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中年人也發現了回放中的異樣,李鍇的表現的確很反常。他和寧負又回看了幾遍錄像,可是依舊沒有發現什么不對勁的地方。

      寧負說:“可能是我們想多了?”

      中年人若有所思地點點頭:“您對這場比賽怎么看?”

      “神眼隊的整體水平甚至要比雄貓隊高一個層次,神眼隊就像一臺冷血無情的機器,將每個指令都恰如其分地執行到位,不多一毫也不少一厘,無論局勢如何,對手如何,他們都有自己的節奏,和我們玩的根本不是一個游戲?!?

      “如果雄貓隊沒有李鍇這樣的天才,那么一定會被神眼隊全面碾壓。這支橫空出世的戰隊實在太強了,下個賽季絕對是冠軍,我們只能和雄貓隊爭一下亞軍?!?

      “關于神眼隊的報道好像并不多?”寧負疑惑地問道。如果不看積分榜,他都不知道有這樣一支戰隊,這次眾多戰隊向他拋出橄欖枝,其中也并沒有神眼隊。

      中年人說:“他們一直很神秘,背后的贊助商是智能集團的神經網絡分部,大金主呀?!?

      寧負說:“那我們呢?”

      “龍翔戰隊是蘇氏重工贊助的?!?

      寧負拿著酒杯的手停在了空中,半響,將杯中的酒一飲而盡,雪茄也快燃盡了,長長的煙灰從中間斷開。

      寧負起身告辭。

      走出vr儀,深度刺激帶來的暈眩感還若隱若現,口中好似還有雪茄濃郁的香氣。寧負的黑方到了,他拆開包裝,擰開酒瓶,給自己倒了一杯。

      自己居然陰差陽錯地加入了蘇氏重工贊助的龍翔戰隊,這又會引發什么樣的后果?屠龍會有沒有動作?蘇桃知道了又會怎樣想?

      他從口袋里拿出那枚硬幣,輕輕貼在嘴唇上。

      無論怎樣,她都已經做出了選擇。

      余光掃過扔在地上的快遞包裝,他忽然發現了一處破損,紙殼箱上被掏了一個洞,有一角白色露了出來。

      就像一個怪獸的嘴,正吐著舌頭。

      是一個白色紙包,沉甸甸的,寧負打開,里面是一枚黑色啞光硬幣,兩面是同樣的羽毛圖案。寧負起身摸出枕頭下的金屬羽毛,材質似乎完全相同,對比每個紋路,看不出任何區別。

      金屬羽毛是江依留給他的,材質現在都無法確定,紋路則獨一無二,寧負在所有圖像資料中都找不到原形。

      包著硬幣的是張對半撕開的a4打印紙,筆跡陌生,寫著一句話:“你能分清這枚硬幣的正反兩面么?”

      寧負看著硬幣,羽毛直立,完全對稱,兩面一模一樣。大小就像普通的壹圓鋼芯鍍鎳幣,份量有點沉。

      硬幣放在玻璃茶幾上,沒有任何光澤,仿佛一個黑洞。寧負沉思良久,將硬幣攥在手里,拉開了家門。

      樓道依舊冷清,欠費通知單的紙已經有些泛黃,像一片易碎的枯葉,外面的風呼嘯著。

      激活納米防護服,走出單元門,黑色的灰燼像是一場永無休止的大雪,四周的建筑為了防止輻射,已經全部把窗戶封了起來,就像是一張張沒有五官卻在流著眼淚的面孔。

      電動車已經被灰燼埋了起來,寧負擦出識別鎖,錄入了自己的生物信息,識別通過,車門打開,寧負坐了進去。

      他要去江依的別墅,那里有足夠的儀器和設備。

      電機低聲嗡鳴著,寧負踩下油門,車子彈射起步,雪地胎在滿是灰燼的路上依舊不住打滑。北環路上沒有一輛車,這里仿佛已經荒廢了幾百年。

      城市是黑色的,再也沒有了夜里通宵的燈火,就像是被瀝青澆灌,凝成了一塊堅實的泥板。山路依舊彎折,但那些植物都枯死了,干枝上也落滿了黑色的灰燼。寧負全神貫注,開得飛快,就像身后有什么在追著一般。車燈隨著顛簸晃動,最后終于停在了江依別墅的門口。

      他對這幢別墅依舊有使用權,被凍結的只是所有權。

      天穹系統激活,隔離艙開始沖洗寧負身上的黑色粉塵,關閉納米防護服后,寧負走入庭院,野草瘋長,石階上爬滿青苔。因為電力受到限制,天穹系統的陽光有氣無力,散發著偏白的光,落在身上似乎有些冷。

      錄入生物信息,推開別墅的門,一切如舊,寬敞的客廳,抑郁的灰色調。寧負的手插在口袋里,摩挲著硬幣上的花紋,他望向吧臺,好像江依還坐在那邊,已經倒好了兩杯黑方。

      寧負坐上電梯,來到地下室。

      “主人,您終于來看我啦,不容易呀?!?

      寧負把硬幣擱在桌上,脫下西裝外套,墻壁上像之前一樣出現了一個掛鉤。

      加百列喋喋不休地做著報告:“您不在的時候,江任集團的分區經理過來安裝了天穹系統,這是經過您同意的,此外再沒有人來過這幢別墅,花草們的長勢都還算良好,只是因為區域限電的問題,天穹系統的人造太陽始終不能全功率運作,泳池已經成為了水藻的天堂,如果要再次使用的話估計得費很大功夫清理。主人是準備搬過來么?”

      “你想我搬過來?”

      “是的主人,我一個人在這里很寂寞?!?

      “真的假的?人工智能也會感到寂寞?”

      寧負忽然愣了一下,有什么東西從他腦海里電光石火般閃過。他決定先處理硬幣的事,明天還要參加龍翔戰隊的訓練賽。

      他用光電比色儀進行金屬分析,材質和黑色羽毛相同,他又將硬幣投入顯影液,毫無變化。在顯微鏡下仔細觀察,也沒有發現不同之處。

      這枚硬幣的兩面簡直一模一樣,到底要怎樣才能區分?

      寧負坐在桌前,在不破壞硬幣的前提下,他已經嘗試了幾乎所有的檢測手段,可是他依舊沒辦法區別出這枚硬幣的兩面。

      他在心中默念紙條上的話:“你能分清這枚硬幣的正反兩面么?”

      這句話的字面意思很簡單,首先確定了一點,這枚硬幣是有正反兩面的,關鍵是怎樣區分。會不會和量子力學抑或時空結構有關?不應該,如果這個問題超過寧負的認知范疇,那么他無論如何都不可能給出答案,這對于提問者而言沒有任何意義。

      一個問題被提出來了,就必然會有相應的答案。即便沒有答案,也會隱含著某種目的。

      提問者是想要他重新回到這幢別墅么?

      寧負乘電梯回到客廳,在廚房的吧臺給自己倒上了一杯黑方。這里的確是一個秘密會面的好地點。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