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近乎永恒垂墜在視線中的灰色,似乎從外到內侵徹進人們的血肉。寧負走在甬道中,吹來的風照例揚起衣角,紅色的內襯似乎已經有些蒙塵。

      他感覺自己已經有些記不起城市的模樣,彼時的街道栽種著許多大樹,春夏秋冬,四時之景各不相同,有時暴雨傾盆,立交橋邊仿佛瀑布一般。還有猛烈的風,不似地下城,總是那么輕柔。風像刀子般扎進骨頭的縫隙,帶來森然寒意,又像一雙厚實的手,捂住口鼻,窒息一般。

      今天地下城的廣場上分外熱鬧,一下子多了不少人。只有這里,天花板才離頭頂稍遠一些,寧負喜歡這里,想必地下城的很多人也是。

      走進咖啡店,趙紫嫣給他倒上一杯黑方,寧負調出全息投影,開始讀今天的新聞。

      這時有個男人走了過來,在寧負腳邊吐了一口唾沫,問道:“你就是從上面來的那個人,對么?”

      寧負從西裝的內兜里取出自己的名片,放在桌上,推了過去。

      “人體改造工作室顧問?!?

      趙紫嫣點了點頭,說:“他現在是這里的人?!?

      男人說:“趙姐,你看今天的新聞了么?治安隊被解散了?!?

      趙紫嫣平靜地點點頭,她今天一早就收到了這條消息,沒有任何征兆。她瞥了一眼寧負的全息投影,最顯眼的也正是這條新聞。

      男人臉頰泛紅,大概喝了不少酒,指著寧負喊道:“就是你們這群上面的人,全都是因為你們這群上面的人!”

      寧負說:“你是治安隊的?你的心情我很理解,但我想你誤會了,我是被上面的人追殺,所以躲在這里,我和你們一樣,對上面的人沒什么好感?!?

      “那是你自作自受,懂嗎?他們把我們像豬一樣關在這里的時候,你為我們說過一句話么?現在他們把你也趕下來了,你憑什么要求我們拿你當自己人?”

      寧負心里明白,遷往地下城的人,實際上都是被這個時代所淘汰的,他們被視為“死機器”,地下城提供了豐富的娛樂設施和極高的自由度,如果愿意,哪怕在元宇宙的游戲世界中度過一生也不會有人干涉。地下城對于上面的那些人來說,除了維護地熱泵,提供能源,再就是從黑色渠道販賣上去的器官。

      跟上時代的步伐很難么?寧負不知道,但是太多的人覺得自己如果現在轉行,重新學習,那么之前的所有努力就白費了,還不如來地下城享福,這是他們自己的選擇。如果肯努力,總是能找到一份工作留在地上的。

      做寵物醫生,程序開發員,再不濟去元宇宙的世界中當個酒保,都可以留在地上的世界。

      但也許對于某些人來說,真的很難吧。

      寧負說:“我沒有要求你們拿我當自己人,我只是要求你別過來打擾,讓我把新聞看完?!?

      治安隊被全部解散,替代他們的是智能集團最新研制的por11社會治安機器人。他們可以晝夜巡邏,采購成本以及所耗費的能源要比發給治安隊的薪水劃算很多。

      全息投影上正在介紹por11類人型社會治安機器人的全部功能,說功能已經不太準確了,畢竟這些機器人扮演著治安隊的角色,實際上擁有著管轄權和審判權。

      por11不會做出傷害人類的任何行為,它們的行動準則是維護社會治安以及各地下城轄區的穩定,如果有破壞和諧的情況出現,por11會采取一定程度的強制措施。此外,por11還搭載了救援系統以及維修系統,如果家里的電燈出現問題了,呼叫por11,它們會很樂意上門維修。

      旁邊的男人說:“現在我們被機器人管著,我們人,被一群機器管著,機器成了我們的官老爺,機器說東我們就得往東,機器說西我們就得往西。你們這群上面的人,想過沒有,哪天你們也會被機器管著,你們都該去死?!?

      在男人的咒罵聲中,寧負合上全息投影,喝盡了杯中的黑方,他要準備接下來的會議,治安隊被解散,器官的走私以及零件采購可能都會受到影響。

      來到寬大的辦公桌后面,他給宋逸飛打了個電話,以顧問的身份詢問接下來的業務開展是否會受到影響。

      宋逸飛說,治安條例沒有變動,理論上他們的生意不會受到影響。

      寧負針對走私渠道,儲存等重要環節設計了兩三條緊急預案,如果por11突擊檢查這里,他不想毫無防備。

      “范楠,進來一下?!?

      女孩還是像之前那樣,一身職業裝。寧負說:“帶我去軍火庫?!?

      “這里沒有軍火庫?!?

      “別找死?!?

      范楠咬了咬嘴唇,她的確是在裝傻,這個人不明不白就過來搶了趙總的位置,她心里多多少少都有點替趙總打抱不平。

      白色的走廊兩邊都是房間,寧負知道,器官摘取手術就是在這里進行的,來到其中一個房間前,范楠取出鑰匙打開了門。

      房間里是整齊擺放的自動步槍和成箱的彈藥。

      寧負說:“將這里的一半子彈換成鎢芯破甲彈,然后再訂購一批電磁脈沖炸彈,有多少訂多少?!?

      “有多少訂多少?這件事不和趙總還有其他管理商量一下么?”

      “一會開會的時候我去解釋,現在把賬上的信用點都換成電磁脈沖炸彈,立刻馬上,我開完會后要看見訂單?!?

      寧負調出全息投影看了下時間,回到咖啡廳,這里有個小隔間,公司的高管包括趙紫嫣已經等在那里了。

      “長話短說,換掉治安隊不是個好消息,這意味著世界政府在地下城的投入會越來越少,機器人會出錯么?有沒有可能被黑客控制,有沒有可能以后我們各位的工作都會由機器人完成?上面的人也許一時離不開地下城供給的人體器官,但絕不是離不開我們?!?

      寧負頓了一下,掃視一圈,所有人都在沉思,他揮手調出全息投影,說:“情況突然,這是我臨時想到的幾條預案,大家充分討論一下。電磁脈沖炸彈我已經讓范楠去訂購了,以后會是對付機器人的主要武器,就算我們不打,也總有人要打。況且,我猜用不了多久,電磁脈沖炸彈就會被嚴加管制,我們不會虧的?!?

      他高聲說:“都沒有意見吧?”

      無人應答,趙紫嫣看著眼前全息投影上詳盡的預案,暗自傾佩,她做不出這樣周全的考慮,這個寧負未雨綢繆的本事很了不起。

      寧負說:“沒意見的話你們討論,回頭把意見匯總在范楠那里?!?

      說罷,他便出了門,留下面面相覷的眾人。

      大家都把目光投向趙紫嫣,她的眉擰在了一起,冷聲說:“有問題?”

      其實她剛才也懵了,雖然和寧負認識不算太久,但她感覺這個男人一向喜歡繞著彎說話,很少這么直接,把公司交給他時,趙紫嫣就做好了在高管會議上看他出洋相的打算,那些部門主管有多難纏她心里有數。

      可沒想到這場會議這么快就結束了,而且全程只有寧負一個人在說話。

      剛才的寧負就像個殺伐果斷的將軍,那凌人盛氣似乎將空氣都攥成了某種疏離且易碎的介質,每一句話都不容置疑,無法拒絕。趙紫嫣心里多了一分服氣,也踏實了不少。

      寧負坐在廣場邊抽煙,過一會兒,por11將進行它們的第一次巡邏。松掉領帶,解開襯衣的第一??圩?,有風,但還是悶熱。這里是地下八十米,盡管換氣系統一直在全功率運作,可依舊沒有辦法緩解這好似暴雨將至的感覺。

      一個男人坐到了寧負的身旁,手中還拎著半瓶威士忌。

      男人說:“借個火?!?

      寧負幫男人點上煙,男人遞來酒瓶,寧負喝了一口。男人說:“治安隊的工作就這么沒了,說沒就沒了?!?

      男人的手掌粗糙,核爆前大概也是做的力氣活兒,臉上已經爬滿了皺紋,牙齒黃一塊黑一塊。

      寧負說:“你們可以下棋,運動,元宇宙里玩,又不愁吃穿?!?

      男人說:“我們這些人比較傳統,總覺得人活著就得找份工作,沒有工作,人就廢了。剛才酒吧那個沖你撒潑的,是我同事。他有個孩子,每月結了薪水,都給孩子買東西了。之前地下城還有教育補助,現在也全部取消了?!?

      “元宇宙不是有網絡學習空間么?”

      “你真覺得那里能學到東西?至少有一半的孩子,沒有資格繼續接受教育。剩下的一半,就算是學出來,也很難到地上去?,F在除了世界政府的工作站,再就是地熱泵維護,過不了多久,大概也都會派機器下來做?!?

      “想上去,學習可能是唯一的路?!?

      男人抹了把臉,說:“你跟我兒子差不多大吧?結婚沒?”

      寧負搖搖頭。

      男人說:“你說你結婚了,會要小孩么?”

      寧負說:“沒考慮過,現在自己都活不好呢?!?

      男人說:“確實,現在的年輕人都不愿意要小孩,因為他們自己都看不到希望。你說大家都沒有工作,整天就是玩,然后就,死了,有意思么?”

      不遠處走來一隊動作整齊的por11社會治安機器人,藏藍色,沒有配槍。但是寧負看到他們肩部似乎安裝了武器系統,后腰應該也有警棍或者匕首。

      男人沒有看那些沉默著前進的機器人,而是低頭把玩著自己治安隊的徽章。他碰了碰寧負的胳膊,說:“你覺得治安隊好一點,還是這個po什么好一些?至少我們還有個笑臉是不是?”

      男人自嘲地笑了笑,仰頭灌著酒,喉結滾動,淚從臉頰邊流下。

      此時應該下一場雨。

      但是地下城沒有雨。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