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寧負用手背擋開挑著他下巴的手,假裝自然地端起了酒杯。凌亂燈光下,他不經意皺了一下眉。

      艾詩怡湊過來喊道:“害羞了?我看你臉皮挺厚的,不會是想起前任了吧?”

      “不聊這些?!?

      “好奇?!?

      寧負把骰盅扣過來,推向艾詩怡。

      篩盅又被推了回來,艾詩怡搖搖頭,然后伸出一根手指,在空中虛點一下,像個精靈般鉆進了人群,片刻,她回來拉起寧負的手,帶著他穿過舞池,昏暗的燈光下有一個不起眼的小門。

      走廊很安靜,墻壁的隔音效果很好,燈光是柔和的黃色。再往前走,是籌碼碰撞與撲克翻動的聲音,這里還藏著一個賭場。

      艾詩怡拉著寧負找到了一個小桌,要了兩杯蘇打水,說:“會玩德州撲克么?”

      “不會,要不比大???”

      “不,比大小純拼運氣,沒有技術含量,我教你德州撲克?!?

      艾詩怡給寧負講了規則,每位玩家有兩張手牌,臺面上會發五張牌,玩家需要從這七張牌中選出五張來構成一個牌組,先比牌型大小,再比牌面大小。

      牌型的大小依次為同花順,四條,葫蘆,同花,順子,三條,兩對。

      寧負說:“先試試,打個樣?!?

      艾詩怡打了個響指,一位穿著超短裙露臍裝的美女荷官戴著白色手套,端著籌碼走了過來。

      寧負看了自己的兩張手牌,黑桃ak,他扔出一千金幣的籌碼。

      艾詩怡說:“這局先教你,不用押注?!?

      “沒事,玩唄,輸了就當交學費?!?

      “那我可不讓你了?!?

      艾詩怡下了五千。

      在臺面上的牌還沒有翻開之前,敢加這么大的注,說明艾詩怡的牌應該不差。她剛剛講過不讓自己了,詐唬的可能性應該很小。

      起手牌黑桃ak的勝率很大,但是艾詩怡很可能底牌就是一對。

      “五千?算了,不玩了?!睂庁撨x擇棄牌。

      接下來的牌局,他們各有輸贏,艾詩怡說:“學得挺快呀?!?

      “差不多明白規則了?!?

      “好,我要認真了哈,如果你先輸掉了所有籌碼,就給我講講前任的故事,怎么樣?”

      “要是你輸了呢?”

      “任你處置?!?

      “發牌吧?!?

      艾詩怡發現寧負打牌很謹慎,只要自己一下大注,他多半會選擇棄牌。不過在幾局下來,她發現自己贏少輸多,因為只要是寧負看到最后的牌,那就一定是他贏。

      寧負在算牌。

      艾詩怡的十萬金幣已經輸去了將近一半。

      這次她的手牌是一對8,臺面上翻出了一張2,一張8,一張k,她三條在手,牌型已成。

      都是方片,有同花的可能。這時寧負加注,他面無表情地將一摞籌碼推進底池。

      艾詩怡覺得他大概率是拿了兩張方片?;蛘呤种杏幸粡坘,這是現在最大的對子。兩張k的可能性太小了,只有6%左右。

      寧負很適合德州撲克,認真起來之后,他就失去了所有表情和多余的動作,甚至一邊的蘇打水都沒有再去碰過。

      艾詩怡通常都能感覺到牌桌上每個人細微的變化,從而憑借直覺推斷出他們底牌的點數甚至花色,但是寧負就像是一個黑洞,自己感覺的觸手伸了過去,沒有摸到任何東西。

      綠色的臺布上,荷官翻開了第四張牌,黑桃a,艾詩怡加注,她要制造出自己有a的假象。

      如果寧負拿著一張k,他應該知道自己是大不過a對的,會選擇棄牌,自己小賺一筆。如果寧負跟注甚至反加,就說明他手中一定是同花。

      但最后一張牌翻開后,如果是2,8,k,a中任何一張,都會幫艾詩怡做成葫蘆,這樣的概率有30.77%,值得賭一把。

      寧負反加一倍,艾詩怡更加確定了自己心中的想法,寧負一定是同花,她把大半籌碼投進了底池,決定勝負的一局。

      第五張牌,又是一張2,現在臺面上的牌是2,8,k,a,2。艾詩怡有兩張8,那么她的牌就是三張8,兩張2,葫蘆。

      艾詩怡推出了所有籌碼:“all in!”

      血液涌向大腦,艾詩怡指尖微微顫抖。她忽然有種奇怪的感覺,自己從來不這樣玩牌,直覺才是她的必殺技。但是寧負的謹小慎微不得不讓她也開始計算每一把手牌獲勝的概率,艾詩怡有種被人牽著走的感覺。

      自己能算到的,寧負會不會也能算到?畢竟4/13,也就是30.77%,簡直一目了然,那寧負為什么沒有棄牌?他不會真的拿到了一對k,做成了三張k兩張2的葫蘆吧?

      6%對30.77%,自己又在害怕什么呢?

      寧負忽然沒頭沒腦地冒出一句:“葫蘆是挺大的?!?

      艾詩怡說:“你不會是一對k吧?”

      寧負搖搖頭,翻開自己的手牌,一對2,四條,艾詩怡愣住了。

      最后一張牌出2的概率不過1/13,自己贏的概率是4/13,寧負為什么要這樣玩?之前他不是一直都在按部就班地計算概率么?

      寧負說:“這局我輸了,你贏五萬,我們一人十萬,回到開始。這局我贏了,你就再沒機會了。這不是1/13和4/13的概率,這是1/13和0的概率?!?

      艾詩怡癱坐在椅子上,有氣無力地吐出四個字:“籌碼優勢?!?

      她忽然又從椅子上彈起來,指著寧負說:“你真的不會玩德州撲克?”

      寧負眨了眨眼睛,沒有說話。

      艾詩怡這才發現自己上套了,寧負從一開始就在裝。

      她喝著蘇打水,問道:“你到底是不想講前任的故事,還是你想處置我?”

      寧負說:“都不是,我只想認認真真玩牌?!?

      他喜歡全神貫注的感覺,當撲克擺上綠色的臺布,他的精力就全部集中在眼前的牌和對面的人身上,每翻開一張牌,他都會盯著艾詩怡的眼,任何視線的游離都被他悉數捕捉。

      寧負注意到艾詩怡從放松到緊張,微動的嘴唇,偶爾一瞬間的失神,她在算牌,這張a出乎她的意料,加注有詐,障眼法,她想用葫蘆來贏下同花。

      在這勾心斗角之中,他忘記了外面的世界,忘記了元宇宙,忘記了所有的人和事,只有撲克和對手。

      坦白地講,寧負很喜歡德州撲克,有概率的計算,也有出乎意料的河牌,這就是撲克,這就是人生。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