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著名社會學家哈瓦特在《核后世界》一書中構想了未來人類居住和生存的地下城市。工業區,農業區,住宅區被徹底分開,又依靠緊密且高效的地下網絡連接在一起。居住區由世界政府直接管轄,而工業、農業區則交給人工智能。

      寶馬m4沖破雨幕,駛入通往地下城的涵洞。寧負一邊開車,一邊讓加百列搜索著有關地下城的資料。郵箱不停地發送抑或回復著信息,在陌生的地方如果能找到一張熟悉的面孔,那么也算是一種安慰吧。

      漆黑的涵洞仿佛沒有盡頭,已經聽不到雨聲了,地面干燥。頭頂不時掠過一架飛行器,地下城與上面的世界并未完全隔絕。

      通過加百列,寧負確認方坤宇就在這座地下城中,方坤宇現在還做老師么?地下城應該沒多少孩子了。

      核爆之后,人們都害怕自己的基因被輻射改變,生下有缺陷的兒童,很多家庭都變成了丁克一族。世界政府對此也沒有什么反應,畢竟人口已經不再是生產力的主要支柱。

      “死機器”這個詞又一次出現在寧負的腦海中,有錢人依舊生活在地表,住著安裝了天穹系統的別墅,散落在世界各地,而那些普通人,掌握著過時的技能,不被這個時代所需要,只能在地下城里做著一場又一場沒有盡頭的夢。

      涵洞中開始出現支道,路上漸漸有了其他車輛,幾乎全是電動的。寧負駛過燃油車禁止入內的牌子,地下城的換氣系統負載很大,如果允許燃油車通行,地下城的空氣質量將會徹底惡化。世界政府甚至還推行過一段時間的禁煙措施,但最后不了了之了。

      寧負將寶馬m4駛入停車場,探照燈下排列著無數輛廢棄的車子,一眼望不到盡頭。有些車破損不堪,有些車銹跡斑斑,它們都輪胎干癟地趴在那里,沒有一絲生氣,就像一場尸體的聚會。

      更深更遠的黑暗中還有無數臺這樣的“死機器”,不難想象,有些車是某個中年人來之不易的積蓄,副駕曾坐著妻子,后座是年邁的父母,車窗外風景閃過,中年人有些洋洋自得,打拼這些年,也算是享受到了幸福的感覺。有些車是某個年輕創業小伙全款買下的,提車時意氣風發,自己的生意必將越做越大,到了夜店將點一杯橙汁,將車鑰匙擱在桌上,暗地里抱怨怎么還沒有識貨的女孩靠過來。

      這些故事和車子一起,在地下深處潮濕悶熱的空氣中一點一點腐朽,靚麗的漆面變得暗淡,逐漸剝落,鐵銹爬上了心臟,讓人粗重的呼吸中都帶著一絲腥味。

      寧負背著行李袋,拍了拍寶馬m4微燙的引擎蓋,算是告別。

      他走到路邊,伸出大拇指,這是搭車的手勢。

      感覺自己好像來到了60年代的美國,在嬉皮士運動的狂潮中,沿著66號公路尋找愛與理想。

      根據加百列搜集的資料,很多人在這里丟下燃油車,搭乘其他人的電動車抑或飛行器前往地下城。

      黑暗中光線轉動,像是為了迎接空襲,寧負想象著柏林防空塔火力全開的模樣,曾經毀天滅地的戰爭和當下的災難相比不值一提。人類終究用自己的力量毀滅了自己。

      地上投下一束藍色的光,是飛行器準備著陸的標志,提醒后面的電動車注意避讓。一架黑色的飛行器,像遙控無人機的模樣,只是大上許多,至少可以坐下四個人。

      隨著飛行器的高度緩緩降低,寧負看到了機窗后的那張胖乎乎的臉。

      是李鍇,表情肅穆,眼中還殘留著驚慌未定的痕跡,他必須裝作冷酷,才能更好地在這個世界中存活下來。

      寧負疲憊萬分,抬起眼,卻覺得自己應該笑一下。

      看到寧負的笑,李鍇咬緊的牙關送了,擠出一副哭笑不得的神情,他倆都以為對方死了,沒想到卻在這里相遇。

      寧負坐上飛行器的副駕駛,好奇地打量著一切,然后拍了拍李鍇的肩,說:“行呀,說實話,沒想到你還活著?!?

      李鍇說:“首席執行官來我家把vr儀關了,這就是他的飛行器?!?

      寧負打開手套箱,里面露出一支m1911的槍柄,李鍇瞥了一眼,問道:“你在現實中開過槍么?”

      寧負點了點頭,李鍇說:“我沒有,靶場都沒去過。和游戲中差別很大么?”

      “挺大的,游戲中彈道都是一樣的,但是現實中,每顆子彈都有自己的方向。況且,游戲中你摘走的是勝利,而現實中是生命,心理壓力不一樣?!?

      “你殺過人么?”

      寧負說:“殺過吧?!?

      “什么感覺?”

      “沒感覺,我不殺他們,他們就要殺我,小說中那樣晚上睡不著的感覺我從來沒有過,反而把想殺我的人都殺了我才睡踏實?!?

      李鍇想到這次的敵人,頓時又心涼了半截,他問寧負:“你說他們會不會追到地下城來?”

      “不知道,以防萬一唄?!?

      寧負抽出m1911,檢查槍膛和彈匣,李鍇在一旁嘟囔了句:“和游戲里一模一樣?!?

      飛行器緩緩降落在停機坪上,這是一個類似收費站的無人關卡,錄入生物識別信息后,他們才算正式進入了地下城。

      社會學家哈瓦特提出了住宅區的三要素,住宅,物資集散中心,公共活動區域,地下城的住宅區也是按照這樣的指導思想建造的。

      這里只有一種交通工具,類似地鐵,分為行車和列車,用于在地下各個空間活動,沒有私人交通工具。

      住宅區實行網格化管理,每個立體網格內都有醫院,廣場,超市,娛樂中心。

      可是這些規模宏大的構想最后呈現在寧負面前的,只是一條又一條狹長的甬道。

      逼仄,潮濕,充滿灰塵的味道,頭頂是慘白的冷光燈。

      沒有開闊的視野,沒有壯觀的建筑,沒有任何風景,抹平水泥的墻壁在此刻脫穎而出,顯得賞心悅目,無處不都是為活下來所做的妥協。

      寧負站在月臺上等待著最近的一班行車,他已經通過加百列和方坤宇取得了聯系,約好在r9c13社區的咖啡廳見面。他問身邊的李鍇:“你去哪里?”

      李鍇說:“什么?我,我也不知道要去哪里,我以為你要我跟著你走?!崩铄|低下頭,他很不習慣現在自己的處境,曾經那個在賽場上叱咤風云的王者如今無依無靠,不得不有求于人,他小心地抬眼,想從寧負的表情中看出什么,如果寧負拒絕,他真的不知道自己該怎么辦。

      寧負說:“我要去見一個朋友,嘗一下這里的咖啡,先一起吧?!?

      李鍇幾乎是顫抖著點了點頭。

      行車到了,就像地鐵一樣。月臺上除了他們,還有一個拎著手提箱,穿著棕色風衣的男人。車門緩緩打開,寧負背著行李袋走了進去,車廂中空蕩蕩的,和地鐵的結構差不多,頭頂有一根橫桿,兩邊是座位。

      一個穿著粉色斑紋小腿襪的女孩蜷著腿坐在角落,懷里是她的皮質小書包。拎著手提箱的男人和他們進了同一節車廂,坐在女孩的對面,手提箱放在腳邊,男人戴著呼吸面罩,連眼睛都看不見。

      李鍇說:“我們是不是也應該戴一個呼吸器,包里有?!彼砗蟮牡巧桨醒b著執行官飛行器里的各種武器和護具,包括那把手套箱中的m1911。

      寧負說:“忘了,我倒是不用,你吃過抗輻射的藥么?”

      李鍇點了點頭,寧負說:“那應該沒事?!?

      他自己的身體早就被輻射禍害過好幾遍了,在布格利諾便已吸入了太多的輻射粉塵,如果能產生抗體的話,他現在都應該對輻射免疫了。

      冷清的行車在漆黑的隧道中飛馳,寧負這才發現行車與地鐵的不同之處在于沒有車窗,廣告開始播放。

      “深度腦部刺激,帶您體驗新西蘭的牧場風光,可以品嘗世界上無論任何時代都處于頂級水平的新鮮牛奶,讓您在地下城的生活更加滋潤?!?

      “有關研究表明,在深度腦部刺激的情況下,人類可以從虛擬現實中真正獲取能量,新西蘭牧場牛奶,男人喝了更強壯,女人喝了更美麗?!?

      寧負想起之前的一個研究,想象自己在運動,肌肉的確會得到鍛煉。但是他和李鍇不久前正是差點被深度腦部刺激這種東西要了命,至少短期內無論因為什么原因,寧負都不想再踏足元宇宙,估計李鍇也是。

      滾動播放的廣告沒完沒了,機械合成的電子音就像嚼了一個小時的甘蔗,沒什么甜味,還掉渣,讓寧負想吐。

      對坐的女孩臉始終埋在臂彎的書包里,她的頭發從銀色漸變為粉色,扎著雙馬尾,小皮鞋上落了灰塵。核爆后,寧負很少在現實世界中見到人,哪怕是做寵物醫生,也基本沒怎么和客戶面對面交流過,好不容易在地下城的行車上遇見兩個人,可這兩個人的臉都看不到。

      寧負在心底輕輕嘆了口氣,他挺好奇女孩的模樣。

      廣告這時在介紹恐怖游戲,寧負忽然想起自己很早前看過的一本懸疑小說,講了某個女明星坐地鐵結果遇見鬼的故事,小說中的鬼都沒有面孔。寧負心下一驚,這兩個人會不會就是那種沒有面孔的鬼?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