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寧負你好,我是李鍇,我看過你訓練賽的錄像,你很強,希望我們能有并肩作戰的機會?!?

      寧負躺回床上,他有些失落,調動全息影像,蘇桃的聯系人頭像是灰色的,沒有未讀消息。寧負通過虹膜點開對話框,又來到了蘇桃的社交圈,最近沒有更新任何動態。蘇桃也許不知道自己一直在默默關注她吧,翻到一個月前的影像,天穹系統下她抱著貓舒服躺在草坪上。

      拉回思緒,李鍇的邀請無論怎么看都有些奇怪,按理來說一個職業選手不應該代替獵頭或者戰隊經理對他發出邀請,寧負查看郵箱,李鍇所在的雄貓戰隊已經給他發送過邀請了。獵頭說的中規中矩,甚至都沒有提到李鍇。

      根據寧負對李鍇的調查,這個小胖子不喜歡拉幫結派,因為他剛滿十八歲,所以年齡比其他隊員都要小很多,雖然表面上和大家談笑風生,打成一片,但實際上私下里很少和自己的隊員聯系,比他大一點的人都喜歡去夜店或者酒吧,李鍇的愛好則是鋼琴。他將上個賽季的所有獎金拿了出來,給自己添置了一架雅馬哈鋼琴。

      訓練或比賽之后的時間,李鍇總是在鋼琴前度過。

      這樣一個人對自己發出私人邀請,以寧負的視角來看確實有些奇怪。

      這時,敲門聲響起。一聲招呼都不打就登門拜訪的,也只有屠龍會成員了。

      生物識別器上傳來屠龍會首席執行官的身份信息,寧負打開門。

      執行官依舊西裝革履,還是像上次一樣,將屏蔽立場遞給寧負。

      茶幾上的玻璃杯中騰著熱氣,執行官坐在沙發上,寧負靠著墻與他四目相對。

      “寧負先生,考慮地怎么樣了?我們的一位同志已經向您發出邀請,希望您不要拒絕?!?

      “李鍇?”

      執行官點了點頭,說:“你能猜到真是出乎我意料?!?

      寧負搖搖頭,說:“別在這兒裝了,你看起來一點都不意外?!?

      執行官哈哈大笑,說:“你是我們看中的人,這點邏輯推理能力肯定是有的?!?

      “我還是沒做決定,你們能再給我一些時間么?”

      執行官翹起腿,雙手按在膝蓋上,手指動了動,低著頭,想了片刻,仰起臉說:“沒問題!您看這樣可以么,我們各退一步,我也不催著您盡快做決定,您先加入李鍇所在的熊貓戰隊,這樣我們之間的交流也可以方便一點?!?

      “說實話,我在沒想清楚之前,不想和你們有任何關系,還望理解?!睂庁搹娜_煙盒中取出一支三五香煙,然后將煙盒朝向執行官,說:“抽兩口?”

      執行官接過一支香煙,問道:“怎么抽?”

      寧負提他點著火,說,先吸一口,吐出來。執行官還是嗆到了。

      咳嗽了一陣后,執行官說:“我知道,你不相信我們?!彼戳丝粗搁g燃了一半的香煙,繼續說:“我知道我們也拿不出什么像樣的誠意,因為那些資料一旦泄露,對我們來說就是毀滅。我很愿意相信你,但是組織有組織的規定和紀律?!?

      寧負點點頭,說:“但是我對你們的組織一無所知,我甚至還擔心我的拒絕會招致你們的報復?!?

      執行官再次哈哈大笑,看了一眼地上的屏蔽立場,能量還剩兩格,已經變成了紅色。他說:“我們在必要的時候,的確會采取一些非常手段,不過我們都是有目的性的,只要你別擋我們的路,別成為我們的敵人,我們是不會對你出手的?!?

      寧負點點頭,說:“那我就安下心來再考慮考慮?!?

      屏蔽立場的能量又衰減了一格,執行官站起身來,說:“我們有理由相信人類滅絕計劃正在有條不紊地實施著,我們懈怠的每一秒,都有無數人正在被有預謀地剝奪生命,我們必須要盡快行動起來,請您一定抓緊時間?!?

      執行官彎腰熄滅香煙,屏蔽立場的最后一格信號已經開始閃動,他說:“如果有機會的話,希望您可以去地下城走走看看,到所有人中間去?!?

      說完這句話,執行官撿起地上的屏蔽立場,與寧負揮手告別。

      其實寧負對于屠龍會的印象并不差,在他看來這只是一個略微激進的組織,雖然也和自己談到了利益的交換,比如在江任集團的股權爭奪中出力,但是卻沒有任何實質性的承諾。

      這個世界的秩序即將發生巨大的變動,寧負嗅到了暴雨的氣息。但是他并不想參與任何紛爭,這些事與自己的利益無關,況且,他沒有拯救世界的能力。

      該發生的就一定會發生,寧負曾經不是沒有掙扎過,但是結局沒有任何改變,核彈終究還是落下了。

      他倒掉了杯子中的水,執行官一口都沒有喝,將杯子洗凈后,他又點上一支煙,這時全息影像自動彈出,有新的未讀郵件。

      不是讓加百列處理么?

      發件人:蘇桃。

      寧負的心臟開始狂跳。

      “寧負,你好呀?你在哪里?”

      “之前住的出租屋?!?

      “還以為你會去江總的大別墅?!?

      “負擔不起呀?!?

      “我想說句對不起?!?

      寧負看到這句話,心臟仿佛被蜇了一下,他甚至有些發慌??吹綄Σ黄鹚湍芟肫鸷竺娴囊淮?,也許說這個話的人現在并沒有對不起自己,可是說完之后也許很快就真要做對不起自己的事兒了。

      對不起在有些時候就像一道護身符。

      寧負說:“該說抱歉的是我,我不知道該怎么解釋?!?

      “沒事,我理解,就是有些難以接受,這樣,我們都給彼此一點時間,如果你決定放手了,告訴我,我決定放手了,也會告訴你。在此之前,我們各自努力,頂峰相見?!?

      “可以?!?

      “坦誠這個好習慣還是我和你學的。說句謝謝沒關系吧?”

      “那我也謝謝你,保重?!?

      聊天頭像重歸灰色,謝天謝地,在這樣一個虛擬現實如此發達的世界里,人類社會還保留著電子郵件這樣相對原始的用文字交流的方式。

      寧負嘆了口氣,可是該怎樣努力呢?哪里又才算是頂峰呢?

      蘇桃在全息投影那端已經哭成了淚人,推遠自己所愛的人的確心如刀絞,生死像一道漆黑的夜,將她的滾燙和熾熱隔絕在外,寧負眼瞳中的那片雪原,遠比她想像的還要寒冷,也許是她錯估了溫度,也許是她錯估了自己的承受能力,她決定暫時退出。

      她不知道自己是應該變得同樣冰冷,還是要驅散那里的寒意,但無論如何,繼續下去,對兩個人都是一種消耗,她也無數次點開寧負的頭像,社交圈空空如也,每次提到這個名字以及和這個名字有關的一切,她總是忍不住回想起當初在監牢外看到液體炸彈爆炸時的恐怖場景。

      鐵欄桿被炸斷,歪扭七八,高溫且具備腐蝕性的液體潑濺在混凝土墻壁上,滿目瘡痍。江依站在一旁,臉上陰晴不定,困惑,吃驚,慌亂,迷茫,蘇桃從沒見過她這個樣子。

      江依什么都沒有說,但蘇桃什么都知道了。

      不遠處傳來金屬碰撞的聲音,那邊的戰斗才剛剛開始。

      一股寒意爬上心臟,如果江依出現得稍晚一點,她們兩個人都會間接地被寧負的選擇殺死。她想起了任梓晨,想起了所有溫柔背后惡鬼般的面孔,她理解寧負的選擇,但是她沒辦法繼續信任寧負。

      唐佳寧建議她去看看心理醫生,這是強迫癥復發的前兆。她在觀念強迫的作用下,會無法控制地懷疑,聯想,回憶,冥思苦想,蘇桃知道自己的生活很快就會被沖垮,一切都會變得很糟糕。

      她曾無數次想找寧負,但總覺得自己目前狀態不好,沒辦法面對發生的那些事?,F在她徹底放棄了,趁自己還沒有變得更壞之前,她要先離寧負遠一點。

      蘇桃撲在唐佳寧懷里,此刻這個擁抱就是她最后的壁壘。

      寧負的頭像也變成了灰色,他給自己倒了一杯黑方,加百列已經將所有發出邀請的戰隊做了全面分析。寧負坐在沙發上,一邊記錄,一邊觀看分析報告。

      成績糟糕的先剔除一批,成績不好一定有成績不好的原因,出現過負面新聞的也剔除一批,蒼蠅不叮無縫蛋吶,教練獨斷專行的,再剔除一批,寧負不喜歡。剩下的兩支戰隊分別是第一個拋出橄欖枝的龍翔和李鍇所在的雄貓。

      此刻龍翔的負責人親自發來郵件:“寧負先生,我們的獵頭應該提前聯系過您了,但是為了表達我們對您的重視,我再來打擾您一下。龍翔戰隊在目前的32個賽季中一直處于前八的排名,綜合積分現在排名第三,僅次于雄貓隊和神眼隊,您也知道,雄貓隊有一名非常強悍的選手叫做李鍇,我們想培養您成為李鍇最有力的競爭者。所有戰隊開出的價格,我們都可以往上再加?!?

      寧負猶豫了,問題沒有這么簡單,他不知道接受抑或拒絕屠龍會的邀請會帶來怎樣的后果。無論怎樣選,似乎都有一定的風險,寧負喝了口威士忌,黑方還是像之前一樣馥郁。

      他點開了李鍇的郵箱。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