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睜開眼,傳來一陣清脆的電子合成音。

      “寧負先生,您已經睡眠了18小時24分鐘,在您的睡眠時間中,快速眼動占比……”

      寧負揮手打斷播報,來到衛生間,只有一個洗手臺,抬頭可以看見鑲嵌在吊頂中的花灑,洗手臺下方應該是一個洗衣機。鏡子旁邊有一個小柜子里,里面放著電動牙刷,剃須刀,刮胡泡沫等。

      鏡子可以通過虹膜識別進行操控,按照說明,寧負得到了一厘米精確分量的牙膏,因為他有抽煙的習慣,所以牙膏中提高了研磨劑和蛋白酶酵素的比例。

      早間新聞播報,地下城r9c13轄區歌舞升平,沒有暴力惡性事件,迎來了兩位新居民。寧負瞠目結舌,這種事情都需要報道?那這里的生活究竟有多單調,寧負甚至有些想念明星緋聞登頂熱搜的核爆前世界。

      淺灰色的亞麻短袖t恤,白色寬松的系帶運動褲,灰白配色的德訓鞋。寧負走出房間,乘電梯來到一層,看到健身器材,他準備活動一下筋骨,然后再去廣場覓食。

      正當他給胸推的杠鈴加重量時,有人走了過來,說:“加這么多,你能行么?”

      寧負看了那人一眼,說:“差不多吧?!?

      那人說:“你就是新來的寧負?怎么樣?沒有核輻射的空氣還習慣么?”

      寧負感覺自己心底騰地一下就燒起一團火,不知道為什么,他的脾氣大不如從前。不過他依舊按捺住了一拳砸向對方臉頰的沖動。

      寧負說:“挺好的?!比缓箝_始做胸推,肌肉傳來一陣撕裂般的疼痛,他漲紅的臉,之前被困在元宇宙,對身體的消耗太大,路上只吃了一些壓縮食品,現在真的不應該做運動。

      寧負放下杠鈴,準備先去大吃一頓。

      正要轉身離去,一只手搭上了他的肩。

      “抓住那人的手腕,一個過肩摔,然后一腳踩在他的臉上?!睂庁撔χ鴵u了搖頭,把這樣的想法驅逐腦后。他問:“你好,有什么事兒么?”

      “到底是地上來的大人物,這么有禮數,那你不知道用完了以后把杠鈴歸位么?”

      “我的錯?!?

      “搬得動么?”

      “還行?!?

      寧負把加上的重量卸下來,周圍人的目光復雜,似乎夾雜著某種莫名的敵意。

      來到廣場,不少人對他指指點點,寧負走進咖啡店,趙姐在吧臺后擦著剛洗凈的杯子。今天她穿了件墨綠色的無袖旗袍,黑色的長發盤在腦后。

      “下午好,在地下城的第一天過得怎么樣?”

      “你好,有吃的么?餓了?!?

      “不免費哦?!?

      “付得起?!?

      寧負找了一個靠窗的位置坐了下來,這里好像永遠都這樣冷冷清清,似乎沒什么人,估計不怎么賺錢。

      “地下城的人沒有喝咖啡的習慣么?”

      “他們更喜歡喝茶?!壁w姐端來了一份披薩,還有一杯美式咖啡。寧負狼吞虎咽地吃了起來。令他沒想到的是,陸陸續續有人走進了咖啡店,他們坐在吧臺前,趙姐上前招呼,寧負才看到架子上的酒瓶。

      這里白天供應咖啡,晚上則作為酒吧。

      吃完一整張12寸的披薩后,寧負感到十分滿足,結賬的時候,趙姐說:“喝杯威士忌?我這里有百齡壇,芝華士,尊尼獲加,格蘭威特?!?

      寧負說:“趙姐,您就別哄著我在這兒消費了,我初來乍到,可沒什么收入來源,這錢花出去一筆就少一筆,算了,尊尼獲加,黑方?!?

      厚重的古典杯蹲在餐巾紙上,菱形花紋反射著溫潤的光,剔透的球冰在杯中打轉,琥珀色的酒液淋下,空氣中氤氳起橡木桶的芬芳。

      “慢用,這杯算我請的?!?

      趙姐轉去招呼其他客人。寧負坐在吧臺前,把玩著手中的酒杯,細細嗅著逃逸在空氣中的煙熏味道和馥郁果香。來到地下城,他以為再也喝不到黑方了,畢竟那些物品據說只對地上世界供應。

      這時一旁的男人說:“你是從地上來的那個新人吧?”

      “地上”這兩個字被故意咬得很重,寧負冷下了臉,望向吧臺那端的趙姐。

      趙姐說:“我不管你們之間的事?!?

      男人看了趙姐一眼,他赤裸著雙臂,上面布滿了紋身。咧開嘴笑的時候缺了一顆牙。

      寧負點點頭,男人拿過寧負的酒杯,往里吐了一口唾沫,說:“喝了,嘗嘗地下的味道?!?

      寧負說:“我不明白,我們在那里見過么?”

      男人說:“沒有,只是看你不順眼,看你們地上下來的人不順眼?!?

      “為什么?算了,我不問了?!睂庁摪丫票崎_,站起身來。男人也跟著站起身,說:“喝了,不然別想走著出去?!?

      話音未落,寧負抓起吧臺上的酒杯碎在男人臉上,嘩啦一聲,吧臺邊站起了幾個人,手中寒光乍現。

      寧負拎起倒在地上的男人,他雙手捂著左眼,血從指縫中滲出,寧負問:“杯子誰賠?”

      吧臺后,有人冷聲說:“滾?!?

      這些人看到趙姐發話了,頭也不回地就離開了咖啡廳。

      趙姐對著站在原地的寧負吼道:“還有你!”

      寧負笑了一下,轉身準備離開。趙姐說:“站??!把地給我擦干凈!”

      “沒有掃地機器人么?”

      趙姐沒有搭理他,只是扔過來一塊抹布。寧負用抹布包著手蹲在地上撿玻璃片,可惜了這么好的杯子,寧負還挺喜歡的,厚重,有份量,剔透,紋路繁雜又不顯得輕浮。

      這里是酒吧,是咖啡廳,也是秘密交易的安全屋,沒有電子設備很正常。

      但寧負真的很久都沒有這樣彎腰干活,核爆之前他還會偶爾拖一下地,核爆之后,一個總是被他踢來踢去的掃地機器人就包攬了所有家務。

      這個姿勢讓他產生了很多聯想,蹲在陽光下用放大鏡烤螞蟻的小孩,亦或是稻田中插秧的老農,這些畫面大概再沒有重現的機會了,只會留在藝術作品或者歷史文獻中。

      寧負撿完玻璃片,又把地上的酒擦干凈,趙姐卻扔來一柄掃帚,說:“都掃一遍?!?

      意料之中,畢竟玻璃碎了會飛得到處都是。

      寧負把桌子一張一張搬開,認認真真地掃著地。趙姐其實本可以早點開口,讓那個人別找寧負的麻煩,但是之前在寧負這里吃了虧,她又沒辦法找回來,能有個看寧負出洋相的機會,她求之不得。至于誰死誰傷,她真的不在乎,反正是宋逸飛的人。

      如果寧負沒出洋相,但打壞了東西,那就直接訛過去,這個杯子是核爆前奧地利生產的水晶杯,價值不菲,現在就是貨真價實的古董文物,該找寧負賠多少錢呢?

      趙姐想到寧負剛才點餐時風輕云淡地說“付得起”那模樣,心中暗自竊喜,“一會兒看你還付不付得起?!?/p>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