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在ar技術的輔助下,每套定制西服都被剪裁的更加合身。哪怕樣式甚至顏色不同,都會在版型上有相應的調整。拿在手里,就能感覺到金錢的分量。

      寧負對著鏡子整理好西裝,出門走在灰色的甬道中,有風吹過,翻起衣角,露出紅色的內襯。來到咖啡廳,寧負走進吧臺,給自己倒了一杯黑方,點上香煙。

      現在他的通訊設備也可以在這家咖啡廳里使用了,揮手調出全息影像,今天的地下城r9c13社區歌舞升平。

      推開后門,是趙紫嫣經營的人體改造工作室,白色的燈明亮到刺眼,前臺的女孩說:“您好,您是?”

      “寧負,以后這里歸我管,現在去找你們趙總核實一下?!?

      這里還保留著最原始的座機電話,在寧負印象中,核爆之前他自己就已經很少再見到座機電話了。

      女孩打過電話后說:“寧顧問,這邊請,帶您去辦公室?!?

      這里的辦公室比他的房間還要大,有一張沙發,寬大的辦公桌,還有一整排文件柜。桌上攤著一個碩大無比的日程本,上面是趙紫嫣歪歪扭扭的字跡,寧負手指著一行行看過去,周四標了一顆黑色的五角星。

      這時傳來了敲門聲,一個穿著職業裝的女孩站在門口,說:“您好,我叫范楠,趙總指配給您的秘書?!?

      “來讓我犯難的是吧,帶我先熟悉下各部門吧?!?

      這里的地板和墻壁都是白色的,通道兩側是一個個房間,用作手術室。盡頭是一個上鎖的大門。范楠刷卡后,打開大門,里面左右兩側依舊是緊閉的門。

      范楠說:“一邊是器官培養室,一邊是備件庫?!?

      “沒有保鏢么?”

      “三年前有人搶了這里,現在還活著,只是被取走了所有器官,換上了備件庫里的殘次品,就關在這里,你要不要去看看?”

      寧負點點頭,范楠打開備件庫的門,是一排排貨架,上面整齊擺著保險箱,心肝脾肺一應俱全,貨架的盡頭,有個巨型培養容器,里面是縱橫交錯的鐵鏈,鐵鏈上掛著一個支離破碎的人形生物。

      “你們趙總是有什么特殊癖好么?”

      “這是宋總的禮物,人是宋總抓住的,按照他的要求做成了這樣,美其名曰藝術品。我們殘次的備件都會安在他的身上,現在他有四個肺,兩個胃,六個腎,但他不能呼吸,不能吃飯,也不能干別的,只能在這里承受所有痛苦?!?

      “不錯?!?

      這個叫范楠的女孩吃了一驚,她怎么也沒想到新來的老板會給出這樣的評價。任何人看見這幅場景大多都會不寒而栗,即便是她已經見了很多次,都快要習慣了,可是對上那副滿是怨毒的眼,依舊會感受到逼人的寒氣。

      男人西裝革履,微笑著和培養容器中的人對視著,甚至湊了過去好看得更清楚。范楠隱約感覺這會是一個比宋逸飛更加可怕的角色。

      寧負睜著眼睛,強迫自己把一切細節都毫無遺漏地刻在腦海里。加百列提醒他說:“主人,我已經幫您把圖片全部錄制下來了,您不用這么勉強自己?!?

      只有加百列通過實施檢測知道了寧負此刻心里的波濤洶涌。趙紫嫣看著監控中面帶微笑的寧負,自言自語到:“真狠吶?!?

      “那邊是摘出來等待配型的器官對吧?配型成功后你們就運往上面的世界。好,先到這里,回辦公室?!?

      桌上已經堆了兩份文件,第一頁是照片和個人簡介,第二頁是欠款詳情,第三頁是同意器官置換手術聲明,第四頁是風險告知書,第五頁是保險單。

      即便置換手術失敗,也可以獲得一部分保險賠償,還算公道。寧負翻回第二頁欠款詳情,對比兩個人的欠款經歷,都是在角斗場輸光了所有信用點。

      “這個角斗場到底是什么地方?”

      “這是宋逸飛的產業,借助ar技術,人們操控全息影像進行格斗或者其他競技比賽,就像是核爆前世界的游戲廳?!?

      “今天有什么日程?”

      “這兩份文件需要您簽字,沒有其他事了。趙姐一般會去咖啡廳?!?

      “好的。那她現在在那里?”

      “她的辦公室?!?

      寧負來到咖啡廳,給自己做了一杯意式濃縮,沒有客人,透過玻璃,可以看見有老人在廣場上下棋。

      一陣清脆的鈴響,李鍇揉著惺忪的睡眼走了進來。

      寧負把一杯摩卡擱在他面前:“快喝,喝完了帶你去一個地方?!?

      來到角斗場,推開門,是一條金碧輝煌的通道,墻壁上都是各色浮雕,像是賓館的走廊,門都緊鎖著。

      再往前走,有一個寬大的吧臺,從吧臺邊可以看到大廳中懸在半空的全息影像。

      寧負問李鍇:“ar熟悉么?”

      “不太,但是可以嘗試,你要干什么?”

      不遠處的擂臺上,兩個全息投影的人像正在對決,前臺可以將信用點兌換成籌碼進行押注。寧負環視四周,有很多穿著黑色西裝的人,他們都配了槍。

      寧負來到“自由搏擊區,貓熊,壓200萬信用點?!?

      “抱歉,我們這里沒有叫貓熊的選手?!?

      寧負讓在一邊,指著李鍇說:“近在眼前?!?

      “多少?”

      “200萬信用點?!?

      李鍇瞪大了眼睛:“你搞什么?我根本沒有試過這個,你為什么不去?”

      “服從命令好吧,我相信你?!?

      “輸了怎么辦?”

      “反正是我的錢,但你不會輸的?!?

      李鍇欲言又止,跟著工作人員去了更衣室。寧負來到吧臺,要了一杯威士忌,這里沒有黑方,只有核爆后釀制的新酒,寧負懷疑這些酒甚至根本沒有在橡木桶里待過。不過口感尚可,柔和,有比較突出的果香和杏仁味,很討喜。

      這里有讓人血脈噴張的競技場,有無數穿著暴露的女孩,有酒,有音樂,有混亂的燈光。遠處的大屏幕上滾動著競技榜單,寧負看到很多一樣的名字,便問吧臺后面的酒保:“那些一樣名字的,都是同一個人么?”

      “不,他們是工作室的,提供代打服務?!?

      “上榜意味著什么?”

      “意味著你很強?!?

      寧負笑了一下,還是核爆前的把戲,有人在這里成了超級明星,賺得盆滿缽滿,無數自以為有理想有抱負的年輕人就一頭扎了進來,準備闖出一片天地。

      這里什么都有,美色,榮譽,金錢,權力,總有一關會擊中某個人的心弦,將他永遠留在這里。

      酒保說:“今天有個新人,叫什么貓熊,一個陌生的老板直接給他押了200萬信用點?!?

      這時寧負看到了大屏幕上自己懵懂的面孔,機械合成的電子音播報到:“接下來的比賽,由新人貓熊,對戰三戰三勝的沙漠,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老板是貓熊的榜一,押注200萬,現在沙漠的榜一是清風吹過,押注……”

      一個穿著包臀裙的女孩從寧負面前走過,也不知道是故意還是真的不小心,忽然崴了腳,手中的紅酒潑出來了一些。女孩歉意地笑了笑,看了眼大屏幕,彎腰說:“對不起老板,驚擾到您了吧?”

      寧負笑了笑,轉回吧臺繼續喝自己的威士忌。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