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到站后,依舊是單調的灰色甬道,霓虹燈排成r9c13的字樣,不遠處有一個亮著白燈的值班室,寧負敲了敲門,里面有一個穿著保安制服的工作人員。

      “什么事?”

      “找一下朋友?!?

      “登記?!惫ぷ魅藛T指向一旁的識別儀,寧負按上手指,錄入了生物信息。

      李鍇剛要上前,工作人員說:“登記一個人就可以了?!?

      柵欄緩緩打開,寧負和李鍇走了進去,這是地下城的公共區域,像是一個開闊的廣場,中間有一個巨大的風車,葉片不急不緩地轉動著,攪亂了悶熱的空氣,有老人坐著輪椅在一旁喝茶,幾個小孩踢著皮球。周圍是一圈小店,日用,雜貨,零食,咖啡。

      寧負指著咖啡廳說:“應該就是那家?!?

      推開門,咖啡的香氣撲面而來,這里面不像是從窗外看到的那般昏暗,暖色的光從頭頂照下,的確有幾分溫馨的意味,有人從角落里的座位上站起身來,是方坤宇。

      他還是像之前的夏天一樣,穿著有些正式的短袖襯衣,下擺扎在皮帶里,一張方臉上長著茂盛的絡腮胡。

      “來了?哎?你們怎么沒帶呼吸面罩?這位是?”

      “李鍇,我朋友,特種部隊職業選手?!?

      “你就是李鍇?久仰久仰,我看過你的比賽,很厲害!”

      方坤宇請他們落座,問寧負說:“你是不是有什么難處了?怎么突然跑來看我?!?

      “確實,躲債吧?!?

      “真的假的?”

      “我想先了解一下這里的情況,服務員,一份espresso,你倆喝什么?”

      方坤宇點了拿鐵,李鍇要喝卡布奇諾。這時的李鍇才更像一個剛滿十八歲的少年,拘謹,羞澀,又帶著些膽怯。

      寧負要的意式濃縮端了上來,服務員居然是個女孩。寧負驚詫地問道:“不是人工智能?”

      方坤宇笑著說:“真人,是不是很好看?你小子不會又動歪心了吧?”

      寧負說:“不至于?!?

      意式濃縮表面沒什么油脂,喝起來酸味和苦味都很突出,寧負說:“豆子烘培過度,萃取也不夠充分?!?

      方坤宇說:“行了,有的喝就不錯了?!?

      高跟鞋的聲音越來越近,一只手按在寧負的肩頭:“你很懂么?”

      寧負仰頭看見女孩,她穿著一件黑色女仆長裙,口紅的顏色像血又像火,給人一種鋒利的感覺,看起來很成熟。寧負說:“可以把粉磨得再細一點?!?

      女孩把托著拿鐵喝卡布奇諾的餐盤放在桌上,高跟鞋的聲音漸漸遠去。

      方坤宇說:“別招惹她,地下城有很多規矩你不知道?!?

      “說來聽聽?”

      “反正別招惹這個女孩,黑白兩道通吃的狠角兒?!?

      高跟鞋的聲音又在身后響起,女孩端來兩杯意式濃縮:“嘗嘗?!蓖瑫r,子彈上膛的聲音在寧負后腦響起。

      方坤宇一下子站起身來,擺著手說道:“趙姐,我朋友剛來地下城,不懂規矩?!?

      這個被方坤宇叫做趙姐的女孩轉過身,用槍頂著寧負的下巴,說:“看來,還是個上面的大人物?”

      寧負下巴被頂著,低不了頭,說:“你這樣讓我怎么喝?”

      女孩的領口春光乍泄,寧負索性閉上眼。

      槍頂住了他的太陽穴,方坤宇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李鍇愣在原地,他哪里在現實中見過這樣的場面。

      寧負用清水漱了口,拈起一杯仰著脖子一飲而盡,然后轉頭對趙姐說:“沒嘗出來?!?

      怒意爬上趙姐的額頭,太陽穴上青筋暴起,寧負說:“開槍呀?這可不是玩具?!睂庁撚檬种篙p輕點了一下槍管,說:“這東西是用來殺人的,你拿槍對著我的腦袋,想必已經做好了殺死我的準備,那么,你有被我殺死的覺悟么?”

      一聲巨響,嗆人的火藥味混著煙塵彌漫在不大的咖啡廳中,寧負不知何時已經來到了趙姐的身后,露營刀的鋒刃在女孩喉嚨上劃出一道血痕。

      寧負說:“我剛喝的這杯是你后做的,你沒有把粉磨細,反而是放粗了,所以酸味更重一點,你到底懂不懂咖啡???不懂咖啡你在這兒開什么咖啡店?”

      趙姐轉過身來,面色陰沉地盯著寧負,說:“你現在離開,還有機會活下來?!?

      寧負說:“你的脾氣太爆了,做不了生意,你現在轉行,還有機會混口飯吃?!?

      “你這是在找死?!?

      “可我怎么感覺找死的人好像是你呢?”寧負從在趙姐的衣領上擦刀,然后問女孩:“我的建議你接受么?”

      白色的衣領上留下一道殷紅的血痕,趙姐的嘴唇動了動,最后什么也沒說。寧負重新坐了下來,方坤宇說:“你何苦給自己惹麻煩?!?

      “不是黑白兩道通吃么?我正需要這樣的人?!?

      “那你和她好好談唄?!?

      “拿什么談?”

      “快走吧,她肯定叫人了?!?

      寧負說:“坐著?!?

      方坤宇和李鍇沒滋沒味地喝著咖啡,寧負從皺皺巴巴的軟包裝煙盒中取出一支香煙,他記得方坤宇已經戒煙了。

      如果不出他所料,要不了多久,咖啡廳里就會站滿治安隊的人,門外則會圍著一群黑幫暴徒。

      高跟鞋的聲音再次從身后響起,一杯意式濃縮放在了寧負面前。他嘗了一口,苦味還在,甚至更重,但是酸味變弱了許多,咖啡的香氣明顯增加了不少。

      “你嘗嘗?!?

      “確實?!?

      趙姐拖過一把椅子,坐在一邊,翹起腿說:“治安隊的人不會來了,說吧,你想要什么?”

      寧負瞥了方坤宇一眼,對趙姐說:“我在上面有仇家,混不下去了,想在這里躲一躲?!?

      趙姐看了方坤宇一眼,他們之間應該相互認識,方坤宇點點頭,示意寧負所言非虛。趙姐轉向寧負,說:“你不怕我把這些事兒捅出去?”

      “不怕,我在地下城和死了沒區別,只要沒有利益沖突,他們不會輕易找我麻煩?!?

      李鍇狐疑地望向寧負,他擔心那些人會不死不休,寧負回望了李鍇一眼,又上下打量起趙姐:“聽方坤宇說你很有手段,黑白兩道通吃,這樣的狠角兒留在地下城一定有什么原因,總不能是逃婚吧?”

      趙姐皺起了眉,她為數不多的耐心即將被消耗殆盡,警察的確不會來,但是門口確實已經沾滿了人,只要她動動手指,就會有一群暴徒沖進來,將這個不知天高地厚,說話討厭的男人剁成肉泥。

      寧負繼續說:“放松,我知道你在門口安排人了,我沒想過針對你,只是說了一句咖啡不夠好,是你小題大做拿槍指我腦袋,打開門做生意嘛,還不許顧客說兩句了?”

      方坤宇說:“趙姐,這位真是我十分要好的朋友,你們能不能看在我的份上好好聊?他叫寧負,我之前和你提過,我高中時最好的朋友?!?

      趙姐說:“沒聽過。我留在這里是因為不用戴呼吸面罩,也不需要納米防護服,我只想做點小生意,你有仇家,我不能留你?!?

      “你是害怕了?”

      趙姐瞇起眼,寧負繼續說:“害怕就對了,這么和你講吧,我的仇家派了一支武裝部隊上門來殺我,這個年代,武裝部隊,多嚇人吶,你應該害怕的?!?

      趙姐說:“我害怕對你有什么好處?我害怕了就不會留你,這點道理你不明白?”

      寧負說:“是你不明白,我還站在這里,全須全尾的。你是應該害怕在未來的某個時刻,可能會找上門來的我的仇家,也更應該害怕現在就離你不到半米的我。再說了,老虎會找羚羊做保鏢么?強龍難壓地頭蛇這一套我真的不信。所以不打不相識,我們交個朋友,如何?”

      趙姐說:“你那么有把握?”

      寧負松松垮垮地坐在椅子上,一攤手:“你自己也說了,你就是想做點小生意,我們沒有利益沖突,可以互幫互助,成為很好的朋友,對你的生意我沒有興趣?!?

      趙姐嘴唇微抿,r9c13社區,她是“教父”一樣的存在,掌管這里最大的黑幫,咖啡廳后門直接通向人體改造及義肢開發中心,這是她真正的搖錢樹,也是她最堅實的后盾,就連治安隊隊長都需要她來維護義眼。

      今天發生的一切都讓她感到莫名其妙,之前方坤宇是提前打過招呼,說要招待一個上面來的朋友,但是因為昨天在角斗場輸了一大筆錢,她心情很糟糕。

      在地下城能夠喝到現磨咖啡已經十分奢侈了,從來沒有人對她的手藝說三道四,她一直覺得如果沒有核爆,自己在上面的世界當個咖啡師也未嘗不可。

      直到這個男人毫不避諱地指出她做的意式濃縮萃取不夠充分。

      回憶起事情發生的全部經過,她開始后悔自己當時為何要拿出槍來。

      也許是因為這個男人壓了方坤宇的氣場,所以讓她感到不舒服?

      趙姐一直很敬重方坤宇的為人,他本來可以留在地上的世界,但依舊選擇搬到地下城。趙姐讀過方坤宇的手稿,有一部分是回憶錄,寫著核爆之前自己的教學生涯,還有一部分在探討科技和人類的關系。

      方坤宇一直反對地下城的建造,他認為這種臨時最終會被偷換成永久,哪怕地表的環境恢復到適宜人類居住的環境,地下城的居民也不可能有機會重新搬上去。

      這些為了最大化資源利用率建造的城市,將人們困在一條條灰色甬道中,不得不用多彩的霓虹燈來對抗乏味,賽博世界的構想已經變成了現實。

      這不是城市,這是“死機器”的水泥棺材。

      方坤宇說,人性失去了和自然的鏈接,終將一步一步走向湮滅。

      方坤宇的朋友,應該不會是什么大奸大惡之人。

      想到這些,趙姐身段軟了下來,說:“朋友的朋友就是朋友,有話好說,是我先前冒犯了?!?

      寧負手心微涼,滲出細汗,他其實沒什么把握,胸有成竹都是裝的,只是不喜歡被人用槍指著腦袋。他最受不了的就是威脅,一如既往。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