事的人們并沒有去研究量子力學和莎士比亞,那只是江依的一廂情愿。

      現在寧負被公司辭退,也不知道聯合政府會不會再來找他麻煩。負責人說出了這么多寧負的背景,寧負知道,擺在眼前的很可能是個工作機會。

      他不想讓負責人再深究自己的背景,于是搶過話語的主動權,說:“你的意思是我在特種部隊這游戲里很有天賦?怎么?你感興趣?”

      “想開開眼,再來一局?費用我出?!?

      寧負欣然允諾。

      負責人帶著寧負來到訓練場,這里有一個職業選手資格測試,全息投影調出了寧負的生物識別信息,他沒有經過血清注射,也沒有機械義肢,但無論肌肉強度和骨骼密度,都遠超正常人的一般水平,這是江任集團的生物科技結合寧負之前的變態訓練所換取的驚人成果,負責人對寧負的身體數據贊不絕口,這是頂尖職業選手的水準。

      體能、反應、判斷、技能,四項測試結果寧負都取得了優異的成績,模擬ai實戰訓練中,寧負用一支手槍爆頭擊殺了三名敵人,帶領隊伍取得了勝利。負責人將全系畫面推給寧負,說:“確認一下生物信息,你就正式成了青訓隊的成員了?!?

      “青訓隊?我的年齡是不是太大了?”

      “不,在元宇宙的游戲世界中,25歲以下都可以加入青訓隊。如果說之前現實世界的電子競技是一場腦力之間的角逐,在元宇宙世界中,腦力與體力則得到了很好的平衡,肌肉記憶不再局限于指尖,而是全身?!?

      寧負忽然想到,那么這些游戲玩家在現實世界中是否也可以做到百步穿楊?這些暴力性質的本能會不會從元宇宙向現實世界滲透?

      對抗性的游戲總會分出輸贏,分出強弱,這是必然的,每一場對抗***本質而言都在恃強凌弱。如果僅僅局限在游戲的世界中,那么這種對抗性所帶來的影響十分有限,不過又是一個采用單一標準評價的獨立系統,就像冰箱要制冷,熱水器要升溫,高考只是人生的無數選擇之一,也許是最好的一個,但絕對不會是全部。但如今,分界線是如此模糊,甚至不復存在,這些暴力性質的東西就像溢出的水,終將泛濫成災。

      這樣的想法在寧負腦海中一閃而過,他錄入生物識別信息,至少成為正式的職業選手可以保住自己的出租屋。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