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黑月基地的街道上駛過一輛又一輛外形炫酷的超級跑車,在陽光下反射著熠目的光,減速時輔翼張開,就像是一只低飛著扇動翅膀的蝙蝠。

      曾經動輒千萬的奢侈品,在元宇宙世界中隨處可見。

      艾詩怡把垂在眼前的頭發撩到耳后,說:“活在這樣的世界里,確實太容易讓人忘記什么是真實?!?

      寧負說:“曾經我一度認為自己的感受才是最真實的,后來我發現感受是可以被欺騙的,我做不了那種得過且過的人,也受不了自我麻痹的生活。有時候看明白未必是一件好事,往往意味著更多痛苦,比如他們?!?

      街上走過一群衣著光鮮的年輕人,外面世界異常昂貴的名牌服飾,在元宇宙中變得極具性價比,他們談笑著,間隙時抽一口掛在脖頸上的電子煙,女孩濃妝艷抹,踩著高跟鞋,步履如飛。在元宇宙的世界中,穿著高跟鞋跑馬拉松都沒問題,需要的只是對數據做一點小小的改動。

      美麗的代價就此不復存在。

      他們不會去思考這種變化所帶來的影響,欲望滿足,刺激的閾值不斷攀升,內心找不到真正的寧靜與平和,陷入不斷外求的怪圈,最后越來越空虛。

      今朝有酒今朝醉,人生苦短,享樂至上。

      但寧負知道酒醒后的頭痛與乏力,狂歡過后,一切都沒有改變,該面對的終究要面對,無處可逃。

      寧負對艾詩怡說:“給這里的生活一個該有的位置,兩個世界也許真的并不相通,但連接點恰恰就是你自己,在這個世界你經歷的改變,一定會原封不動地帶到外面世界去?!?

      艾詩怡蹲在寧負身邊,沉默了很久,抬起頭來,說:“當時在夜店,你笑著找我兌金幣,眼睛里醉意迷蒙,一副對什么都無所謂的樣子,只是裝得沒那么像。我感覺你心事很重,一定是難過了所以才來這里喝酒的。你靠著墻,直接問我,如果把信用點轉了,卻沒有收到金幣怎么辦。我心里一驚,這也太坦誠了,我喜歡。之后上班得空了,我就偷偷瞅你,看你玩得很開心,對著酒瓶直接喝,可是坐在門口的吧臺,你就像換了個人似的,難過再也藏不住了?!?

      “你說這些干嘛?”

      “我有種感覺,我們快要說再見了?!?

      寧負笑了笑,沒有說話,把煙按滅在地上。把食指湊近鼻尖,煙焦味很沖,這就是高度擬真的虛擬現實。

      “你接著說,我聽完?!?

      艾詩怡說:“那時我就想,你一定是受了什么挫折,我得拉你一把,所以才帶你去賭場的?!?

      “所以呢?”

      “現在感覺被拉一把的人是我?!?

      “我還感覺打賭輸的人是我呢?!?

      艾詩怡抱拳到:“彼此彼此?!?

      寧負起身,準備離開黑月基地,這次的旅行就到這里吧。

      艾詩怡說:“能不能給我點透一些,剛才你說的關于兩個世界的那番話?!?

      “讓虛擬現實待在應當的位置上,也讓自己的欲望待在應當的位置上,當然這一切的前提都是你需要有足夠的勇氣去正視生活,不要活在自己編造的故事里?!?

      “受教了?!?

      寧負的身影越來越淡,他正在離開這個世界。

      敲門聲響起,寧負跌跌撞撞從vr儀中走了出來。

      “寧負先生,我們是世界政府的工作人員,想實地了解一下您的生活情況?!?

      “請把手掌放在識別儀上,我要確認你們的生物信息?!?

      門外傳來滴的一聲,寧負說:“稍等?!?

      他返回vr儀,將紅線收進暗倉里。

      一位穿著黑色條紋西裝,打著藍色印花領帶的年輕人站在門口:“寧負先生,據我們的了解,您已經辭掉了之前在智能集團的醫生工作,現在您有什么打算呢?如果不是出于工作需要,建議您搬至地下城,哪里舒適宜居,也有豐富的公共資源可以幫助您培養各種興趣愛好?!?

      “謝謝,我現在有了新的工作,我是一名電子競技職業選手,這是正式合同。我不屬于失業人員?!?

      寧負禮貌地微笑著繼續說到:“根據法律,我依舊是一名納稅人,可以繼續享受地表成本較高的公共資源。進來坐?”

      年輕人驗證了合同上的信息,說:“謝謝,不必了,如果有冒犯,還請您多多理解,我也只是工作而已?!?

      寧負問:“你是人還是人工智能?”

      年輕人眨眨眼睛,說:“那我先告辭了?!?

      送走年輕人后,墻壁上的畫面換成了鄉村的夜空,繁星點點,中央空調送來一陣帶著稻香的涼風。所有建筑為了屏蔽輻射都用厚實的水泥全部封堵了起來,干凈的空氣就像水電一樣,由管道輸送至各個房間。

      屋內含氧量與濕度等各項指標都在正常水平,寧負給自己煮了一袋速凍水餃,在碟子中小心翼翼地倒了一點米醋,蘸著吃了個精光。

      如果有窗戶,現在外面的世界應該也在夜里,核爆前還會看見點點繁星和皎潔的明月,現在大概只有一片漆黑。

      灰塵懸浮在大氣之中,陽光都無法穿透。

      情緒調節器發出柔和的綠光,寧負躺在床上,調出全息影像看了幾局《特種部隊》的比賽視頻,醒來之后應該就要去參加訓練賽了。

      像極了大學時代躺在宿舍上鋪看直播的感覺,那時手指摩挲著床單,感受著織物細膩的紋理,從來沒有覺得活著是如此真實?,F在他又一次摩挲著床單,卻想起如果在《黑月基地》中睡著了,會不會也有同樣的感覺。

      虛擬與現實終究隔著一層物質的媒介。

      說元宇宙是精神世界的具象化或者表現形式,好像也不夠準確,但無論如何,寧負很清楚這二者之間有著不容置疑的差別。

      手指在床單上劃過,伸到了枕頭底下,不經意間觸碰到了一個冰涼的金屬物體。

      情緒調節器的綠色緩緩變成黃色,又越來越深,幾乎要成為紅色。

      是一片黑色的羽毛。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