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想不到我的老板還是個職業選手,認識你我很榮幸?!?

      女孩伸出手,寧負握了一下,說:“可別,你連我名字都不知道?!?

      “我叫艾詩怡,想不到吧?”

      “有什么想不到的?我叫寧負?!?

      “一個在元宇宙夜店工作的女孩竟然有這樣文藝的名字,不意外?”

      “你說你讀過《追憶似水年華》我都信,那是他們的偏見,雖然我會對集體有偏見,比如追星女孩,但對于個人我都會單拎出來看?!?

      “你也知道那是偏見?”

      “我覺得算是中肯的評價吧,因為某些集體所呈現出來的形象就是那個樣子,我不否認其中有很多優秀的個體,但是集體是集體,個人是個人,我一直分得很開?!?

      艾詩怡忽然站在原地,抱著手,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樣。黑月基地里的陽光還是如往常一般溫暖舒適,她已經換上一件帶著鉚釘的皮質短夾克,頭發中有挑染的藍色和粉色,手鐲大得夸張。

      “我忽然想到了勒龐的研究,雖然不夠科學嚴謹,但的確很有啟發性?!?

      寧負知道,艾詩怡指的是那本一度被包裝成暢銷書的《烏合之眾》。

      寧負說:“是的,我看過《烏合之眾》,多多少少也是受到一些影響的,集體可能的確會改變個體的特征,比如,有的追星女孩可能在追星的過程中學到了很多東西,視頻剪輯,平面設計,組織管理等等,但是并不影響這個集體的整體形象,缺乏理智、狹隘、偏激。所以對于集體的評價歸于集體,對于個人的評價歸于個人?!?

      艾詩怡笑了起來,說:“你這倒是很有詭辯的意思,如果有人要懟你,你大可跳起來說她自己對號入座,可是集體的歸屬感在所難免,你這樣就是罵了人,還不落把柄,你也太滑頭了?!?

      寧負也笑了,多多少少是有一些,他說:“別搞人身攻擊,那只是你的主觀臆測?!?

      艾詩怡說:“你確實挺能惡心人的。不過我真的看過《追憶似水年華》,讀了前兩卷,第三卷實在讀不下去了。一個人在房間里睡覺能寫十四頁,整整十四頁,用網文的話來說,普魯斯特簡直就是大水怪?!?

      “網絡文學和嚴肅文學的功能本來就不一樣,沒有可比性,嚴肅文學需要具有深度的內容,揭示或探討一些問題,網絡文學的娛樂比重會更大一些,讀者的閱讀體驗更重要。但任何東西都不是絕對的,嚴肅文學也需要重視閱讀體驗,網絡文學也不能流于套路,一味迎合?!?

      “看不出來呀,核爆之前,你應該是一個很優秀的人吧?!?

      如果沒有那場核爆,這個世界會是什么模樣?生產力達到前所未有的高度,人們從勞動中解放出來,開始進行更富有創造性的工作,研究莎士比亞和量子力學,抑或練習咖啡拉花和雞尾酒調制。寧負知道,江依很清楚一切都不會實現,這場核爆注定發生,宿命論似乎是終極答案。

      過去未來和現在前所未有地混沌,江依說的遇見,又在哪里?

      如果未來發生的一切都是已是定數,那么為何不讓自己過得舒服一些?該分開的一定會分開,該遇見的一定會遇見,不是么?甚至寧負此刻的想法,也都是早已注定的,就像個走不出的怪圈,寧負感覺自己就像是沒拿到劇本的演員,可以盡情發揮,但無論結果如何,都是一出好戲。

      一想到這些,寧負就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慌:“喝一杯吧?!彼嶙h。

      再次來到超級斯貝飔,這里二十四小時營業,從不休息。前臺,經理問艾詩怡:“你不是請假了么?”

      “陪朋友來的,能開個招待么?”

      “沒問題?!?

      她還是幫寧負省下了一筆高昂的開臺費。艾詩怡去更衣室換了一套黑色的裙子,露腰,金色流蘇,頭發挽在腦后。

      “會跳舞么?”寧負問。

      艾詩怡說:“得加錢?!?

      他們搖起了骰子,夜店太吵,寧負靠在沙發背上用手比出要報的數字,他連贏了五局,艾詩怡湊到寧負耳邊喊道:“你是不是偷偷撥骰子了?”

      艾詩怡在夜店工作了一段時間,對自己玩骰子的技術很自信,但是不知道為什么,每當她想騙人的時候,都會被寧負抓住。

      再搖一輪,寧負看過后便懶懶地靠在沙發上,酒杯滿著,凝了一層水珠。艾詩怡這次用余光悄悄觀察著寧負的舉動,音樂很吵,光影交錯,半空中吊著一個道具鐵籠,穿著緊身皮衣的女孩正在熱舞,寧負目不轉睛。

      艾詩怡掀開骰盅的一條邊,還用手遮擋,生怕被寧負看去。

      她在寧負眼前晃了晃手,比出四個陸。

      視線在一瞬間撞上,又很快分開。凌亂的燈光下,寧負還是那副漫不經心的模樣,但是就在剛才,艾詩怡感覺到一線銳利的光直刺而來,很快又消失不見,寧負似乎在笑。

      是錯覺么?艾詩怡預感這局又要輸。

      寧負伸出大拇指,加一,也就是五個陸。

      艾詩怡在學寧負,她沒有陸,準備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讓寧負也嘗嘗被騙的滋味。

      艾詩怡一把掀開寧負的骰盅,那里赫然擺著五個陸。

      艾詩怡吃驚地喊道:“你運氣也太好了吧?”

      “你是不是一個陸都沒有?”寧負湊到她耳邊說,順手掀開骰盅,果然沒有陸。

      “你怎么知道的?”

      “猜的?!?

      艾詩怡看著寧負的眼,干凈又無辜,她又搖動骰盅,說:“你猜這是幾個幾?”

      寧負說:“猜不到?!?

      “你猜到了我就答應你一個要求?!?

      “真的猜不到,你得給點線索,我沒有透視眼?!?

      寧負也搖動骰盅,叫了三個肆,三輪過后,寧負說:“你第一次在說謊,第二次第三次說的是真話,你有至少一個壹,一個肆,一個陸,我只能猜到這么多?!?

      艾詩怡掀開骰盅,果然如寧負所言。

      “服了,沒看出來你玩骰子這么厲害,說吧,什么要求,愿賭服輸?!?

      “跳個舞吧?!?

      艾詩怡給自己倒了一杯兌了蘇打水的威士忌,仰頭喝下,迷亂的燈光下,她站上桌子,跟著音樂開始搖擺,借著酒勁,她也找到了狀態,無論是表情還是動作,都放開了很多。

      核爆之前她學過三年拉丁舞,隨便跳一段便成為了所有視線的焦點,媚而不妖,半閉著眼,朱唇微啟,裙擺蕩漾開來,高雅的木質香氣撲面而來。

      寧負挑了一下眉,燈光之下跳著舞的女孩,時而慵懶,淡然隨意,仿佛陽臺的橘貓;時而羞赧,目光流轉,掩嘴偷笑,仿佛雨后含苞的玫瑰;時而凌厲,肌肉線條緊繃,爆發力十足,眉眼間也染上幾分英氣。

      艾詩怡整個人就是一件攝人心魄的藝術品,她彎腰伸手勾起寧負的下巴,眼里盈著笑意說:“老板,您還滿意么?”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