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寧負感受著心臟的急促跳動,看著手腕上的情緒調節器,手指漸漸縮了回來,就像觸碰到了一個滾燙的夢,寧負不知道黑羽有什么意義,這個組織究竟是做什么的?又有著怎樣的信條和理念?

      一切仿佛都壓在了他身上,但是他對一切又那么的一無所知。

      正在他猶豫要不要啟用情緒調節器,換一個舒適的宜睡的情緒時,一陣敲門聲響起。情緒調節器馬上轉為紅色。

      “哪位?”像極了任梓晨當初找上門時的感覺,寧負預感到也許很快又會面臨一場無妄之災。

      “寧負先生,我沒有惡意,只是想和您談談?!?

      “面談?”

      “有些話不方便網上講?!?

      “我為什么相信你?”

      “我現在可以驗證我的生物識別信息,我只有一個人,沒攜帶任何武器,您的格斗經驗很豐富,不用忌憚我?!?

      寧負知道,關于過去的一些東西又追了上來。

      門外的人繼續說:“當然,您如果不愿意和我見面,我現在就可以離開,我個人包括我的組織都很尊重您?!?

      生物識別信息傳了過來,加百列迅速進行檢索,這個人很干凈。

      寧負隔著門說:“為什么來找我?”

      “當然是有求于您,我們和典越先生也聊過了,我知道您是一個很坦誠的人,所以我直說吧,典越先生沒有表態,所以我們還想來聽聽您的意見和看法?!?

      寧負猶豫了片刻,抓過鞋柜上工具箱里的螺絲刀,打開了門,往后退了一步。

      來的人穿著黑色西裝,白色襯衣,是個三十出頭的男人,他微微欠身,說:“感謝信任?!比缓笏麖奈餮澘诖刑统隽艘粋€圓形的小儀器,遞給寧負。

      是一個信號屏蔽力場。

      寧負按動開關,扔在地上。

      從現在開始,這間屋子里的所有互聯網設備都失靈了,他們的談話不會有任何監控,更不會被任何人發現。

      “您好,正式自我介紹一下,我是屠龍會東亞地區的首席執行官,我們的組織是為了破除大型企業對世界的掌控而建立的?!?

      “智能集團?”

      “是的,我會盡量用最簡潔的語言來向您說明我們組織的立場。首先,資本想要進一步增加剩余價值,要么發展科技,要么壓榨勞動力,現在的情況屬于前者,科技已經提供了大部分生產力,所以很多人都下崗了。這些人不再具備任何價值,他們沒有專業的服務素養,也沒有過硬的技術知識,所以在社會中扮演的角色就完全被機器取代。這些人被稱為死機器,地下城就是這些死機器的焚尸爐?!?

      寧負低著眼,面無表情,這些他不是不知道,甚至很早就知道了。

      一個賽博時代終將到來,以控制論為基本原理,人被機器取代,資源被高度集中,金字塔頂端那些人幾乎擁有了無限的權力和財富。

      有壓迫就有反抗,出現屠龍會這樣的組織毫不意外。

      但執行官接下來的一句話,讓寧負震驚至極。

      “我們有理由懷疑,一場人類清除計劃正在有序進行著?!?

      “證據?”

      “智能集團一直在向世界政府各級輸送利益,地下城計劃就是這樣啟動的。原本的目的是為了在全球核爆的環境下延長人類的平均壽命,并且使得每個人都能生活地更加幸福,實際上地下城的管理漏洞百出,有很多城區頻繁停電斷水,犯罪率居高不下,你應該是知道的?!?

      寧負當然知道,這些天以來,他雖然對于江任集團的各項事務不聞不問,但是加百列依舊扮演著他最忠實的秘書,替他收集各類信息,不然他也不會費盡心機留在地表。

      執行官繼續說:“我們甚至沒有可以舉報的渠道?!?

      “那你們打算怎么做?”

      “查下去,將智能集團的陰謀公之于眾?!?

      “你們連智能集團的董事長是誰都沒查清楚吧?”

      這會輪到執行官露出吃驚的表情,說:“你是怎么知道的?你有線索么?”

      “我不知道,我也想查,但是沒查到?!?

      執行官如釋重負地笑了,說:“原來如此,你很自信,我很喜歡?!?

      寧負覺察到兩人之間的位置發生了十分微妙的變動,中年人起初的謙卑和恭謹隨著談話展開,一點一點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以高位者自居的欣賞與掌控。

      寧負皺起眉,說:“典越什么態度?”

      “他聽了我們的報告之后一句話都沒有說?!?

      這位首席執行官應該不會在這種事情上說謊,寧負說:“所以呢,你希望我能為你們做些什么?”

      執行官笑了,說:“我們只是想先交個朋友,據說江任集團的控制權爭奪戰還在繼續,我們也許可以互幫互助?!?

      寧負說:“我考慮一下?!?

      寧負知道,這些人一定做了相當充分的準備,自己是江任集團的股東之一這件事連世界政府都不了解,屠龍會居然已經掌握了。如果自己拒絕,那么迎來的很可能就是刺殺。

      他有些后悔今天開了門,但是他也知道,無論如何,屠龍會成員都會想盡辦法找到自己。如果他們是有原則有信仰的組織,可能會放過自己,但是他們如果足夠心狠手辣,一定會在自己最沒有能量的時候先發制人。

      寧負打開全息投影,連線典越,無人接通。

      寧負留言說:“屠龍會成員今天找我了,我沒有答應,也沒有拒絕,你怎么看?”

      關掉全息投影,寧負躺回床上,墻壁又化作深邃且流轉的星空,情緒調節器被設定為舒緩。

      宇宙那么大,這片虛擬的星空會真實存在么?人類如果要進行長途星際旅行,總要有一項技術要站出來打敗時間,要么是速度,要么是空間,要么是生物。

      據說智能集團已經發射了數艘宇宙飛船,搭載著最新的人工智能系統,機器將會像之前一樣,作為人類的先鋒,幫助人類去探索未知的領域。

      如果太空時代的序幕被拉開,就會涌現出無數的就業崗位,地球上的許多問題將不再是問題,寧負又想起多年以前他和典越走出宇宙網咖,他指著星空說:“未來?!钡湓斤L輕云淡地回應:“我知道?!?

      這也許就是典越不看好屠龍會的原因?

      惡龍是殺不完的,殺掉一條,還會出現下一條,只要食物存在,惡龍就不會滅絕。

      除非,創造一個惡龍無法生存的環境。

      星空,也許就是答案。

      可是這一切和自己有什么關系呢,真的好困,明天還有訓練賽。

      情緒調節器的綠色呼吸燈越來越慢,一夜無夢。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