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捕捉模型很快搭建完成,因為寧負看過很多比賽錄像,所以李鍇需要他從熟悉的錄像中找出神眼隊員的所有瞄準視角。

      寧負同時播放九個影像,這次輪到李鍇吃驚了。

      同時細看九個影像,意味著對注意力隨心所欲的掌控,也意味著對信息遠超常人的接受力和理解力。

      李鍇說:“你屬蒼蠅的吧?有九對復眼?”他心里五味雜稱,有吃驚,有安心,有踏實,也有恐懼,這是他從未有過的情緒。

      寧負說:“搞快點?!?

      隨著數據導入,分析對比,結果出來了。一條條紅線近乎重合但卻又存在細微的差別,李鍇和寧負都陷入了困惑。

      這些軌跡沒有完全重合,說明神眼并不是借助外掛進行輔助瞄準,但是所有軌跡又大致相同,就像這些人都有同一個師父手把手的教他們瞄準。

      但這是不可能的,瞄準軌跡就像筆跡一樣,各有不同,哪怕師出同門,只能找到風格上的相似,絕對不可能有這么高的重合度。

      寧負想起了之前和典越關于黑月基地外掛的討論,一種可能在他的腦海中閃過,這些外掛會不會都是人工智能?

      如果這些人工智能的源代碼相同,學習材料相同,那么他們的確可以做出近乎一模一樣的瞄準軌跡。但是寧負沒有證據。

      不過只靠目前的瞄準軌跡分析,就足以證明神眼有問題。

      “李鍇,我建議這些東西就先留在這里,如果帶入上層網絡,很有可能會被檢索到?!?

      李鍇皺起了眉,他當然知道事情的嚴重性,這個結果不僅會影響到特種部隊這款游戲的所有比賽,更是屠龍會找尋許久的突破口。他說:“可是不帶出去,我們查了,又有什么意義?”

      “你帶出去也沒有意義,神眼的教練是智能集團神經網絡部門的技術主管,他們做這一切甚至都是智能集團默許的,整個黑月基地都在智能集團的掌控下,這個密室說不定都未必安全?!?

      “那按你這么說,現在就應該有人沖進來把我們都抓走呀?!?

      “他們不知道我們的目的,我想智能集團一定很樂意用錢來解決這件事。我們的動作肯定瞞不了多久,估計一出去就會被他們找去談話?!?

      “就算真和你說的一樣,可是接下來怎么辦?”

      寧負自己的打算是找個借口趕緊退役,他一點都不想惹麻煩,但是眼下還得糊弄李鍇,他隨口說道:“可以先和屠龍會溝通一下?!?

      李鍇抱著手想了很久,最后點了點頭。

      一陣流光后,他們退出了這間密室,回到了黑月基地寫字樓的房間。寧負從vr儀中走出,撕開的塑料膜在半空中蕩著,就像他走進去前一樣。

      李鍇也走了出來,他說:“時間差不多了,我們去外面吧?!?

      陽光明媚,他們向航站樓走去,那里是連接現實的橋梁。迎面走來一個女孩,穿著短褲和露背吊帶,踩著一雙系帶涼鞋,她看見李鍇后吃驚地捂住嘴巴,然后小跑過來,“能給我一個簽名嗎?”

      李鍇正擰著眉頭冥思苦想,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寧負識趣地退在一邊。

      女孩拿著一支記號筆,將肩頭遞給李鍇。

      其他人也圍了過來,李鍇身邊瞬間變得熱鬧起來,他從很多個肩膀的縫隙中甩給寧負一個有苦說不出的眼神。

      寧負饒有興趣地看著突如其來的簽名活動,在人群中試圖找到艾詩怡的身影,自上次分別后,寧負再也沒有遇見那個女孩,他想說自己現在已經成為了正式的職業選手,而且和女朋友也有了新的約定,一切都在慢慢變好。

      但寧負知道,李鍇一定會把這件事揚出去,屠龍會也絕不能善罷甘休,肯定得把智能集團攪得天翻地覆。

      一切其實不會慢慢變好。

      有時候生活確實有點苦,那么多問題接踵而至,總有意外不斷發生,任何美好都分外奢侈。他現在只想躲回自己的小屋子,調一杯威士忌酸,然后靠在床頭讀阿加莎·克里斯蒂的偵探小說。

      第一個找李鍇簽名的女孩忽然走了過來,沖寧負眨了一下眼睛,然后彎下腰像他招手,做著嗨的口型。

      寧負笑著抬了下手算是回應,女孩指著寧負,眼睛里閃著光作吃驚狀,“寧負!龍翔戰隊!”女孩舉著一只手轉了圈,她的斜跨包上流蘇飛揚。

      “李鍇有那么多粉絲,也不差我一個,要不,我做你的粉絲吧!”

      寧負挑了一下眼,示意她肩頭有李鍇的簽名。

      女孩說:“是不是吃醋了,等下?!?

      她調出全息影像,在元宇宙世界中,換相貌比換衣服簡單太多。還是露背吊帶,超短褲,系帶涼鞋,女孩說:“喜歡這種風格么?”

      寧負點了點頭,女孩湊過來,說:“要不要你給我也留個簽名,我覺得你特別有潛力,這套皮膚以后肯定很值錢!”

      胃部傳來一陣痙攣,寧負喜歡女孩的坦誠,但他說不出來為什么,也許代入了現實的感受,突然就對這個世界異常反胃。談不上什么占有欲,指出李鍇的簽名也是開個玩笑,這樣的事情發生在元宇宙的世界中于情于理都說得通,可他就是感到難受。

      身體上簽下別人的名字,還要保存下來,總給他一種被物化的錯覺。但在元宇宙中,身體的確是可以用來交易的物品。

      看著寧負皺起眉,女孩說:“你怎么了?”

      寧負擺擺手,示意沒問題,然后說:“時間不早了,我得離開這里,謝謝你?!彼D出一絲微笑,然后給李鍇傳去一條信息,說自己先回去,便獨自走向航站樓。

      女孩在后面叫了他一聲,寧負回頭,女孩撅起嘴,握著拳在眼臉作擦淚狀,寧負比了個ok的手勢,然后揮手示意再見。

      來到航站樓,他走進返回矩陣,流光過后,是亮著暗淡白光的vr儀,風扇低沉有力地嗡鳴著,掃地機器人發出工作完成的叮咚提示音。

      他脫下襯衣扔在沙發上,換了一件寬松的睡袍,鍋里已經在燒水了,今天的晚餐是速凍水餃。

      將球冰從模具中取出,再淋上黑方,他端著杯子在書架前找著阿加莎·克里斯蒂的小說,《底牌》還是《帷幕》?

      水餃盛在盤子里,料碟中加上老恒和的米醋,寧負想起核爆之前,自己也無數次在出租屋里這樣應付著晚飯。水餃是豬肉白菜餡的,幾乎吃不出合成肉的感覺,米醋的酸香在舌尖綻開,這樣的小幸福讓他十分滿足。

      但是在寧負的屋子里,沒有水餃也沒有老恒和的米醋,vr儀泛著紫光,表示正在工作狀態,寧負根本就沒有回到現實。

      只需要一個簡單的路由錯誤,就可以將他永遠困在虛擬現實的幻境之中,那根代表深度大腦刺激的紅線微微發熱,寧負的記憶正在被飛速讀取,然后成為構建元宇宙的材料。這是一場注定無法醒來的夢,他會在各個元宇宙中來回穿梭,直到生命耗盡,最后死在vr儀中。

      吃過水餃的寧負躺在沙發上,想起老恒和的米醋還剩半瓶,打開購物網站,瞥見余額,他一下子泄了氣。

      這些核爆之前的東西,無論黑方還是米醋,都貴得驚人。

      矯情在此刻是明碼標價的奢侈。

      他點上一支眼,開始思考自己退出這些紛爭的決定是否正確。

      遇事就逃,是怯懦還是聰明?在這樣擺爛的循環里他已經淪陷了太久。

      用不了多久,用不了多久,他的一切都會被蠶食殆盡,世界仿佛是一頭噴吐酸霧的巨大怪獸,一點一點腐蝕著他腳下的土地,左閃右跳,慌亂中手里的撲克掉了幾張,捏了很久的黑桃k變得泛黃發脆,濺上一滴酸液,洇暈出黑色的洞,就像煙燙的疤。

      沒到山窮水盡,但他不知道自己還能退去哪里。

      調出全息投影,他找到了一個許久未聯系的id,向楠。

      “好久不見,有事問你。方便去會客室面談么?”

      “這會兒不太方便,你說,什么事兒?”

      “你了解股權架構方面的知識么?”

      “了解一點?!?

      “我現在可能有個股權糾紛,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的所有股份和一些名下的房產車產都被凍結了?!?

      寧負猜向楠一定會問,你還有房產車產,果不其然向楠的確有些吃驚。

      他為江依工作的事兒沒和這些老朋友講過,李曉,方坤宇,向楠他們都不知道。

      “說來話長,回頭和你解釋?,F在我關心的問題是有沒有解凍我股權或者財產的可能?!?

      “財產凍結有很多情況,你得讓我了解一下。有沒有什么具體的材料?”

      “你可以找一下江任集團的股權架構,我掌握的基本上也就是這么多?!?

      向楠說稍等,即刻便去查閱資料。

      球冰化了一部分,寧負拿過黑方的瓶子,又添了半杯威士忌。寧負其實對向楠沒有抱太大期待,畢竟向楠是他的高中同學,倆人年紀相仿,這個年紀,大概都還涉世未深,如此棘手的情況,換做誰大概都會知難而退。

      不過向楠的父親有一家律師事務所,據說很擅長處理各類經濟糾紛。寧負希望向楠能遞個話,看他父親對這個案子有沒有興趣。

      全息影像上的聯系人頭像開始閃動,向楠發來消息說:“寧負,這里面的情況有些復雜,你看我要不要問一下我爸?!?

      寧負的手指懸在全息投影的鍵盤上,他猶豫了。

      每逢重要抉擇,他總是用拋硬幣的方式來取舍。

      黑色硬幣發出一聲悅耳的脆響,翻滾著升向空中,寧負立刻就后悔了,這枚羽毛浮雕的黑色硬幣沒有正反。

      然而下一秒,讓他瞠目結舌的事出現了。

      翻滾著的硬幣在頂點耗盡了所有動能,開始下墜,劃出了一道優美的拋物線。然而硬幣墜落的速度卻越來越慢,最后懸浮在和手背還有一段距離的空氣中,無休無止地繼續翻滾著。

      像魔術,又像魔法,讓人不寒而栗。

      寧負準備接住硬幣的手僵在那里,整個人像被一道閃電擊中,后背冷汗直流。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