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咖啡廳的雙開門邊掛了鈴鐺,每當有人進來,就會有一陣鈴響。又是一陣清脆的鈴聲,一個穿著運動服的男人走了進來,身后跟著幾個五大三粗的保鏢,剛才被寧負打傷眼睛的男人也在其中。

      被打傷眼睛的男人指著寧負說:“就是他?!?

      穿著運動服,身材矮小的男人并未理會,對著趙姐說:“幫我的手下看看,是不是應該裝個義眼?!?

      趙姐一偏頭,示意被打傷眼睛的男人去后門。

      這些人坐了下來,寧負繼續掃著地。穿運動服的男人開口說:“這人,是你的清潔工?”

      寧負直起腰來,對著那個男人笑了一下,說:“是的,我是這里的清潔工?!?

      穿運動服的男人剃了平頭,膚色黝黑,雙眼炯炯有神。

      趙姐說:“不是的,他剛來?!?

      男人卻笑了,擺擺手,說:“我不是來興師問罪的,手下之間有矛盾,讓他們自己解決?!蹦腥谁h顧四周,說:“你們也不許摻和,不過要是對地上來的人有偏見,他就在這兒,你們當面解決?!?

      寧負已經猜到來者正是宋逸飛,掌管著r9c13轄區的所有走私生意。宋逸飛能一家獨大,在世界政府掌控的轄區里只手遮天,想必是有些手段的。

      男人環顧手下,在他的面前,當然不會有人膽敢放肆。他起身拍了拍寧負的肩,說:“好好干?!比缓笥洲D頭對趙姐說:“明天把這個小伙子的員工登記信息給我發過來。還有,醫藥費記在我的賬上,從貨款里扣?!?

      趙姐狠狠瞪了寧負一眼,對男人說:“慢走?!?

      一陣稀碎連綿的鈴響,男人帶著手下離開了。

      寧負笑著問:“宋逸飛?”

      趙姐說:“你不認識他?”

      “不認識?!?

      “你知道清潔工是做什么的嗎?”

      寧負聳了一下肩,攤手說:“無所謂,我又不可能真的給你打工?!?

      “你知道那個杯子多少錢么?產自奧地利,核爆前的老物件,和清代宮廷里的花瓶一個價?!?

      “呦,這不僅想讓我打工,還想讓我打白工?這是訛上我了?”

      “你要講道理!”

      “講道理?打得過就打,打不過就講道理?好事兒怎么全讓你占了?要一杯黑方,有煙么?”

      寧負坐在吧臺邊,一旁的唱片機正在放著爵士樂,黑膠唱片獨有的顆粒聽感,就算在核爆前,這些設備也算是古董了。

      這里的生意不干凈,所有幾乎沒有任何可以收發信號的電子器件。趙姐從吧臺里走出來,拉了一張高腳椅,坐在寧負旁邊,打開全息投影,問寧負:“姓名?”

      除了趙姐的設備,寧負的量子通訊器也沒有被屏蔽,他此刻正在瀏覽加百列幫他做好的分析報告。寧負發現了一個很好玩的現象,地下城的這些人物,不論趙姐還是宋逸飛,幾乎都是白手起家。

      當然,這并不是說地下城就非常干凈,只是利潤太小了,真正的大人物瞧不上。這個世界物質極度富足,生活成本很低,除了那些貪圖享樂,借了高利貸款的人,沒誰再會為了錢賣命。

      況且,無論在地下城賺多少錢,如果不能給上面的世界提供價值,那么依舊會留在這里。

      在趙姐看來,寧負雙眼失去了焦距,像是在發呆一樣。

      寧負忽然說:“你叫趙紫嫣對吧?我給你提供一點思路,算是賠償。你們的商業模式很成熟,宋逸飛負責走私,以及牽線搭橋,然后你們把負債者的器官替換成人工的,再將這些器官高價賣去地上,做的風生水起?,F在我想問你,為什么上面的人需要器官?”

      “他們想活得更久一點?!?

      “那么人到底能不能永遠活下去?第一批器官移植者,他們現在過得怎樣?可以移植腎臟,肝臟,心臟,甚至可以移植皮膚,毛發。人體被解構為模塊化,哪里壞了換哪里,這樣就真的能夠永遠活下去么?”

      “你想說什么?”

      “回答我的問題?!?

      “目前來看是這樣的,隨著克隆技術的發展,以后不用通過移植……你意思我們這個行業很快就會消失?”

      “腦機接口已經比較成熟了,基因改造也有所突破,你覺得你們這些生意還能做多久?除此之外,如果永生真的實現了,你覺得這個世界會經歷怎樣的變化?我就說到這里,夠賠你杯子了吧?”

      如果永生成為了現實,這個世界會經歷怎樣的變化?

      人們對于生命的認知將被徹底重塑,熱力學時間將被科技定格,或者一次又一次拉回原點,就像拖動視頻的進度條一樣簡單。所有建立在“人終將會死”這一基礎上的社會秩序、價值觀、信條、信仰,將全部崩碎。

      這將會是一場危機,危險,又意味著機會。

      趙紫嫣猛然抬起頭,說:“就這么賴過去了?我不知道這個生意做不長么?”

      “承認吧,我說的這些話你之前沒想過,剛才你發了那么久呆,騙誰呢?”

      “你前面沒發呆?”

      寧負心里暗自叫苦,女人么,有時候真的不講道理。他一攤手說:“要錢沒有,要命一條?!?

      趙紫嫣也在心里暗自叫苦,男人么,耍起死皮來也是真的不要臉。不過寧負說的這番話的確觸動了她,一直以來,她都很享受這種高高在上的感覺,可是如果真如寧負所言,這攤生意很快就會黃掉,那么自己就再也不會有現在的地位和權力了。

      趙紫嫣說:“清潔工不想做的話,顧問怎么樣?看在方坤宇的面子上?!壁w紫嫣一只手叉腰,一只手指向寧負:“但錢你是一定要賠的?!?

      “真沒興趣?!睂庁搶⒈械暮诜揭伙嫸M,戀戀不舍地將這只同款的奧地利水晶杯放在吧臺上。這里的空氣雖然悶熱,潮濕,沒有什么植被,但也沒有無休無止的漫天灰塵,不用擔心輻射,也不用擔心酸雨,不穿納米防護服到底還是舒服一些。

      他需要時間去整理一下自己的思緒,現在搞砸了職業生涯,和蘇桃之間的感情也無修復,想起這些事寧負就頭痛。望向窗外的廣場,自己難道真的要一直生活在這里?每周四在門口領一份生活必需品,偶爾來酒吧喝一杯黑方,直到有一天……他不會是那批獲得永生的人。

      但蘇桃應該會。階級之間難以逾越的鴻溝此刻如此明顯,之前是一個在東一個在西,現在是一個在上一個在下,蘇桃哪怕什么都不用做,依舊會成為永生的那批人,但是他不行。

      “再來一杯黑方?!彼贮c上了一支煙。

      趙紫嫣也在發呆,寧負突然說話,嚇得她打了一個激靈,然后下意識地走去吧臺給寧負倒酒。想到這間咖啡廳最后會真的冷清下來,灰塵落滿桌面,后門的醫療室荒廢了,各種器具殘缺發銹,無影燈歪在一旁,地上還有藥瓶碎裂后留下的玻璃渣。

      蘑菇長了出來,在陰暗潮濕的地方各種菌類總是長得很快,各種顏色,在黑暗中鮮艷,卻不會被任何人看見。蘑菇長在角落里,長在房頂上,長在自己身前的吧臺內,仿佛也長在心臟上。沒由來的窒息感讓她精疲力竭,像是核爆前要下暴雨的時刻。

      趙紫嫣站在吧臺里,看寧負安靜地喝著威士忌。凌亂的發遮住了他的眼,一種怪誕的絕望像是粘稠液體般從這個男人身體上漫下,順著高腳椅的凳腿,在昏黃光下的木地板上散開。這種有實質性的絕望似乎也要將趙紫嫣包裹。

      寧負忽然抬起眼說:“你知道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什么嗎?”

      趙紫嫣說:“獨立,體面?!?

      “活著?!睂庁撗a充到,一切都建立在活著的基礎上??伤约合胍挠质鞘裁茨??真的就這么甘心在地下城度過此生?

      趙紫嫣點了點頭,給自己也倒了一杯威士忌。

      “說真的,來給我當顧問吧,方坤宇拿你當好朋友還是有道理的。之前的事一筆勾銷?!?

      寧負搖搖頭。如果之前沒有遇見江依,他可能就答應了,換下這身灰撲撲的衣服,穿著定制西裝,打好領帶,坐在辦公室里看著財務報表,臟活兒全都交給手下,似乎很不錯。

      但趙紫嫣不是江依,寧負也不再是曾今那個沒見過什么世面的自己了。

      他笑了一下,說:“謝謝你?!?

      一聲清脆的鈴響,寧負走出咖啡廳。廣場上還有曬著太陽的老人,有人步履匆匆走向甬道,這里沒有喧嘩,也沒有汽車的喇叭聲,前所未有的安靜帶著寒意爬上心臟。

      手伸進褲兜,指尖觸到了那枚冰涼的硬幣。寧負將硬幣拋向空中,穩穩接在手背上。黑色羽毛浮雕一如既往得精致。至少這里是真實的世界,寧負想把他困在元宇宙中時沒有做完的事繼續做下去。

      加百列已經整理出了兩份資料,一份是虛擬現實游戲《黑月基地》中關于李鍇、寧負打假賽的所有報道,另一份則是江任集團股權資料。

      現在自己是個無業游民,正好研究一下從哪兒下手。

      他知道自己不能停下,只要停下,過往的一切就會追上來,無論是沒能救下來的江依,還是選擇放棄了的蘇桃。

      倉庫,從梁柱上滴下的水,槍火,燒紅了的天空,碎片般的夢魘。

      還有人在等著他,他不能就此消沉,他不想那些人失望。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