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我現在必須要站隊了,無論怎么選都和屠龍會有關系,你有沒有什么建議?”

      典越終究還是回復了,只有一個字,“無”。

      寧負徹夜未眠,因為屠龍會完全不信任互聯網,所以加百列也無法搜集相關信息。他陷在沙發中,揪著頭發,深感無力。愛與恨可以在互聯網上蔓延,可是人們終究生在現實,也死在現實。人們可以隨意選擇退出互聯網,但是無法隨意選擇退出現實。因為這是人們唯一已知的現實,如果退出了,那又能去哪里?還可以回來么?沒人給過答案。

      一枚硬幣拋向天花板,光影交錯間翻轉著,寧負用手背接住,另一只手啪地一聲扣了上去。

      第二天,他來到了龍翔戰隊的經理辦公室。

      一個穿著夏威夷衫,大腹便便的中年人站在窗邊,指間的雪茄向上飄著一縷白煙。屋子里彌漫著堅果和可可的香氣,中年人轉過身。一臉媚色:“寧先生來了?快快請坐!”他幾乎小跑著來到辦公桌邊,從保濕盒里拿出一支雪茄,連同煙具一起送上。

      “這時古巴的哈瓦那雪茄,我只有在慶祝的時候才拿出來抽,我抽的都是便宜貨?!?

      中年人幫寧負剪去雪茄頭,打著一支火柴,轉動雪茄進行預熱,用余火點燃香柏木片。寧負挑了一下眉,行家。中年人彎著腰,雙手遞上雪茄,寧負也雙手接過,說了聲謝謝。

      的確是頂級的古巴雪茄,寧負吸了一口,微張著嘴,讓煙霧緩緩散出,氤氳在四周。

      中年人又取來一瓶軒尼詩,倒進郁金香杯中。

      “現在都不能叫干邑了,只有法國干邑地區產的葡萄釀出的白蘭地才能叫做干邑,我們在元宇宙的世界里,你說這算不算虛假宣傳?”忙完這些,中年人拉來自己的辦公椅,坐在茶幾前,指著軒尼詩的瓶子對寧負說了這個有點冷的笑話。

      寧負認真想了一下,說:“可以告他們呀,告贏了是不是就賺瘋了?”

      中年人一拍自己微禿的腦袋:“對呀,我怎么沒想到呢!寧先生的確心思縝密,足智多謀,有勇有謀!”

      寧負笑了笑沒有說話,端起郁金香杯,香氣積聚在杯口,馥郁芬芳,他以前很少喝白蘭地,沒想到第一次喝居然是在元宇宙中。

      中年人趁著寧負聞香的時候,小心翼翼地說:“我還以為您不來了呢,雄貓那邊的經理給我透過風,說是李鍇都去請您了,您面子真大,我不放心獵頭,之后又自己趕緊發了一份郵件,還好您來了!”

      寧負看了中年人一眼,還是沒有說話。

      中年人前傾著身子說:“我姓郝,叫郝德勝,我們翔龍戰隊,名字起得太大了,壓不住吶,我們戰隊實力比較均衡,輸輸贏贏的,成績雖然還可以,但最大的問題就是大不了硬仗,我們缺少超一流的選手,打其他的隊伍還可以,但是遇見雄貓,就成了案板上的魚肉,最近又殺出一支神眼隊,真是頭疼?!?

      “神眼隊和你們的風格很像,沒有核心選手,但是非常穩,我看了他們這個賽季的所有比賽,幾乎沒有任何失誤,龍翔隊雖然也以極低的失誤率著稱,但是他們做到了零失誤?!?

      “寧先生一針見血,分析的完全正確,神眼隊的確是零失誤,不是幾乎,而是絕對,他們的每個想法,每條指令,都能被完美執行,上賽季我們和神眼隊一共交手五次,戰績是一勝四敗,雄貓和神眼的戰績是兩勝一敗,那局李鍇發揮不太好?!?

      “錄像我看了,他后來確實有些不在狀態,頻頻失誤?!?

      中年人低著眼,點了點頭,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抬頭說道:“寧先生,咱什么時候簽合同?”

      “價都沒談,就簽合同?”

      “我按李鍇的身價簽你?!?

      中年人調出全息投影,寧負仔細過了一遍合同,又讓加百列對照了一下其他戰隊的合同,確定沒有問題之后,寧負錄入了自己的生物識別信息。

      “我代表龍翔戰隊全體成員歡迎您!”中年人笑呵呵地說,看著寧負的雪茄還擱在煙灰缸上,他又從全息投影中調出一份對戰錄像,是雄貓輸給神眼的那一局。

      “寧負先生,雪茄和軒尼詩不限量供應,盡情享用吧,這局比賽就當是下酒菜,您點評幾句?!?

      隨著戰局的膠著,李鍇再次巧妙地繞后,他要做的就是盡快造成擊殺,從而打開局面??墒巧裱坳犑冀K有人緊盯后方,李鍇很快就暴露了。

      寧負看過這局比賽,知道李鍇自暴露以后,就失誤頻發。

      全息投影籠罩了整個房間,讓寧負身臨其境,他看到面前的李鍇忽然愣了一下。

      寧負暫停了全息影像,從沙發上站起身來。

      “怎么了,寧負先生?!敝心耆瞬唤獾貑柕?。

      寧負指著全息投影中的李鍇說:“你確定剛才不是網絡卡頓或者其他原因?”

      “怎么可能,我們就在元宇宙中,不可能出現卡頓的,而且這都什么年代了?!?

      再次回放,這是一片堆滿加厚集裝箱的貨倉,李鍇像貓一樣弓著身子,沒有發出一點腳步聲,在橫七豎八的集裝箱迷宮中和神眼的隊員繞著圈子。

      寧負看過他的很多場比賽,但是第一次留意他的神情,豆大的汗珠從太陽穴邊滾下,胖嘟嘟的小嘴抿著勁,微蹙了眉。

      不知道為什么,此時的李鍇總給寧負一種三心二意的感覺。

      是現實中發生了什么事讓他在比賽里分心么?

      李鍇剛躲進一個沒有門的集裝箱,槍聲傳來,子彈全部打在了集裝箱的防彈瓦楞鋼板上。

      就是這里,李鍇的確忽然愣住了。

      按道理來說,職業比賽中繞后被抓是意料之中的事,然而李鍇卻背靠集裝箱,保持著那個姿勢,呆在原地,就像看見鬼了一樣。

      再次回放,寧負切到了神眼隊員的視角,這名神眼隊員原本在一排集裝箱后舉槍搜索,確認安全后,向前小跑幾步,李鍇剛好在他的視野中閃過,就在那一瞬間,這名神眼隊員果斷開火,但是李鍇已經消失在準星之外,子彈也都打偏了。

      有什么問題嗎?李鍇到底發現了什么?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