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燈光昏暗,從吧臺望去,客廳的沙發就像一條趴著的巨大鱷魚。還有兩個小時就要開始第一天的訓練賽了,寧負將酒杯洗凈放回原位,走出江依的別墅。

      他打開自動駕駛系統,將椅背放倒,睡了過去。

      手腕上的情緒調節器傳來一陣歡快的電流,他已經來到了出租屋的樓下。起霧了,灰燼依舊紛紛揚揚,就像是奶油上的巧克力屑。

      寧負回到家后洗了一把臉,走入vr儀,流光過后,他再次來到了黑月基地。已經有好幾支隊伍候在俱樂部的大廳里,寧負找到了自己的龍翔戰隊。

      胖乎乎的經理還是一臉諂媚,向周圍的人介紹道:“這就是我們的最強新人王,寧負先生?!?

      一個扎著頭巾的年輕人向寧負伸出手:“隊長宋峰,多多關照?!?

      寧負和他們一一打過招呼,來到休息室開始做戰前準備。根據賽區的分配,他們今天訓練賽的對手正是神眼隊。

      戰術背心裝好防彈插板,子彈被一顆一顆壓入彈匣,校準瞄具,確認一切沒有問題后,他們圍在桌前,確認作戰計劃。

      因為寧負是新人,所以暫時作為替補,還沒有上場的機會,但是可以參與其他所有環節。

      龍翔戰隊非常有針對性,既然神眼戰隊的打法中規中矩,按部就班,憑借著強大的執行力來滾雪球積累優勢,那么龍翔戰隊要做的就是分而化之,逐個擊破,廣布疑陣,實則將力量集中于一點。

      寧負沒有插話,只是站在一邊悄悄觀察,他需要了解每位隊員的性格,從而決定之后以怎樣的方式相處。

      比賽開始,神眼隊在前三分鐘就造成了擊殺,他們的槍太準了,龍翔隊只要稍微探個頭,就會招來一片彈雨。

      這是絕對的壓制力,語音頻道中,隊長宋峰罵罵咧咧地繼續指揮著,在他們五個人的交叉火力下,神眼也損失了一名戰力。

      但寧負并不看好目前的局面,隨著雙方不斷減員,神眼會收縮戰線,龍翔的疑兵如果繼續四處游走,就會被集火殺死,如果和其他隊員匯合,那么比賽又將變成硬實力的較量。

      神眼就像看透了龍翔的戰術一般,游走在外的宋峰找不到任何打開局面的機會,網套逐漸收緊,對于龍翔戰隊而言,第一場訓練賽敗局已定。

      果不其然,隨著最后存活的宋峰被神眼埋伏,龍翔的所有隊員垂頭喪氣地傳送回休息室。

      絕望寫在每個人臉上,他們第一次遇見這樣看不到任何勝利機會的對局。

      宋峰罵道:“這群人多多少少有點問題,怎么可能這么準?就算他們全都是李鍇,也未必能做到這樣!”

      寧負沉默著,加百列依舊已經拿到了關于神眼的資料,這支由智能集團神經網絡部門贊助的戰隊,所有隊員的信息都十分正常,唯一奇怪的是教練。

      這名教練曾經在智能集團的神經網絡部門擔任技術主管,這樣一位高科技人才為什么會來做電子游戲的教練?

      特種部隊的教練通常有兩名,一名是傳統電子競技游戲的職業教練或者退役選手,一名多半擁有軍旅背景。高科技人才擔任教練的情況十分詭異,寧負讓加百列繼續搜集這名教練的信息。

      加百列說:“主人,這些信息已經不屬于公開信息了,涉及到智能集團的商業機密,如果我強行查閱,大概會和阿撒茲勒翻臉,您看有沒有這個必要?”

      教練和宋峰他們正在開會,決定轉攻為守,穩扎穩打,避其鋒芒,伺機而動。寧負只覺得他們病急亂投醫,因為這正是神眼最擅長的領域。

      比賽開始了,休息室的門被推開,走進來一個胖乎乎的身影,寧負還以為是戰隊的經理,正準備打個招呼,才發現來者的面孔很是稚嫩,陌生中又透著幾分熟悉。

      “李鍇?”

      “是我,你就是寧負吧?給你發郵件了,你都不回的?!?

      “抱歉,最近事情太多了,忙忘了?!睂庁撚行┮馔?,原本他以為相見的第一次只會在賽場上。

      李鍇的視線已經轉向了全息影像,龍翔和神眼已經開始交火,就像是裝甲車之間的對撞,一時間槍聲大作。

      李鍇伸出圓滾滾的手指:“你看,他們都是三連發點射,而且命中率十分驚人,挨著邊就死。每發子彈的間隔只有0.01秒,他們的所有人都可以在0.01秒內精確跟搶?!?

      寧負搖搖頭,他還沒有如此了解這個游戲。腦中忽然閃過在經理辦公室內看到的那場對局,現在回憶起來,子彈打在集裝箱上,每一發應該都敲在了李鍇的心臟位置,所以李鍇才會大驚失色。

      在全息投影的籠罩下,李鍇抱著雙臂,全神貫注地看著比賽,龍翔已經減員過半。

      李鍇說:“記得回我郵件!”然后轉身離去。

      結束了一上午的訓練賽,龍翔隊三戰三敗,宋峰說:“寧負,如果換你上,有幾成勝算?”

      寧負說:“我差得還很遠?!?

      宋峰說:“別呀,你可是我們身價最高的隊員?!?

      寧負聽出了這話里有話的意思,沒再理會。退出vr儀,他在家中打開全息影像,找到之前李鍇和神眼的對局,寧負再一次觀看回放。

      李鍇閃身躲進集裝箱,蹭著集裝箱的瓦楞鋼板向內移動,神眼隊員果斷開火,子彈像一柄大錘,狠狠砸在集裝箱上,發出巨大的爆響,每一擊都使得瓦楞鋼板產生形變,就像有一只拳頭砸在李鍇的后心。隨著李鍇的移動,他后心同一個位置感受到了三次重擊。

      這的確有點不同尋常,但也許是巧合呢?

      今天李鍇來龍翔的休息室找自己,又在暗示些什么?

      打開郵箱,寧負陷入了深思,李鍇很可能已經關注神眼很久了,但有些話不方便在郵件中明說。

      這時響起了敲門聲。

      生物識別信息是屠龍會首席執行官。

      “作為東亞地區的首席執行官,您應該很忙呀,怎么在我身上耗費了這么多時間?!?

      男人說:“因為你很重要呀?!?

      寧負請他坐下,來的是首席執行官而不是刺客或者秘密部隊,證明拒絕屠龍會的邀請暫時還不至于招來殺身之禍。、

      男人翹起腿,看到皮鞋上的灰塵,他從西裝胸前的口袋中取出手帕,仔細擦亮了皮鞋,捏著手帕,在茶幾上方松開,沾著污漬的手帕掉在茶幾上,皺皺巴巴的。

      他說:“你拒絕了我們的邀請,不過沒有關系,命運總會指引我們走在一起?!?

      “這么說屠龍會信奉宿命論?”

      “差不多吧,我們相信命運,命運也的確沒有拋棄我們?!?

      寧負愣了一下,應付道:“心誠則靈,我想也是這樣的?!?

      “寧負先生呢?你信奉什么?主義還是宗教?像你這樣的人,是不是什么都不信?”

      寧負扁了一下嘴,說:“不重要,這次有什么事?您是大忙人,我不敢耽誤您時間?!?

      “李鍇今天在龍翔的休息室里見過你了,有些話已經說得很明白了?!?

      “你是說,他暗示神眼隊有問題?”

      “是的,這支隊伍可能真的有問題,我們按照網站提供的隊員信息進行調查,這些身份和經歷都是偽造的,除了教練,其他人都不存在?!?

      “你的意思是,神眼的隊員其實都不存在,只是一道道偽造的程序而已?”

      “目前來看是這樣的,但我們沒有證據,證明一個身份有問題其實并不難,但證明一個身份所對應的人不存在確實有點難?!?

      執行官望向寧負,好像在確認他是否聽明白了。

      寧負知道,執行官所說的情況就是存在生物信息,但是目前沒辦法找到對應的那個人??芍皇钦也坏蕉?,世界這么大,那個人可能在任何地方,也許是地下城,也許是空間站,也許是智能集團內部,怎樣才能證明生物信息所對應的那個人根本就不存在呢?

      執行官繼續說道:“據我們的調查,你和蘇氏重工的大小姐,蘇桃,之前有過一段感情經歷,現在加入蘇氏重工贊助的龍翔戰隊,想做出一番成績,都在情理之中,我理解。哪怕你對屠龍會依舊有所顧慮,我也接受。謹慎些沒錯。我是希望你和李鍇能夠聯手查清這件事,對你我都好?!?

      寧負給自己搬了張凳子,坐在茶幾前,看了一眼沾過污漬的手帕,用手背將其掃進垃圾桶里,又抽出衛生紙仔細擦了桌面。做完這些,他才慢條斯理地說:“你是說神眼在特種部隊的比賽中使用外掛進行作弊?”

      執行官點了點頭:“就是這個意思?!?

      寧負瞥見地上的屏蔽立場,還剩一格能量,他指了一下,然后站起身來說:“慢走不送?!?

      “你還沒給我答案?!?

      “這件事我和李鍇商量著來,但你們不要介入,可以么?我和李鍇互通有無,但是關于你們屠龍會的一切,我不知情也不摻和?!?

      執行官收起屏蔽立場,說:“也好?!?

      寧負將李鍇發愣的全息影像壓縮打包,文件命名為一個問號。

      他打開郵箱,將這個文件發送給李鍇。

      很快,他得到了回復,是一個感嘆號。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